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齿,就是染黑牙齿,据说这样可以更好的衬托出肌肤的白嫩。为此,平平安时期的公卿贵族,举行了成人仪式之后,无论男孩女孩,都会在自己的牙齿上,涂抹一种名为‘铁浆’的黑色染料,以示进入结婚年龄……

    ‘铁浆’是怎么来的呢?首先将茶,酒,醋等液体混合之后,加入生锈的碎铁屑,置于暗处发酵两个月左右,制成恶臭的铁浆水。再以‘五倍子粉’调和,便成了其味腥臭,黑不溜秋的粘稠液体。这种玩意儿有不轻的毒性,而且会严重损害牙龈。平安时代的贵族男女们,却每周要用来涂齿一两次。真不知是怎么想的。

    陈恪看《源氏物语》时,记得有个情节,说那位芳华绝代的大美女紫姬,年幼时并没有染齿,但被源氏收养后,她的外祖母便她把牙齿染成黑色,使她看上去‘更美了’。当时他就不明白,难道所谓的贵族范儿,就是整上一嘴大黑牙?

    他在长冈城中,只见过一个大黑牙,那就是城守藤原经清,还以为这家伙卫生习惯太差,从来刷牙闹得呢。结果来到平安时代的日本一看,靠,贵族们全都是这个鬼样!据说也有一位‘非主流’的贵族女子,坚决拒绝染黑齿,结果一直拖成了老女人也嫁不出去,把爷娘愁得要死。后来好容易找到一个‘口味怪异’的贵公子,这才勉强凑成了一对……

    想想吧,陈恪就是被这样一群身高一米三几。腰围也是一米三几的布墩子、脸上刷了厚厚的白粉,张嘴满口黑牙,还隐隐发着恶臭的‘优雅贵妇’围绕着,别说猎艳了,他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如此重口味的‘美女’,纵使再体贴,再柔顺。陈恪也只想大喊一声:‘鬼呀!’

    也就是在京都这些天,他是越看月娥越好看,觉着她简直就是天仙呢。

    ~~~~~~~~~~~~~~~~~~~~~~~~~

    既然美女不可餐。那就餐美食吧。陈恪上辈子,可是对日本料理大有好感,各种新鲜的食材。经过厨师细心的烹饪,保留着天然的美味,用精美的盛器巧妙的摆放,给人以始觉和味觉的双重享受,而且号称最健康的饮食。

    此生为大宋人后,他自制过寿司、配置过‘瓦萨米’,可惜都不很地道,这次来京都,他可是一心想要一饱口腹之欲,然后拐两个名厨回去。专门给自己做料理!

    来到京都后,他参加了各种国宴、盛宴、大宴,吃得他呦,险些没……淡出鸟来!

    这鬼地方,竟然不吃肉!丫个呸呸的。人家大理全民信佛,也只是半年不吃肉,这里从天皇到公卿,竟然一点荤腥不沾!据说他们认为肉食是下等人吃的东西,吃了四脚动物来世就要投胎当畜生,所以只有低贱的农民、猎人和下级武士才会吃肉。若是公卿胆敢沾一点荤腥。一旦让人知道了,那就像现代社会里,被人知道你竟然吃人了差不多!

    总之是甭想混了。

    据说原先,还是可以吃鱼的。但几十年前,有位特别崇佛的天皇,觉着海里的活物也是荤腥,干脆下旨禁止食用鱼虾贝类,除了素食什么都不准吃!更让人无语的是,这条禁令竟被人不折不扣执行至今。

    所以陈恪这些日子,主要吃的食物只有大米做成的白米饭、饭团、年糕之类,配以各种腌菜和酱汤。当然,高规格的宴会不能这么单调,于是还有栗子、纳豆、梅子、菜头之类‘远方的贡品’来改善伙食,饭后再来一杯茶和几块米粉做的小点心,那就是顶级的国宴大餐了。

    虽然名头很好,但其实却吃得比大宋农民还不如。

    他们也知道自己吃得匮乏,所以很歉意的对陈恪道:‘大人来的太不巧了,若是春夏时节来,就可以品尝到新鲜的萝卜和蔬菜了……’

    陈恪那个直翻白眼啊,老子又不是兔子!

    至于他满怀期待的那些食物,鱼生、章鱼丸之类是不要想了,寿司总可以有吧?他试探着问了问,结果还真有,于是下次宴会时,主人便献宝似的献上了一盘‘寿司’。是的,是寿司,至少主人是这样介绍的,但陈恪怎么看,都像是一盘‘狗食’!

    经主人热情介绍,他才知道,这种寿司是用鱼、酒糟、盐、醋、米饭混合在一起,压上石头发酵腌制而成的,除了没加铁锈,跟他们涂齿的颜料简直如出一辙,而且一样散发着浓烈的恶臭!

    他强烈怀疑,这是那些叛逆的贵族之杰作。朝廷不是不让吃鱼么?那我就把鱼剁碎了掺在饭里,然后发酵出臭味来,看你怎么辨认!

