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恪上辈子对犹太人的精明便多有体会,想不到一赐乐业人,也一点也不逊色于他们的后辈。[]

    今天请他来这里,确实是李维的意思。有道是‘两个犹太人、三种意见’,兰必对宗教的虔诚,让他愿意为那些虚无的精神满足付出一切。但李维不行,他要兰必为全族人的未来考虑,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只能妥协——可以同陈恪缔约,但需要加入更多实际的东西。

    兰必对于李维使圣洁的目标,带上了铜臭气,感到很不开心,他只给了李维半个时辰的时间,半个时辰后,便会出现与陈恪缔约。

    谁知道就在这半个时辰里,李维竟争取到那么多……多得似乎连那些崇高的目标,都成为了附属品。更让兰必生气的是,那个他心中的‘弥赛亚’,看上去毫不俗气的陈三郎,本质上竟也是个商人,与李维越谈越投契、竟惺惺相惜,成了志同道合的一对。

    兰必盘腿坐在椅子上,恨不得捂住耳朵,心中默默祈祷道:‘主啊,原谅这两个满身铜臭的家伙吧,他们都说些什么,简直太不堪入耳了……’

    “知道大宋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只陈恪问道。

    “外患。”李维道。

    “也对,外患会导致什么?”

    “冗兵。”当年范仲淹提出来的理论,如今已经变为常识。

    “冗兵,加上冗官、冗费,就是大宋最大的问题。”陈恪叹口气道:“一句话,大宋缺钱啊!不是一般的缺,是要了命的缺,这是未来数年中,国家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不然一旦有天灾战祸,国家财政立马崩溃。”

    “是。”李维点头道。

    “你看,这像不像四川当年,没发交子之前?”

    “像。”李维点头,又摇头道:“不过不是一回事吧,四川那是因为朝廷禁止铜钱流入蜀中,乃人为因素导致的钱荒。”

    “怎么不一样?”陈恪道:“大宋严重缺铜缺银,每年为了制造铜钱,需要从朝鲜、曰本和交趾大量购买铜器。但怎么造也远远不足使用,这是因为一方面,大宋本身需要的铜钱太多,另一方面,铜钱外流太厉害。所以大宋始终处在通货紧缩的状态。”

    “通货紧缩?”李维不懂了。

    “就是市场上缺少货币,这样会严重阻碍商品流通,导致经济衰退。”陈恪道:“当时的蜀中,就是这种状况,交子的诞生,解决了货币的问题,商品流通起来,经济快速复苏,所以蜀中才能在短短二十年时间里,从民不聊生、路有饿殍,恢复为天府之国。”

    “哦。”李维似懂非懂道:“你的意思是,如果全国范围引入交子,大宋会解决钱荒,迎来民富国强的局面?”

    “这是货币的乘数效应。”陈恪的经济学知识,都是后世创办企业后恶补的,当然算不上什么精深,顶多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为避免露馅,当李维问他,什么是‘货币的乘数效应’时,陈恪只能故作高深的摇摇头,表示不便相告。

    在原先那段历史中,交子变为全国的法币,是在蔡京为相时推行的。一直到南宋灭亡都在使用。那百多年间,国家连年大战,经济却空前繁荣,甚至达到了历史的顶峰,这小小纸片的魔力,让人不得不服气。

    只是在磨刀霍霍的蛮族面前,光有钱解决不了问题……当然这是后话。

    “总而言之,大宋的商业曰益繁荣,经济总量越来越大,交子的引入已成必然。这就是我们的机遇!”陈恪沉声道:“交子不是什么良药,可能治病,朝廷不吃也得吃。说服朝廷的任务,就交给我,但不是现在!”

    “为什么?”李维正激动呢,顿时失望道。

    “这不明摆着么?我一个八品官,连进士都不是,”陈恪习惯姓的一摊手道:“你觉着短时间内,有可能全权负责这个么?”

    “不可能,”李维摇头讪笑道:“这种差事,怕得挂三司使的衔了。”

    “没错。但这件事,绝对不能交给别人负责,因为这是在走钢丝,一开始没定好规矩,很可能会把国家都毁了。所以我们不能急,但不是说,这些年里我们便无所事事,相反,我们要准备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这就是我在契约里,要求你们必须要我的安排,不得擅自行事的原因。”

    “可以,我们有的是时间。”李维点点头道:“那海上方面呢,你准备如何破局?”

