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礼宾帐中稍事歇息,双方便开始了艰难的谈判。辽人坚持要割地,宋人誓死不割地,辽人本就强硬,赵宗绩也丝毫不软,双方每每刚开谈就火星四溅、不欢而散。而后,宋使便被晾上几天,才能恢复谈判。

    当然,这样说也不正确,因为他们只是被耶律重元晾了,在其他契丹贵族那儿,不知有多吃香呢……礼宾帐里,每日里宾客盈门,前来拜访的契丹贵族如过江之鲫。邀请他们参加各种活动的请柬,也如雪片一般……

    有人要问了,贵族们不是跟着皇帝打猎去了么?怎么还有这么多闲人?

    是的,虽然跟着耶律洪基跑出去打猎的契丹贵族不少,但找借口留在捺钵中也很多。与后世的蒙古人类似,辽国人也奉行种族制度。作为国族的契丹族人,天生享有诸多特权,其中贵族子弟,更是生下来就注定了荣华富贵的一生。

    辽国立国太久,也强大太久。以三倍于宋朝的领土,奉养契丹一族,贵族的日子,实在是不要太舒服。在这种环境下,若非有四时捺钵制度,怕是辽国人早就集体堕落了。

    但契丹族人为了保持种族的优越性,禁止与外族通婚,全族就‘耶律’和‘萧’俩姓氏,这样族内繁衍的恶果,一是会导致种群素质的下降,二是几乎所有人都沾亲带故,让规矩法度在人情亲缘面前。变得软弱无力。

    尽管契丹上层反复重申,辽主四时捺钵。全体契丹贵族必须随行!但依然有小部分人,以各种理由留在京城。又有更多的人,跟着出来转了转,便窝在行营里长期泡病号。

    加上现在的皇帝,又是打猎狂人耶律洪基……据说这位皇帝,痴迷骑马打猎,到了对女人都兴趣缺缺的程度。尽管他的皇后。是有着契丹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自称的萧观音……就算是对打猎很有兴趣的契丹人,也无法全程奉陪。所以这几年在行营里泡病号的贵族,是越来越多。

    耶律洪基起先还强调过纪律,但泡病号的人实在太多。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

    ~~~~~~~~~~~~~~~~~~~~~~~~~~~~~~~~~~~

    这么多人整天在营里待着,不可能光吃饭睡觉玩女人,那也会腻的。总得找些事情消遣吧?

    这就造就了辽国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体育方面,有击鞠和角抵。此外,还有百戏、射宴之类的传统娱乐项目。

    但让宋人跌破眼镜的是,辽人竟然时常举行笔会。辽国上自帝王后妃,下至诸王大臣,能诗善赋者不乏其人。他们酷爱中原文化籍,不惜重价、从宋朝搜集各种籍字画,装潢携归本国。在贵族间传抄临摹。

    这种对宋朝文化的热爱之情,使他们对中原文学及著名文士,表现出强烈的崇拜。一旦有名家词章传入辽境,他们便爱不释手,竞相传颂。

    当然,他们也赶上好时候了。这正是宋朝乃至中华文化史上,最璀璨的一段时间,柳永、范仲淹、欧阳修、宋祁、王安石、曾巩……一系列伟大的文学家,璀璨着东亚的天空。而更牛逼的明星阵容。也已经整装待发……

    而在最近这二年,在辽国最火的名字,则非陈恪莫属……他在去岁捣鼓出的那些诗词,经过汴京名妓们的传唱,已经红遍大江南北,也早就为辽人所熟知了。

    承平时,宋辽欢盟,文禁甚宽,两国使者往来,竞以谑诗文相娱乐,这已经成了惯例。选派最红的文人出使,这也是宋朝展示软实力的潜规则。

    当红的巨星竟然来到他们眼前,爱好文化的辽国贵族,怎能放过这个机会?他们争相邀请陈恪参加自己举办的笔会,求他评价自己所作的诗词。要是他能即兴赋诗作词,他们便要幸福的晕过去。

    陈恪是有求必应,包君满意。对他如此大方的向辽人展示才华,赵卞是很有微词的。汉本位主义,正是在宋朝开始的,赵老先生这代人,算是最早的皇汉主义者了。他歧视契丹人乃至歧视他们的文化,所以他反对陈恪和他们进行文化交流。

