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家?”

    “十二年前,高智升废了天明帝,把段思廉扶上台,之后权势倾国,成为大理第一大姓。”陈恪站在窗前,缓缓道:“当时所有人,都把高智升视为曹操,高智升却出人意表的,把杨允贤捧了起来。你说他是不是犯贱?”

    “当然不是……”吕惠卿一点就透道:“你的意思是,高家是在拿杨家做替死鬼?”

    “不然呢?高智升连皇帝都敢换?凭什么要给杨允贤伏低做小?”陈恪哂笑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光杨允贤有不臣之心,高智升也有。但大理毕竟是白蛮的天下,他一个乌蛮,称帝的话阻力太大,所以高家更注重的是实利。他要先挑着杨允贤闹起来,和段氏自相残杀。等到段氏支撑不住,不得不向他求援时,再趁机大敲竹杠,把段氏最后一点油水也榨光了,然后起兵把杨氏灭了。”

    “为何等到杨氏把段氏灭了,他再讨伐逆贼,为先帝报仇呢?”吕惠卿问道:“那时候,杨允贤已经替他做了恶人,他称帝的阻力也就没那么大了。”

    “不会的。若见死不救在先,回头再喊着为人家报仇,这行为未免太可耻了。我观那高智升,乃是个谋百年大计之人,不会这样败高家人品的。况且,消灭了杨家,白蛮就无法再和乌蛮抗衡,手里还挟持着国主,高家还不想什么时候篡位。就什么时候篡位?稳扎稳打、水到渠成多好。又何必急在一时,非得落人口实呢?”

    “是这个理。”吕惠卿被说服了,点头道:“如果开战,高家肯定会这样干。”

    “是。”陈恪点点头道:“但我们的存在,会让高相国不安。他肯定担心,段思廉转而向我们借兵,到时候真把大宋的军队引入大理,他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对。”吕惠卿问道:“他会怎么办?”

    “把不安定因素剔除。”陈恪冷静道:“最好的情况是,取得我们的支持,至少也要让段思廉无法指望我们……”

    “你这真是牵一发动全身啊!”吕惠卿苦笑道:“要当心自己的安全了。虽然高家也好、杨家也罢,都不敢得罪你。但咱们要是牵扯太深,难保他们会狗急跳墙。”

    “嗯,”陈恪点头道:“我会注意的。”

    ~~~~~~~~~~~~~~~~~~~~~~~~~~

    大理皇宫。明月公主把陈恪的条件,转告给了兄长。

    段思廉愁眉不展道:“说起来是这个理,可这不是难为人么?两个老家伙,已经把丑话说在前头了。除非和他们闹翻了,否则我如何颁出这条谕令?”

    “恕小妹直言,”明月公主粉面含怒道:“我看那宋使也没安什么好心,说不定巴不得咱们乱起来,他们好趁机浑水摸鱼呢。”

    “嗯。”段思廉点下头道:“这也属正常。”

    “那阿哥横下心要跟他们走了?”

    “我横下心不难,可得保证不让他们当猴耍了。”段思廉轻叹一声道:“万一宋朝皇帝不同意册封怎么办?万一他们的军队来不及救援怎么办?万一杨家、高家也和他们达成协议怎办?”

    见兄长百般顾虑,明月公主既心疼。又有些生气道:“哥哥之前说过,要是我们什么都不做,便只能要么被杨家灭族,要么成为高家的傀儡。情况已经不能再糟了,为何不敢赌一把呢?”

    “再等等,再等等……”段思廉苦涩道:“宋使在大理,还有些日子,让我好好想想。”

    “阿哥……”

    “好阿妹,”段思廉微笑地望着她道:“这些日子劳烦你,多和那宋使周旋一下。总要套出他的实话来,我们的把握才能大些。”

    “不用阿哥吩咐,”明月公主点头道:“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

    “段明月那丫头去见宋使了?”太师府中,杨允贤的老脸,阴沉似水道。

    “是。”杨义贞点头道:“探子说。她不仅去了礼宾馆,还和宋朝的副使在内院待了好一会儿。”

    ‘啪’地一声。杨允贤将个定窑的茶杯摔得粉碎,恨声道:“看来段家是铁了心,要当宋朝的奴才了!”

    “他们别无选择。”杨义贞轻声道:“爹爹不必恼火,段思廉已经是黔驴技穷,不得不出此下策了。但那宋都汴京远隔万里,等宋朝皇帝同意了,再调集军队南下,怎么也得半年之后了。”说着冷笑一声道:“半年时间,这大理国已经改姓杨了!”

