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京都做客?”陈恪沉吟起来,李繁带回来的最新消息说,这藤原经清为了抱得美人归,已经背叛了日本朝廷,加入奥州军。现在担任奥州军前线的指挥官,却大言不惭的邀请自己去京都做客。这是把自己当傻子,还是真有这本事?

    ‘且看看你能唱一出什么戏!’陈恪心中拿定主意,点点头,提笔写道:‘理当拜见。’

    ‘太好了!’藤原经清激动的手都发抖,写道:‘小人立即禀报关白,请大人移驾长冈城!’

    ‘恭敬不如从命……’陈恪笑着写道。

    能搬动天朝状元,藤原经清似乎是高兴坏了,赶紧出去修,茅舍里便只剩下宋人。

    “大人,你真的要去见他们的天皇?”李繁还以为陈恪只是随便说说。

    “嗯。”陈恪点点头道:“人家邀请了,咱就得上道啊,不然怎么让他们把佐渡岛拱手相赠?”

    “大人有办法?”李繁瞪大眼道。

    “呵呵……”陈恪呷一口美酒道:“就看这个藤原上不上道了。”

    ~~~~~~~~~~~~~~~~~~~~

    “主上,你当真要修给京都?”藤原经清的下属,也有同样的疑问。

    “嗯。”藤原经清点点头,一边提笔打起草稿,一边沉声道:“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得知天朝状元出现,到今日已经过去三天,足够他思考人生了。

    他为何整日里借酒浇愁?无非就是为自己和家人的命运而担心。原本投靠不世之雄安倍赖时,他对未来还有些信心。但赖时死后,他的两个大舅哥,安倍贞任和安倍则任成为了庞大遗产的继任者……安倍赖时在时,这二人是其麾下最得力的干将。

    可是。做领袖和做武将,完全是两码事。做武将只需要会打仗就行,做领袖却需要谋略、胸襟和决断!在藤原经清看来,这两人既无深谋远虑,又无容人之量,且性情暴躁,自大自满,与他们那充满智慧与魅力的父亲相比,简直判若云泥。

    奥州尽管盛产武士、骏马和金银,但毕竟以一隅之力。抗衡全国之地。源氏败了,很快就能复原,但安倍氏很可能一次打败就陷入灭亡!所以当年赖时在时。一直委曲求全,接受各种过分的要求,不愿与朝廷发生冲突。现在两个败家子,在胜利面前忘乎所以,竟然这就开始玩‘狡兔死、走狗烹’的把戏。这让藤原经清完全看不到希望。

    在此刻之前,他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已经成为朝廷的眼中钉,怎么可能再投靠回去?何况,他的妻儿还在安倍兄弟的手里……

    但陈恪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在这个时代。日本对中国的崇拜,几乎到了顶点,他们是把中华。当成精神上的祖国的。因为他们一切的文化艺术、典章制度,都来自于对唐朝的移植。

    尽管因为闭关锁国的政策,日本已经不再像唐朝时那样,不断派遣遣唐使,到中原学习了。但是通过远比唐朝发达太多的海上贸易。日本的贵族们,可以更方便的接收到宋朝的文化。

    在日本的历史上。平安时代便是优雅的代名词,正如源氏物语上所描绘的,天皇们无为而治,是个甩手大掌柜,工作上的事情基本上交给关白去做。自己则寄情山水,烧香拜佛,吟诵诗歌,钻研法,陶冶情操。

    天皇陛下的这种悠闲而又充满情趣的生活,让关白大人深深嫉妒,他觉着这种生活方式多好啊?工作不累,生活优雅又有格调,业余生活又丰富多彩,整天就是清谈、朗诵诗歌和到各处写字题词。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不正是追求这些么?自己又何苦要各种苦逼呢?

    于是他也把工作往下推,在两位大领导的带头示范作用下,整个日本公卿阶层都上行下效,把那些繁琐的国务,能往下推往下推,推不了就搁着,拿出全部的生命和精力来,追求一种悠闲而富有格调的优雅生活。

    而在这个时代,大宋就是富足、优雅、文明、高贵的代名词,它简直要迷死平安时代的日本贵族们了。他们以使用大宋的瓷器、穿着大宋的丝绸、模仿大宋的茶道、礼仪,背诵最新的宋词,为贵族身份的体现。疯狂的崇拜着那些流光溢彩的文人。每有商船抵达日本,必会被等在码头的人询问,是否有新出版的诗词雅集。如果有,必然以重金购入,奉献给公卿贵人们。