    但是陈恪问他:“你愿意看到一个骑马射箭的辽国,还是舞文弄墨的辽国?”老先生想了想,便立刻转变了态度,也拿出自己的存货,加入到文化入侵的行列中。

    ~~~~~~~~~~~~~~~~~~~~~~~~~~

    除了参加文会之外,陈恪还带着他的侍卫们,积极投身契丹人的体育活动——角抵和击鞠

    角抵即摔跤,在辽代也非常普遍,各种宴会活动中,常常举行角抵助兴。后来的蒙古式摔跤,源头就在契丹摔跤上。陈恪的侍卫们,都跟他学过现代摔跤,正好和契丹高手切磋一下,取长补短。

    击鞠即马球,乃是当年大唐的国球,大唐皇帝各个都是此中高手。但到了宋朝,唉……不提也罢。但这项运动,在辽国、高丽、大理这些产马之地,都被完整的继承下来。在这些地方,举国上下打马球蔚然成风,百年不衰,贵族马球高手比比皆是。

    陈恪是在大理,第一次接触击鞠,之后便热爱上了这项运动。他的先天条件太好,很快就能上手,还在军中组织马球比赛。

    大理人被他在政治上欺负惨了,可逮着机会欺负他了,时常打着促进友谊的旗号,在球场上蹂躏他和他的球队。陈恪是屡战屡败,憋着火要找回场子来。为此,他在光头军中,特意挑出一帮身手灵活、头脑清醒、骑术出众的官兵,抽空偷闲的操练他们。

    结果他离开大理的之前,这支马球队,已经可以战胜所有强敌了。陈恪也和这些家伙处出了感情,结果在挑选跟随自己的侍卫时,一股脑把他们都选上了。

    离开大理之后,他们就再没机会一展身手,现在看到辽国人如此热衷打马球,弟兄们自然按捺不住,骑马操杆上场,谁知竟负多胜少。

    事后陈恪总结,这一方面是数月不摸球杆,技术生疏了;一方面,辽人的马球水准,远在大理人之上。他们的骑术和力量,是他们制胜的法宝。

    但是不要紧,跌倒了再爬起来。陈恪改进了战术,加强了训练,隔几日再和辽人战过,效果立竿见影,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腩了。

    就这样,陈恪白天打球,晚上参加各种聚会,夜里还有美女侍寝。出使的日子,还真是享受哩……

    见谈判陷入僵局,赵宗绩也加入到打球的行列,只留下赵老先生坚守岗位。

    不过小王爷能算是菜鸟,连契丹女子马球队,都不带他来……

    那厢间,耶律重元本来是希望,能把宋使晾蔫了再谈。谁知陈恪他们的生活,竟如此丰富多彩,颇有乐不思蜀之意。可把皇太叔给气坏了……

    ~~~~~~~~~~~~~~~~~~~~~~~~~~~~~~

    陈恪和赵宗绩之所以沉住气,就是在对辽国有了深入了解之后,判断战争不可能发生——尽管在国内时他们就这样说。但那时,谁也没底,有自我安慰的成分在里头。

    但现在,目睹了契丹贵族的现状后,他们已经可以笃定了……对于富贵安逸惯了的贵族们来说,打仗多不好啊,而且会死人的。

    什么?你说可以抢到土地、女人和财富,开什么玩笑?我们大辽的土地,是宋朝的五倍。以这么大的土地,供养我们这些米虫,我们早就视金钱如粪土了。至于女人,呵呵……燕云的汉女多得是,只要我们一声令下,他们就得乖乖献上来。

    任何想打破他们的富贵安逸生活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就算皇太叔也不例外。所以陈恪敢笃定,只要不过分刺激辽国,他们是不会再发动战争的。退一万步说,就算耶律重元父子,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挑起战端,也只会是一场局部战争,不会影响到全局。

    这爷俩应该很清楚,本来他们挑起事端,不过就是想借机完成动员,实现个人野心罢了。时至今日,有很多人同情耶律重元的遭遇,认为先帝做得太不地道。加上现在的皇帝,整天就是骑马打猎,正事儿一点不理。

    加之耶律重元还有皇太叔的身份。到时候,只要他们手里有大军,就不难把耶律洪基废掉,自己当皇帝。

    为此,他们一直在不断激怒宋朝,希望宋朝给出强硬的反击,好说服耶律洪基下达动员令。

    把这爷俩的心思摸透了,陈恪他们也就安心了。只要我们稳住了,跟他耗下去就是,压力都在这爷俩身上呢。

    ----------------------------分割-----------------------------

    写到两点,才写出三章来,我这个龟速唉……不过我向**保证,真得一天啥都没干,光写字去了。是因为起先有点卡可了,写到第三章才顺过来。

    要是再写第四章,肯定得到天亮了,然后明天就废了。权衡期间,我决定睡觉,明早起来写。

    月票战太惨烈了,高声疾呼啊!!。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