    “什么叫改姓杨?”杨允贤对儿子的措辞很不满,拍案道:“这大理国的天下本就是我们杨家的,先祖何等威风,推翻郑氏做了皇帝,这般雄才大略,却被段思平那个孽种,勾结黑人窃了我们家的江山。他们才是窃国之贼,他们才是叛臣贼子!”

    杨义贞连忙承认自己说错了。尽管段家一直优待杨家,企图能感化他们,但是杨家子孙向来视段氏为家臣,被家臣篡了权,这口气无论如何咽不下去。经过这么多代人,这份仇恨非但没有消融,反倒越积越深,无法化解了:“万一段思廉狗急跳墙,一意孤行怎么办?”尽管不把姓段的放在眼里,但那毕竟是大理的皇帝,说出来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做臣子的可以阳奉阴违,但不能不奉诏……

    更讨厌的是,这是外事,不需要臣子的配合,想给他拆台都不好拆。

    “横竖早就准备好了。”杨允贤恨声道:“他要是敢在朝堂上提这茬,我就借机跟他翻脸,咱们回谋统郡,起兵反他娘!”

    “要是那宋使迟迟不走怎么办?”

    “管他走不走了。”杨允贤咬牙道:“难道宋朝人会帮段家守城不成?拿下大理城,我们也向宋朝求封,再以重金相贿,段思廉又不是他们儿子,谁来当这个大理皇帝,对他们都无所谓!就不信他们非跟我们过不去。”

    “爹爹说的是。”杨义贞点头道:“要动手就尽快吧,趁着所有人都以为我们,要等着宋使离开了再说,现在动手的话,还可以出其不意。”

    “嗯。”杨允贤颔首道:“为父不担心宋使,唯一所虑的,还是高家。乌蛮三十七部啊……”

    “高升泰对那个东西分治的计划很动心,还说皇帝本就是我们杨家的,这样做谁也说不出什么。我估计,这里面多多少少有他爹的意思。”杨义贞道:“况且只要我们够快,从洱海以西挥军直下,直扑大理城,将段氏上下一网打尽,到时候兵锋正盛,找不找他家晦气还另说,高家敢跟我们过不去?”

    白蛮的军队,尽管没有乌蛮的悍不畏死,但从装备到训练,都远远强于乌蛮,真要是打起来,谁胜谁负还未可知,这也是高家最主要的信心来源。顿一下,杨允贤幽幽道:“你和吐蕃那边,还联系着么?。”

    “有联系,蒙都王子答应我,只要咱们把许诺的土地交给他,就出兵两万,助我们一臂之力。”

    “给!大理四里国土,给得起!”杨允贤为了取段氏而代之,真是不惜血本了。他也不能惜,大理国的政体有点像周朝……所有贵族是有封地的,封地内的部族领民,并不命于皇帝,而是他们领主的。但贵族本身,是要皇帝的。

    但大理皇帝比周天子厉害一点在于,他们把所有的族长都集中到大理城,给他们官做,也便于控制他们。这对杨允贤自然毫无威胁,但对大多数小部族的首领来说,还是很好的紧箍咒。况且段家毕竟当了一百好几十年的皇帝,现在大理国各部族的首领都是段思平封的。别看他们现在依附杨家,但那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真要到了哪一步,他们会不会跟着杨家造反,就连杨允贤也没底。

    所以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引番兵入关。把心里那点对祖宗的歉疚收起来,杨允贤对儿子道:“既然打定主意,要动手就事不宜迟,你立即便回去准备,等我一会去就出兵!

    “是。”杨义贞面色郑重道。

    ~~~~~~~~~~~~~~~~~~~~~~~~~~~

    那厢间,高升泰也向高智升,禀告了同样的情报。

    “看来段思廉准备死扛到底了,”高智升就不像杨允贤那么激动,他淡淡道:“我们也要做好应变的准备了。”

    “那还宴请宋使么?”高升泰问道。

    “当然要宴请了,越是这种时候,越得和他们搞好关系。”高智升看儿子一眼,叹道:“礼物,再加一倍,不能出岔子。”

    “是。”局势越来越紧张,高升泰已经看不懂了,但他相信父亲的判断。

    ------------------------------分割---------------------------

    靠,又是三点多!没办法,最近只有晚上能静下心来写,虽然更的少,但啊……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