    看着那些公卿贵妇们吃得津津有味,柳月娥却一个劲儿的想作呕。

    陈恪实在看不下去,让手下的厨子,教给这些可怜的孩子,如何把‘味噌’,也就是面豉酱做成汤……味噌汤是几百年后日本战国时代的战场速食,此时尚未发明,平安时代的人只知道拿味噌当做蘸酱用。以及如何把那些米饭、咸菜和紫菜,卷成色彩绚丽缤纷的手握寿司。

    这两样食物一经出现,便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许多公卿流着泪道:‘今日才知道,原来食物可以如此有诗意……’于是把味噌汤命名状元汤,手握寿司命名为状元寿司,还在国史中郑重记载:

    ‘康平元年腊月,天朝上国状元陈公东渡,授礼乐、教诗词、多有墨宝传世。并教以‘状元汤’、‘状元寿司’为日本之国食……’

    从宴会回来,陈恪见她精神恍惚,不禁关切道:“怎么?”

    柳月娥面色惨白,声如蚊鸣道:“我是不是有了?”

    “有什么了?”陈恪瞪大眼道。

    “有小娃娃……”柳月娥登时瘪起嘴,抹泪道:“呜呜,爷爷会打死我的。”

    “怎么可能呢?”陈恪大为奇怪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一个劲儿的想呕……”

    “那是被日本名菜熏得好不好?”陈恪苦笑道:“咱俩又没那啥,怎么可能有了呢?”

    “怎么没有……”柳月娥脸都成一块红布了:“我都让你亲成那样了……”

    “哈哈哈哈……”陈恪忍不住大笑起来。

    “还笑!”柳月娥伸手去拧他道:“我都要害怕死了你还笑……”

    “哈哈哈,让我笑完了……”陈恪险些笑岔气,见柳月娥要作狮吼状了,他才打住道:“是谁跟你说,亲一亲就会怀孕的?”

    “难道不是么?”柳月娥瞪大眼道:“我奶奶一直这么说的……”

    陈恪绝倒,捧着肚子给她讲了,男人和女人是如何造出第三个人的,得柳月娥羞赧不已。末了又有些幽怨道:“你可有什么顾虑?”

    “我能有什么顾虑,”陈恪笑眯眯的摸了她红彤彤的小脸一把:“只是想让你有个完美的初夜罢了……”

    “讨厌。”柳月娥说着,竟蜻蜓点水的往他唇上一亲,火辣辣的望着他道:“你个笨蛋,再没有比那夜更完美的了……”

    两人正说着甜言蜜语,突然闻到有肉味传来,陈恪立即变了脸色,循着味就到了侍卫们住的院子。发现这帮家伙实在馋得受不了,他的侍卫们顺了几条狗回来,扒皮洗净下锅白煮,就加了点盐……

    “大胆,竟然敢背着我偷吃!”陈恪一脸气愤道,众侍卫登时面色惨淡,却他话锋一转道:“把两根狗腿留给我……”

    众侍卫绝倒,原来大人也想吃肉快想疯了。

    ~~~~~~~~~~~~~~~~~~~~~~~~~~~~~

    陈恪他们才半个月没吃肉,就要偷人家狗吃了,可不少极端的日本公卿,不光是一辈子吃素,还信和尚的忽悠,索性完全不吃菜,每天进食除了米饭就是米汤,顶多再撒点盐……实在是太好养活了!

    但这不能证明他们也有‘简朴’的一面,简朴这俩字简直是对平安时代的玷污。尽管饮食上粗淡了点,但他们在餐具、酒具和桌案方面很下功夫,弄得描金涂漆、美轮美奂,还要追求高雅的环境和意境,水榭庭院是基本的,音乐舞蹈是必须的……这正是日式料理,一个大盘子里只放一筷子菜的坑爹做法的起源。

    陈恪惊奇的发现,日本的公卿贵族,几乎是清一水的年轻人,弄得他一个劲儿的纳闷,老人都去了哪了?

    答案是,都去了坟里。根据后世的统计,平安时代的公卿平均只能活到三十二岁。而贵族女子的平均寿命更是仅有二十七岁!其中,大约百分之五十五死于肺结核。百分之十死于皮肤癌,百分之二十死于脚气病,并且普遍患有佝偻病——根据现代医学的观念,这些主要都是衣衫服饰太厚重、化妆用品有毒素和营养失调才造成的毛病!

    而日本的下民却拥有五十多岁的平均寿命,吃肉且习武的武士更是能活到将近七十岁,甚至超过了宋朝的水平。

    相形之下,那些享受着最好的待遇,却短命的公卿,自然会产生巨大的失落感。因此他们总喜欢哀叹生命的短暂,说一些什么‘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的傻话。却没想过,这纯是自己折腾出来。

    -------------------------------分割---------------------------

    还有更,都世界末日了,还不得?万一要是没有明天,客官手里的月票不就作废了?。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