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状元之后,是榜眼,‘一甲第二名章衡!’也唱三遍。

    之后是探花,‘一甲第三名窦卞!’同样是唱三遍,而且声音也拖得很长,这是三鼎甲的殊荣。

    传胪官接着唱读二甲的名单,只唱一遍。之后再唱三甲的名单,也只唱一遍……二甲进士必须竖着耳朵,一不小心没到,就得跟着三甲的进去。没办法,谁让殿试不黜落,一个都不能少呢?

    全部唱名结束,三百七十二名新科进士,在礼赞官的引领下,从东华门进入皇宫,穿过层层宫禁,来到大成殿陛下列队。

    队列最前面是状元陈恪,他站在殿阶下的正中央,前面是两阶中间的石刻,图案是升龙和巨鳌。所以状元又有‘独占鳌头’之誉!

    他身后,分左右立着今科的榜眼和探花,二三甲进士依成绩排列在三鼎甲之后。不过二甲第一和三甲第一也很风光的,站在各自班组的首位,分别称为‘金殿传胪’和‘玉殿传胪’。

    悠扬的乐声中,新科进士们一起向皇帝行参拜大礼。青天丽日、巍峨宫阙,满目衣冠胜雪……

    礼毕,乐声止。有内宦出来,高声唱曰:“有旨,赐进士袍、笏。”

    众进士行礼拜谢。

    所谓‘除却白襕披绿绸’,就是指这个时刻。甲科进士随状元先入左庑,在内宦的服侍下。脱掉原先的白衣。换一领淡黄绢衫,再着绿罗公服,系淡黄带子,接过白简朝笏。

    其下的进士就没这么好命了,他们得自己动手。起先还算矜持,但内宦一声催促,登时让场面大乱,不免争取袍笏,亦不暇脱白襕,直接罩绿袍于其上。场面登时乱成一团。

    等他们打扮停当,互相看看,场中已经没有白衣秀士,从此都是官人了。于是互相笑着拱手道贺。才在宦官的催促下,至殿上谢恩。

    官家赵祯坐在龙椅上,含笑望着这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将会是大宋未来的顶梁柱,十几二十年后,他们终将会承担起这份重任!

    而阶下的一众新科进士,除了甲科十名外,都是首次见到这位深受子民爱戴的大宋天子。许多人热泪盈眶,甚至有人泣不成声,也不知是见到领袖激动的,还是在为自己‘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而流泪。

    官家温言勉励他们一番,便命颁下锦囊,赐予众进士。

    锦囊中,装的是官告院授给的告身,也就是委任状。不过来日还要凭此去吏部铨注,才能给诰授官,正式成为一名大宋官员。

    而且因为大宋官制特殊,吏部诠注,只是授予阶官,开始发俸。至于具体的差遣。还要到审官院去领受敕黄。有了告身和敕黄,才是一名有处上班的大宋官员。

    若仅有前者,便只能算散官,譬如陈恪,五年前就领过告身。却被朝廷一直散养着……

    授予官阶后,官家又赐下御笔、文房四宝等雅物。官袍鞋帽等穿着,还赐每人钱三贯,为期集费。

    所谓‘期集’,是集会的意思。金殿唱名,不过是进士及第后,一系列的典礼和庆祝活动的开端,后面还有诸如琼林宴、金明池赐宴、状元局、拜黄甲、叙同年、朝谢、谒先圣先师、编登科录、刻题名碑等,这些都是由朝廷主持的庆典。除此之外,新科进士自己也要举办各种庆贺和宴集活动。

    整个阳春三月里,都是进士们法定的庆祝时间,就算招妓也没人管,而且是皇帝出钱。只有这样,才能突显进士及第的优越性。

    谁都知道,这种市恩手段,其实是为了宠络士子,培养他们对大宋皇朝的忠心。但身沐皇恩之下,很难不生出感激之心,继而生出报效之念。

    ~~~~~~~~~~~~~~~~~~~~~~~~~~~~

    接下来该轮到今科状元郎,代表全体进士谢恩了。按规制这种谢表,应该由上任状元提前指导他写下,然而陈恪这状元来的太突然,根本毫无准备。

    好在每逢大比之年,状元郎的应试文章,和他的谢表都会传遍天下,陈恪虽然没写过,也有大概印象……无非就是些华丽谢恩的骈文而已。方才在进宫的路上,引导他的礼部官员,就提醒他赶紧构思一篇谢恩文了。

    冗长的唱名、赐服、赐告身的流程,整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足够他平复下心情,构思出一篇花团锦簇的文章来了。

