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次激动人心的会议后,新科进士们变得壮志凌云,迫不及待想在这彩云之南,为大宋建立一番功业。但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干,当陈恪和王珪再次求见段思廉时,却吃了闭门羹。

    “王上突发急病,必须静养,上使有什么事,和下官谈也是一样的。”大理相国高智升,一脸歉意的对二人道:“我可以全权代表王上。”

    两人对视一眼,万万想不到,大理的王权,已经暗弱若斯了。和高智升敷衍几句后,他们便转回礼宾馆。

    “看来……”马车上,王珪涩声道:“求封一事,只是大理王一厢情愿,别人未必同意。”

    “嗯,这应该是高家和杨家共同的态度。”陈恪点头道:“若这两家保持一致,我们还真无计可施。”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王珪叹道。

    “不急在一时,事情总会起变化的,”陈恪安慰他道:“况且我们这次来,也没有硬性的任务,主要还是观察为主。”

    “你能这么想就好。”王珪笑道:“我还真怕你乱来,不好收拾呢。”

    “怎么会呢,我知道轻重。”陈恪的笑容让人很没信心。

    回到礼宾馆,便见李全神色暧昧的笑道:“大人,艳福来了。”

    “什么艳福?”陈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大理公主,在里面等你呢。”

    “等我?”陈恪奇道:“等我作甚?”

    “看来汴京城的风月班头。在大理也是一样有吸引力啊。”王珪也不正经的笑道:“状元郎要为国争光哦。”

    “那公主是花痴么?”陈恪嘴上虽然吐槽,心里却一点也不反感,和美人打交道,总比那些满脸褶子老家伙舒坦。便往客堂相见。

    只见那明月公主今日没穿戴繁琐的朝廷命服,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纱、洁比雪艳的蜀锦六幅拖裙,越发像一朵出水芙蓉光彩照人。尽管陈恪在汴京见惯了绝色,但还是暗暗赞叹。这风花雪月之地,果然是出美女啊。

    “奴奴冒昧前来。”明月公主起身福了福,柔声道:“让陈大人见笑了。”

    “哪里哪里。”陈恪笑着请公主坐下,自己坐在一边道:“公主降尊纡贵,下官荣幸的很。只是不知公主有何贵干?”

    “奴奴深慕华夏。自幼酷爱诗,然而偏居西南,苦无名师指点,多少年来只能闭门造车。这次天朝文曲星前来,心中不胜欣喜,故而冒昧前来求教。”明月公主说着,将一本诗册双手奉上道:“肯请大人不吝赐教,收下我这个女弟子吧。”

    “赐教不敢当,共同切磋吧。”陈恪微笑着接过诗集,掀开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娟秀中带着英气的字体,遂点头笑道:“好字。”

    “大人过奖了。”明月公主难掩欢喜道。

    陈恪再看她写的诗,竟然功力十足,不禁更加刮目相看。其中有两首他十分喜欢。其一是:

    “淡妆轻素鹤翎红,移入朱栏便不同。应笑西园桃与李。强匀颜色待秋风。”

    另一首是:

    “桃花流水本无尘,一落人间几度春。解佩暂酬交甫意,濯缨还作武陵人。”

    这样的诗,语句境界均无懈可击,更难得的是,其中有女子中罕见的胸襟格局。让他赞不绝口:“殿下的诗,放在中原,也是极好的。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啊。”

    “多谢大人夸奖。”明月公主笑道:“后面有几首是新作的词,还请大人指点。”

    陈恪依言往后翻,便看到一张纸片,飞快扫一眼,不动声色道:“诗词有其相通之处,但也有很大的差异。公主还需要多看看这方面的。”

    “无可看,正待请教。”

    “这样吧,我从中原带了一些来。”陈恪起身道:“公主不妨去挑几本,先拿回去看看,若有不明之处,再来问我就是。”

    “如此甚好。”明月公主喜上眉梢,跟着陈恪往后院走去。一帮子侍女仆妇想跟上,却被她喝住道:“这么多人跟着干什么?我自去就行。”

    ~~~~~~~~~~~~~~~~~~~~~~~~~~~~~~

    陈恪领着公主,进到内院房中,侍卫把门关上。

    “这里可以放心说话了。”陈恪玩味的望着她道:“想不到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要靠自己的妹妹来传话。”

    “我兄长要是硬来,他们也无可奈何。”明月公主淡淡道:“但是那样的话,大理国脆弱的平衡将被打破,到时候上使一走了之,烂摊子还得我兄长收拾。”

