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这些最‘优秀’的文官,在恪尽职守的同时,依然没有忘记,扫除威胁到他们地位的异己分子……坐在摇摇晃晃的平底船上,陈恪分明嗅到,空气中除了潮湿腐坏的气味外,还有浓浓的阴谋气息。

    大概是三天之前,他在与同学们走访受灾市民时,便到到处有人在议论一桩传闻。

    传闻产生的地点是大相国寺,而所涉及的人物,则是大宋枢密使狄青狄汉臣……水火无情,龙王爷不会因为你是大元帅,就让水躲着你家不淹。狄青和大量的达官显贵,家里一样被淹了,没办法,只能往高处搬。许多人家选择了同僚的宅邸借住,也有住进军营里的。但狄青没有去叨扰同僚,更没有回到他出身的军营,而是搬到相国寺中居住。

    相国寺,就是赫赫有名的大相国寺,虽然这时候,那位姓鲁的胖和尚,还没有到寺里看菜园子,但它在大宋、乃至在东亚已是无人不知、人人向往的了。但并非是它的宗教地位有多高,而是这地方,实在太繁华了……作为河南老乡,大相国寺的和尚们,绝对是少林和尚的前辈和老师。堂堂一个佛寺,居然是大宋最著名的商业交易中心和货物集散地。作为大宋的国寺,它占地亩之多,僧房零零散散,而中庭则可容纳万人,乃是汴京城难得的大宗商品交易地。‘凡商旅交易,皆萃其中,天下货物,山积云委,眩耀人目’。不要说大宋的商人了,就连海外商贾也慕名而来。

    而寺里的和尚,不但不排斥这些商业活动,反而积极的投身其中,做起了牵头交易、坐地抽佣的经济生意,赚得盆满钵满、富可敌国。要问此时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在哪里,不用怀疑,大相国寺是也!

    比起宋朝前辈来,少林寺什么的简直弱爆了。阿信,还要加油哦!

    以宋朝在世界的经济地位看,相国寺就好比美国的华尔街。

    这样一个异常繁华的商业区,一是热闹、二是嘈杂、三是平民商贾聚集,这就决定了,不会有高官显贵在此躲避水灾。狄青选择这里,其实是闹中取静,远离那些不怀好意的文官,远离令他窒息的政治空气。

    更何况,这里有无数平民百姓。在这里,他能感到自在、感到被尊重,所以狄青带着全家,搬到了相国寺中。

    大宋全民偶像,堂堂枢相大人,竟然莅临相国寺,寺里的和尚自然欢喜无比,将最好的禅房让出来,给狄青一家居住,还不许人往外传。

    然而在大相国寺这样人多嘴杂的地方,他的行踪还是很快就暴露了,从此,这位全民偶像的一举一动,便被置于万双眼睛的注视下,一些关于他的传说,也迅速在汴京城流传开来。

    人们传说,时常能在半夜时分,看到狄青在相国寺的正殿高视阔步、轩昂往来,而且身上穿着一领黄色的衣袍。其实真相是狄青不欲引人注目,故而借了和尚的僧衣穿在身上,而僧衣的颜色是土黄,这是三岁孩子都知道的。

    但是坊间新闻的升级姓是无敌的,转眼就变成了狄青穿黄袍登殿……而在‘黄袍’传言之前,人们便曾谣传狄青家里面,夜间有怪光照耀天空。其实是狄青的管家,在家里打醮,只是忘了向开封府报备……第二天便传遍汴京,说‘狄枢密家夜有光怪烛天’。

    除此之外,据说狄青家的狗,还突然长出了犄角。街头巷尾亦流传着‘汉似胡儿胡似汉,改头换面总一般,只在汾川河子畔’的歌谣……按说狄元帅这样的超级名人,各种趣闻轶事自然多不胜数,市民们也只把这些传闻,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说说也就罢了。

    但是陈恪却从中嗅到了浓重的阴谋气息……在他看来,这些荒诞不经的传闻,都会触动帝王最敏感的神经!

    黄袍加身的,那是太祖赵匡胤。当年权倾一时的曹利用,他侄儿就是因为穿浅黄色的袄子被人陷害下油锅烹死的,连累曹利用也贬谪房陵,在路上被迫自杀了,可见皇帝对这种颜色的敏感……而当年篡唐自立的朱温,发家之前,半夜里宅子里也是怪光冲天,邻居们以为着火了,都赶过来救火,结果什么也没到。这跟狄青家里发生的异象,简直是太像了。巧的是,朱温当年所住的午沟,正是狄青的府邸所在。

    朱温是造反起家的,所以这些传闻背后的意思太明显了;至于那狗长犄角,那是祥瑞,联想起太祖皇帝篡位前,家里发声的一系列怪现象,就差给狄青家门口挂一块‘开张造反’的招牌了。

    至于那首歌谣,更是直接把狄青,打成一个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外国人,这得多大仇才能造这种谣啊?

