周晓宁大喊大叫了好几声才发现对方早已经将电话挂断,他紧紧咬着嘴唇,不死心地再次拨打huí qù ,只是根本就没有人接听。

    打着打着,周晓宁他老子也打过电话来了,周晓宁一看,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忙不迭地接通电话:“爸,我……”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听筒那边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来,一把将周晓宁的声音dǎ duàn ,“唉,这段时间,你先回家里歇歇吧,不要在外面抛头露面了。”

    “爸,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本来看到老子的来电,周晓宁还yī zhèn 欣喜的,凭他老子的手段,一定能帮自己解决问题的,可谁想,到头来自己老子竟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这可真像是一盆冷水泼了过来,将周晓宁泼了一个透心凉心飞扬啊。

    “晓宁,你在外面疯也疯够了,玩也玩够了,该回家了。”

    “爸,我不要回家,我还没有玩够!”周晓宁委屈无比,愤怒无比地大叫起来,“爸,你是圈子里的老人,他们肯定卖你面子的,你跟他们说说,不要让他们和我解除合约行不行……”

    “晓宁,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我也无能为力,如果你再任性的话,说不定连我都得收到你的连累,你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吗。”

    听筒里,响起一个落寞而又不甘的声音来,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哀叹,似乎那声音的主人,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似的。

    周晓宁愣住了,说不出话来了,自己的老子如果完了的话,那么自己还是个屁?自己完了不叫完了,起码身后还有一颗大树罩着自己,但如果那颗大树倒塌的话,那自己才是真地完了!

    “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周晓宁颓然地说道,像是一只干瘪了的气球似的,他真地不明白,为什么忽然间会这样。

    可怜的孩子,竟然到现在都还联想不到其中的因果厉害。

    “唉,晓宁,说起来也怪我,平时太宠溺你了,才会让你放任胡来,你干的那些事情,哪一件我不知道?但是我都装作看不见啊。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周晓宁他老子后悔不迭,叹息连连,“你今天,惹到不能惹的人了,好了,不和你多说了,回头我让你王叔去接你,在这之前,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爸。”周晓宁机械一样地回答,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的电话。

    不经意间瞥到张大少的身影,周晓宁身子猛地一震,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zhè gè 张天!

    之前张天打得那两个电话,不是装神弄鬼,而是真地在和天籁娱乐公司老总通话,他口中的庄哥,可不jiù shì 庄强盛吗。

    “你,你到底是谁?”周晓宁咬牙切齿地问道,脸上满是震惊和不甘。一个电话就能让自己完蛋,甚至连自己的老子都只能咽下这口气,这人,究竟什么身份?

    “我是牡丹的朋友。”张大少淡然说道,“以后,别来骚扰牡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周晓宁脸色变了变,从小到大,他可从来没被人这么指着鼻子威胁过。不过想想才发生的事情,周晓宁知道,面前这位,是自己惹不起的人,他咬了咬牙,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大步离开了。

    “牡丹,时候不早了,我也该huí qù 了。”张大少看着自己也没必要在这里了,省得就跟当猴似的被人频频注目,跟牡丹打了一个招呼,也想离开。

    “唉,张天……”牡丹似乎有什么事情,一下子叫住了张大少。

    “牡丹,还有什么事情?”张大少回头。

    牡丹一副欲言又止的,但是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说道:“没事,你先huí qù 吧,以后再和你联系。”

    张大少点点头,没有jì xù 追问,既然牡丹不说,那就不说吧,转身lí qù 。

    张大少这才刚走,大厅里lì kè 哗的一下子炸开了锅,所有人都上来将牡丹团团围起,你一言我一语的唧唧歪歪个没完,在那里打听张大少的消息。

    毕竟,一个电话让周晓宁完蛋,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抽周晓宁的脸,这些牛逼哄哄的biǎo xiàn ,也实在是霸气了些。

    “牡丹,zhè gè 张天,到底是什么人啊?”红姐更是好奇无比,连连追问。

    一开始她以为张大少是个土包子,想攀上牡丹这颗高枝,可现在红姐知道自己错了,说不定事情恰恰相反,那个土包子,是牡丹的后台才对。

    “对不起大家,我累了,你们接着玩,我去休息休息。”牡丹的心情有些烦乱,随便敷衍了一句,也走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场开机庆典会到最后会演变成zhè gè 结果,男一号被娱乐公司踢出去了,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发行人制片方都气愤无比,纷纷拂袖而去。

    当然了,这之后的事情,张大少并不知情,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此刻的他,正优哉游哉地坐在出租车里,懒洋洋地靠在靠背上。

    “小伙子,你要去哪里。”前面的的哥笑hē hē 地问道。

    “去……”说到这里,张大少忽然感觉到,有一种被人锁定了的感觉,他知道,有人正在窥视自己!

    猛地回头往后一看,神识一扫,张大少什么都没有发现,对方应该是用望远镜或者狙击枪之类的东西在瞄准自己,张大少的神识不可能扫描到那么远。

    “喂,小伙子,你到底去哪里啊。”的哥有些不耐烦了,又追问了一遍。

    “不好意思,我忽然哪里都不想去了。”张大少说道,拉开车门窜了出去。

    “草,神经病!”的哥愣了一愣,破口大骂。

    三条街以外的一栋三十层的大厦天台上,一个戴着墨镜和黑皮手套的中年人,一头黄毛,赫然是一个外国佬,傲然而立,他的手中,赫然是一个望远镜。

    本来他正在咧着老嘴盯着张大少,一脸得瑟的样子,可忽然,瞄准镜里的目标,竟然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shit!”外国佬豁然一惊,不可思议地张口大骂一句,那小子,不可能察觉到自己了吧?

    可再低头一看,张大少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章节目录

绝品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欧阳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欧阳流浪并收藏绝品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