    “煮熟的鸭子。”陈恪呵呵笑道。

    “怎么讲?”明月公主再爱看,也学不到这些中原俚语的。

    “嘴硬。”

    “你……”明月公主一窘:“大人,请给我段家留点颜面。”

    “是颜面重要,还是段氏的生存重要?”陈恪微笑道。

    “好吧。”公主叹一声,交代道:“现在大理国内,杨家高家气势凌人,杨家控制了大理西部洱海地区,高家在滇东称霸一方。皇权旁落,我们只靠忠于王室的力量,抗衡不了高家、也对付不了杨家……”

    “所以你们想?”陈恪冷声道。

    “请大宋替我们做主,”公主艰难的抬起头道:“我王兄愿意世代奉大宋皇帝为主。”

    “公主找错人了,下官不过是来追问侬贼的下落。”这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陈恪心中欢喜,面上不动声色道:“至于两国邦交之事,不是下官该过问的。”

    “请大人务必帮这个忙。”明月公主起身,深深一拜道:“奴奴和兄长,愿以倾城相报。”

    “唉……”陈恪一脸为难道:“不是我不想帮公主,实在是臣子出使,最忌讳的便是擅作主张。”见公主泫然欲泣,他叹口气,一副英雄难过美人关道:“这样吧,待我返程,让你们请封的队伍,跟我一起上路,我尽力帮你们,如何?”

    “可是有高家和杨家阻挠,我兄长也无法派出使团。”明月公主道:“让他亲笔写一封奏章,大人带回去可以么?”

    “呵呵……”陈恪冷冷一笑道:“公主未免把国事视同儿戏了。你兄长连使团都不敢派,只凭一封信,就想得到我大宋的册封,这可能么?”

    “为什么不可能?”

    “万一我们官家下旨册封,你们大理君臣却不认账,让大宋颜面何存?”

    “我兄长肯定会认账的。”

    “可国事是由高、杨两家说了算啊。”陈恪冷冷道:“谁知到时候,他们会不会逼得你兄长,再次变卦呢?”顿一下,他正色道:“请求册封可以,但必须走正规的程序,一个皇帝若连这点都做不到,我想我大宋官家,也没兴趣册封他吧?”

    “这……”明月公主紧紧咬着下唇。

    “交浅言深,在下已经把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陈恪沉声道:“公主和令兄要明白,这世上没有不要钱的午餐,不能光想着吃饭不想出力。何况,只是让你们公开请求册封,这有何难?”说着胡乱拿起几本道:“在里面的时间够长了,公主快快回去吧,以免有些人起疑心。”

    “是。”明月公主收拾心情,朝陈恪福一福道:“大人的意思,我会转达给兄长的。”

    “这就对了,女孩子家家的,写写诗,唱唱曲就很好了。”陈恪点头道:“这些令人烦恼的政务,还是交给你兄长吧。”

    “大人好像很看不起女人?”明月公主秀美一扬,似笑非笑道。

    “没有,主要是心疼。”陈恪摇头笑道:“看公主方才秀眉颦蹙,我真担心会生出皱纹的。”

    “大人如此关心我,明月感激不尽。”了他的调笑,明月公主不像汉家女子那样害羞,反而高兴道:“若大人多看顾我们段家,我会整天对着你笑的。”

    “这么说来,在下责无旁贷喽。”陈恪哈哈大笑道:“回去告诉你兄长,只管洒漫去做,天塌下来,有大宋顶着。”

    “这可是大人说得啊。”明月公主的秀眸中,荡漾着柔媚的波光。

    ~~~~~~~~~~~~~~~~~~~~~~~~~~

    “你这不是把段家,往火坑里推么?”了陈恪的讲述,吕惠卿苦笑道:“段思廉只要敢在朝堂上提出来,你信不信,杨家第二天就能造反?”

    “杨家不造反,哪有我们大宋的戏唱?”陈恪呷一口米酒,语气平淡道:“原先大理国内剑拔弩张、眼看就要上演全武行,可咱们一到,好么,全歇了。杨家是打定了主意,想等我们离开再动手,这让咱们有力无处使。所以必须逼得他们提前动手,咱们才有机会。”

    “不行不行,你这招太冒险,”吕惠卿反复推想后,摇头道:“况且就算汴京城的官家和相公们,同意救援段家,但这一来二去,还得调兵遣将,最少半年出去了,半年时间,怕段氏早被杨家灭了。”

    “不,杨家灭不了段氏。”陈恪摇头道。

    “你对段思廉倒是有信心。”

    “我对姓段的没啥信心,但我对姓高的有信心。”

    --------------------------分割------------------------

    自然还是有一更的。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