    在这样的背景下,陈恪昔日为汴京名妓们所‘作’的那些优美的宋词,早已在日本贵族们的聚会上广为传颂,若是谁不会背诵他的诗词,就等着承受别人鄙夷的目光吧。甚至就此被踢出社交圈子,也是屡见不鲜的。

    现在,陈恪顶着新科状元的光环,出现在他的领地上,可想而知,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

    当然,要说因为陈恪的驾临,交战双方便会罢战言和,从此化干戈为玉帛,那真也太小觑了日本鬼子了。

    对于清醒的政治家,在根本的政治利益面前,一切华丽的诗词,都不过是养眼的浮云而已。

    但是无奈之处在于,谁也不会这样承认,因为平安时代对优雅和文化的追求,已经趋于病态。谁也不可能拒绝一位广受崇拜天朝状元,否则会被公卿们无情的耻笑。何况已经接近七十高寿,正刻意把自己塑造成一位完人的关白大人?

    所以朝廷一定会暂时放下政治,张开手来欢迎文化,也就是天朝的状元大人,到京都做客。

    这让本来已经绝望的藤原经清,一下子看到了希望,所以他写了这封措辞谦卑的文,呈给天皇陛下……天皇是交战双方共同的天皇,他给天皇上,谁也说不得什么。

    但在摄关时代,打着天皇旗号总摄政务的,是关白大人,所以这封信,其实写给关白的。

    藤原经清绝对相信,关白藤原赖通大人、那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老人,有足够的智慧,明白自己举动的含义,也一定会上道的……

    因为藤原经清深知,陆奥合战的起因,表面是安倍家造反、朝廷平叛,但其实根本就是源赖义为了得到东北地区,而自编自导一出活剧!

    在源赖义担任陆奥守之前,一直是藤原北家的人在管理着东北地区,但是公卿的操行,已经堕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他们一面追求优雅的生活,自然不会去和那些囚徒战俘们打交道;但精致的生活,又需要大量的金钱来构建,作为多产金银名马的陆奥,自然成为他们搜刮的对象。

    为了两全其美,他们发明出一种任官方式,叫‘遥领’,就是说,我领了这个官职不去上任,然后把差事委任给自己的门下,让他们去替自己管理政务,说白了就是搜刮。

    但在凶徒遍地的陆奥,这样乱搞不是办法,所以公卿们只能委任当地的豪族安倍家,来当这个代理人,结果安倍家的势力迅速膨胀,控制了整个东北地区,甚至开始建造城砦,以各种方式逃避税赋,几乎形成半独立的王国。

    眼看再不整治,陆奥就要独立出去了,朝廷终于决定要给安倍家点颜色看看了。但当点将时才发现,安逸几代的公卿们,已经彻底堕落成了外表光鲜的米虫,不要说派上用场了,就连派都派不出去……

    在被自家人以各种理由拒绝,其实也是担心这帮废物会把局面搞砸后,关白大人任命第一武将源赖信之子源赖义为陆奥守,令其整顿东北局势……对于武士集团的兴起,关白其实是很忌惮的,但没办法,公卿们已经腐朽不堪用,就像在内政上,只能指望中下层官员那样,在军事上,他除了新兴的武士集团,别无选择……

    源赖义是皇族之后,但家族真正发迹,是从他祖辈从戎开始。没办法,藤原家的人越来越多,占尽了朝廷的资源,天皇家的子孙委屈一下,降为臣籍不说,还得为自己的生存打拼,去干些打打杀杀的粗活。结果几代打拼下来,就缔造了武家名门‘清和源氏’!

    源赖义一到陆奥,安倍赖时摄于清和源氏的威名,立刻伏低做小,委曲求全,不敢稍有违抗。他看得很清楚,朝廷虽然不放心安倍氏,但更害怕源氏控制了陆奥。毕竟安倍氏出身低贱,只能在东北折腾,而让源氏得到陆奥的话,信不信他们立马就能跟藤原家叫板?

    安倍赖时果然没猜错,天喜四年八月,也就是大宋嘉佑元年,源赖义一任期满,朝廷马上任命藤原家的人接任此职,不希望他再留在陆奥了。谁知道源赖义更狠,在即将离职前,突然上奏说安倍赖时谋反!

    这下吓坏了新任陆奥守藤原良纲,他连哭带嚎的不去上任,甚至以死相逼,让朝廷不得不这一职位交给了源赖义……

    -------------------------------分割----------------------------

    还有一章,必须的。另外,不知道世界末日是从零点算起,还是指过完了明天。只要不是说一个半小时以后,就是世界末日了,便不会变卦。。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