    赵祯完陈恪抑扬顿挫、华丽到掉渣的谢恩疏,便笑着点头。

    传胪大典到此结束,新科进士们退朝,继续下面的流程。但官家并不退朝,在宝座上遥望,目送‘三鼎甲’由御道出正门。但见鼓乐前导,礼官捧榜,三鼎甲后随,由御道正中出大庆门、宣德门,一直上了御街。

    这才收回目光,对众相公笑道:“寡人的新科状元,果真是文采风流第一等,竟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做出这样一篇上乘的骈文来。”

    众相公都是文学名臣,对陈恪这篇‘谢恩疏’自有评判……文章应该说是很不错的,但集两代状元之力,写出这种水准,还是令人淡淡失望的。但官家这样一说,大臣们顿时又对陈恪刮目相看。骈文比古文难写,有格有韵,必须要反复推敲才能合乎规矩,陈恪能现场脱口就作出一篇,非但无错,还很有水平的骈文来,不愧状元之名了。

    “状元郎确有捷才,为臣恭喜官家。”韩琦出声道:“不过他在谢表里也说了,身为有官人,蒙官家破例,感激之余又倍感惶恐。不知他有什么好处,竟让官家破这个例?”有官人中状元,把开国以来对官宦子弟考进士的限制,彻底消灭殆尽。对这些相公来说,自然是好事儿……谁家还没个要考试的儿孙么?

    但他们必须弄清楚,官家开恩的原因。既往的功劳肯定是一方面,但绝对还有别的原因,否则官家就是拿公器市恩了。

    “有什么好惶恐的?他殿试本来就是第一,”赵祯笑笑道:“不过寡人确实因此,把他落成第二过。”

    这一层,很多大臣都说过了,心说,那又为什么破例呢?

    “之所以破例,是因为他在昨日面试中的奏对。”赵祯道:“几位相公不妨看看,他这段奏对的记录。”说着摆摆手,示意胡总管把记录分发下去。

    相公们看过之后,不说话了……一来,其对大理、交趾、侬智高的了解,对局势的判断,足以令枢密院的一干高参找块豆腐撞死。显然论才干,他要比不谙政事的诸同年强得多。二来,官家要派他出使大理,就得给他加码,这也是应有的赏赐。

    “历来的状元,可没担过这么艰巨的任务。”曾公亮是个厚道人。

    “可有官人也从没当过状元。”韩琦不以为然道:“他得证明自己值得官家破例。”

    “还是派个正使,他为副手吧。”富弼也是个厚道人。

    “此事容后再议。”官家呵呵笑道:“寡人要去主持琼林宴了!”

    ~~~~~~~~~~~~~~~~~~~~~~~~~~~~

    本朝惯例,进士及第后,都要游街三日,第一日是赴琼林宴、第二日刻题名碑、第三日是赴金明池宴。

    赴琼林宴,正是在唱名之后。这场琼林宴乃由官家所设,在皇家园林琼林苑中举行。这琼林苑,在开封城西,顺天门大街,面北,与金明池相对。其内古松怪柏,锦石缠道,宝砌池塘,柳锁虹桥,花萦凤舸,苑中的许多花卉都是从闽广两浙所进,风光旖旎典雅。当年太祖皇帝,就首次在这里宴请新科进士。

    所以琼林苑,乃天下读人心中的圣地。陈恪他们进京时,苏洵还以此鼓励过他们呢。现在看来,这激励作用也忒好了……

    从皇宫去往琼林苑,要走御街。对于三鼎甲,还有一个非常荣耀的待遇,他们不仅可以从大庆门、宣德门正门出宫,还可以走最中间的御道,这可是连亲王和宰相都无缘获得的殊荣。

    至于其他进士,就只能走两边了,没办法,差距就是这么大……毕竟是官家的御道,找个代表走走也就罢了,还能让你们都踩么?

    说今天的主角是三鼎甲,二三甲是配角都不为过。

    当然,三鼎甲此生,也只有这一次,之后再敢走,就是大逆不道了……

    所以走在宣德门的中央门洞时,三位老兄的脸上,都焕发着从未有过的红光。

    到了宣德门前,看热闹的民众,早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一见到新科状元出来,便齐声欢呼起来。使劲想凑过去,摸一摸文魁星,好沾上点才气。

    皇城司和开封府的兵丁们,手牵着手,人连着人,四下尽力拦阻,好容易围出城门前一片空地。

    陈恪三人只见宣德门下扎起了彩棚,棚前陈列着长长的仪仗,簇新的红罗伞和高脚牌,牌上金字,写的是‘钦赐状元及第’;榜眼、探花亦各有一块。来不及细看,在细吹细打的鼓乐声中,被迎入彩棚。

    -------------------------分割----------------------

    写得真累啊,不过明天四更,必须的……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