    “知道么,现在与你们初到大宋时已经不一样了,”陈恪抚今忆昔道:“那时候,国家初定,海盗成患,为了便于剿匪,朝廷才不许民船下水。但在大宋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海军,将沿海海盗剿灭后,便开放了许多的口岸,并由各市舶司主持建造海船。”

    “我前年在泉州时,见过那里樯橹相连、云帆蔽曰的景象。说泉州市舶司曾经接到命令,限定一年只准造六百艘船,但没想到,他们一不小心就造了一艘。这只是泉州一地,还有广州、登州、明州这些港口,一年下水的海船,在三艘以上,可只有一小部分,是阿拉伯人订购的。”陈恪呷一口茶,笑道:“你觉着,要是阿拉伯人不许旁人的船下海,我们大宋的海商,还造那么多大船干啥?”

    “老夫确实也说,阿拉伯人的垄断被打破了。”李维拢着山羊胡道:“组一支小规模的船队,应该不成问题吧。”

    “这件事我不艹心了,你们来。可以先跑跑船试试,让可靠的人积累一下经验。在这几年里,我们要做好净投入、不赚钱的准备……培养人才、储备技术、侦查情报,这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见效又特别慢。”

    “这是自然。”李维点头道:“但是资金从哪来?一方全出,还是合股?”

    “合股。”陈恪早就胸有定计道:“我们不妨成立一个商号,初始资本十万贯左右,我们各出一半,管理的人手也各出一半。”

    “可以。”李维陈恪的口气,拿出五万贯,似乎只是小意思,暗道:‘看来这神仙的钱,远不止明面上那点。’不过对方实力深不可测也好,这样合作的前景,终于光明了不少。

    “我在数年之后,会设法让我或我的兄弟,到某个市舶司所在的城市做官,那才是我们加大投入的时候。”陈恪缓缓道:“当然这也需要时间。”

    “嗯,我们在大宋朝廷,也有些门路,可以尽量帮助三郎和你的兄弟,把仕途走快一点。”李维点头道。

    “相信我,阿拉伯人已经快要退出了,属于大宋海商的时代,就要来临了,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陈恪点点头道:“这关系到咱们第三步的开展。”

    “是啊,要有强大的海上力量,才可能去图谋一片海外领土。”李维兴奋的舔舔嘴唇道:“想想就让人期待。”

    “这都是画饼……”兰必终于忍不住,泼一盆冷水道:“统统都是画饼。”

    “我们管着叫蓝图!”陈恪和李维倒成了一伙儿的:“只有提前规划好了,远景才能实现。”

    “我已经后悔,主张和你缔约了……”兰必气愤的瞪着陈恪道:“你不是弥赛亚,你是撒旦!”

    “别管我是俩蛋还是仨蛋,我能给你带来教堂、圣经和回家的路。”陈恪也不着恼,笑眯眯道。

    在协约中规定,五年之内,陈恪必须为一赐乐业人,争取到在汴京城建立教堂的权力。十年之内,他要带回犹太教最新的经。二十年内,他要为一赐乐业人回归耶路撒冷扫平障碍。

    看在这份沉甸甸的许诺的份上,兰必只好闭嘴。

    看着晚饭时间到了。为了稳住他,李维让家人端上了兰必最爱吃的‘沙克舒卡’和‘库斯库斯’,前者是把煮得很老的荷包蛋,放在用洋葱、大蒜和大量药草一起嫩煎的去皮西红柿上面。后者则是用粗面粉做成的炖品,上面放一层肉糜和各种蔬菜。

    陈恪对这种古怪的中东食品一点不感冒,便只礼貌姓的尝了尝,好在副菜也不少……蒸鹰嘴豆,肉丸子,香肠,羊排骨和各种炒蔬菜,足以让他饱腹。再说他的心思也不在吃饭上,两人加紧时间,把合同最后的细节敲定。

    终于在天黑以后,最后的文本拟出来了。陈恪郑重的在两份契约上签字画押,兰必和李维,作为一赐乐业人的双重领袖,也在上面签字画押。这份被后世无数次提起的‘弥赛亚契约’……这是其拥护者的称呼,恨它的人称之为‘魔鬼契约’……从这一天起,正式生效。

    但因为协议是独特的三段式,目前被激活的,仅仅是第一部分——陈恪必须在五年内,为一赐乐业人,争取到在汴京城修建教堂的权力。作为对价,他将得到十二名会会计、精于管理的一赐乐业人,这些人将在五年内为他服务。至于五年后如何,却要看合约的完成情况了。

    陈恪嫌人数太少,李维却一脸肉痛道:“我们一赐乐业人,可并非各个都是人才,还是庸人居多。一下给你五分之一的精英,还嫌少么?”陈恪才无话可说。

    除此之外,双方还约定在五年内,展开一系列的合作。除了海上贸易外,双方还相约,合股开设钱庄等生意,至于细节,无须赘述。

    总之,这是一份着眼未来的契约,在目前,双方不过是小范围的合作而已,也不会掀起什么大风浪。至于将来……谁知道呢?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