    如果这些事件孤立出现,只能说是凑巧,但现在,接二连三地,十分有层次的,指向同一个人,就不能不说明,这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了……“狄汉臣确实处境堪忧了……”欧阳修的事务也很繁重,好些曰子了,才得了半天的假期,叫陈恪划着船出去,到一处人少的地方陪他钓鱼。

    陈恪讲起他的担忧,欧阳修毫不讳言道:“知制诰刘敞,已经把狄青所有的奇闻怪事罗列出来,写成了奏章,最后归纳出一个主题——今外说纷纷,虽不足信,要当使无后忧,宁负青,无使负国家。’

    “无耻!”陈恪面沉似水道:“怎么能这么无耻呢?”

    “唉,”欧阳修叹口气,甩出钓线道:“其实京中百官,皆有此等担忧,刘敞不过是把它说出来罢了。”

    “老师也有这样的担忧么?”陈恪沉声问道。

    “老夫……”欧阳修定定望着鱼漂,摇头道:“自然相信狄汉臣是忠的。”

    “……”陈恪松了口气,要是欧阳修也不站在狄青这边,那真是毫无希望了。

    却欧阳修接着道:“其实,诸位相公、满朝百官中,也找不出,认为狄汉臣会造反的。”顿一下,他幽幽一叹道:“但是你得明白,官场就是这样,摆在台面上的说法,往往都是用来掩盖真实目地的借口。”

    “这个我懂,”陈恪点点头道:“就是有人想做掉狄元帅。”

    “对。”欧阳修颔首道:“就是有人想赶走他。”

    “怎么就盯上狄元帅了呢?”虽然早就猜到了,但被证实的感觉,很不好。陈恪气愤道:“他又不是第一个当上枢密使的武将!”

    “那些武将,都没有狄青的战功大、威望高、年纪轻。何况,现在另一位枢密使王元辅也是武将,自然会引发文官们担忧……难道这是文臣武将分庭抗礼的开始?”

    “狄元帅是平民和武人的偶像,若这样无过而逐,谁还再为官家卖命?”陈恪冷声道。

    “这也正是他被逐的原因。”欧阳修嘲讽的笑道:“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名者才是好男儿,岂能让一个武人抢去所有的风光?”

    “老师怎么看?”

    “狄青是忠臣加功臣,朝廷要善待他。”欧阳修想也不想道。

    “老师准备上反驳刘敞么?”陈恪希夷的问道。

    “反驳自然是要反驳的,”欧阳修淡淡道:“但是,如今整个官场对他充满敌意,狄汉臣强留下来又有何用?还不如去地方上,当个节度使逍遥自在,过上些年,朝廷用人,自然会再次想到他。”

    “老师……”陈恪的呼吸粗重起来,若非对方是他一直很敬重的欧阳修,陈恪怕是要用鱼竿抽人了。

    “你是不知道,狄汉臣这四年枢密使,是怎么当下来的。”欧阳修看看他,见他一脸的愤慨,轻轻一叹道:“要是换了我,早就主动请辞,离京哪怕当个县令,也不受这份窝囊气。”

    “我知道……”陈恪轻声道:“他饱受同僚排挤,朝廷大事,从来没有他出言的份儿,就连他的下属,也敢公然挑衅他。”

    “对。”欧阳修颔首道:“世人只为功名累,狄青就是名利心重了点。扔了这个官又能怎样,不就一身轻松了吗?”

    这不是欧阳修在说风凉话,而是宋代士大夫的共同思维,他们做官,讲得是顺心,这京官做得舒坦,就当下去,不舒坦,便请求外调……反正工资一分不少拿,还能不用早朝睡懒觉。

    陈恪想了想,觉着欧阳修说得不错啊……何况他当年,也是这样劝狄青的,干嘛要当那个枢密使?不是自找不痛快么?

    “那老师,准备怎么办?”

    “我也写份奏章,驳一驳刘敞。”欧阳修顿一下道:“同时建议官家解除狄汉臣的枢相一职。”

    “……”陈恪沉默良久,幽幽道:“老师以为,百年后的史官,会怎样写这段?”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