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宫路线?”陈恪吃惊不小,这常常是昏君才会中招吧:“官家怎么会?”

    “官家……”欧阳修欲言又止,半晌才缓缓道:“已经不是原来的官家了……”顿一下道:“不说这个了,臣子不当议论君上。”

    “是。”陈恪点头应道。

    说了这么长时间,欧阳修已经累了,但他还是坚持道:“我南衙诸多判官、推官、府院、六曹,皆是庸碌因循之辈,唯独你父亲,能承担眼下的重担。故而,我已将印信交予他代管。开封府衙诸多胥吏官差,在老包的调教下,用起来还算得心应手,你叫他只管放手去用,出了事情我担着。”说着呵呵一笑道:“现在你回来了,多帮衬令尊一下,为师也能放心养病。”

    “学生明白。”陈恪点点头,老欧阳跟他讲古,其实是为传给陈希亮的。京师地界,豪门权贵多如牛毛,做起事来诸多忌讳,你要是不讲究,只有死路一条。

    见欧阳修倦乏,他便请老师好生歇息,和欧阳发出去外面,开了方子,便告辞离去。

    ~~~~~~~~~~~~~~~~~~~~~~~~~~~~~

    马车上了大街,刚过银梁桥不久,突然对面一阵喧哗,便见鸣锣开道、响鞭静街。大街上一片鸡飞狗跳之后,一队扈从打着一对金扇、还有六把大黄伞,再后面是挺胸腆肚。腰悬宝刀的花胳膊,这显赫规模,连相公们也不曾有得。

    陈恪稔熟礼制,知道朝廷各级官员出行的轿马舆盖都有严格规定,任谁也不敢僭越。瞧眼前这队轿马,用的扇伞如同亲王、太子一般,但轿子却是公爵制度。十分违和。

    “这是哪家王公坐错了轿子?”陈恪打开车窗,奇怪问道。

    伴驾的是皇城司侍卫张成,陈恪离京时。他负责保护陈家家眷,陈恪回来后,他就跟在边上了。闻言笑道:“大人太久不回京城。不知道京里多了几位煊赫人物,号称四天王,这就是其中之一的刘天王。”

    “刘天王?”陈恪皱眉道:“朝廷何时有此等官职?”

    “是自封的。”张成干笑道:“其实那刘天王,本身是个昭武校尉,在禁军中挂个闲职。”

    “一个正六品上的武散官,”陈恪瞪大眼道:“竟然敢打王公的仪仗?开封府、皇城使、还有监察御史都是瞎子么?”

    “都不瞎。”张成道:“但是人家后台太硬,谁也不愿招惹,故皆睁一眼、闭一眼。”

    “什么后台?”

    “这刘天王的妹子……”张成压低声音道:“是官家最宠爱的刘美人。”

    “……”陈恪登时无语,太仁慈的官家,管不好自己的官员。更管不好家里的亲戚。

    “这刘美人,就是三年前,官家新选的一批秀女。这二年,她和另九命得宠的宫人,并称十阁。把官家迷得神魂颠倒,”张成压低声音道:“她们的家人,便在宫外作威作福,不可一世。这刘天王,单名化,原本是个破落户。因乃妹得宠,便攀上高枝,耀武扬威。整日央他妹妹向官家求官职,本想弄个大将军,或者侯爷什么的当当,可惜官家只给了个校尉,弄得他欲求不满。竟对外说,官家封他做‘南天王’,不知从哪搞了套仪仗,整天招摇过市,官府又不问不究,着实骗了好些人。”

    官家赵祯以仁慈闻名,而且是越亲近越仁慈,对于外戚贵属更是几近放纵。有之前的张尧佐、再往前的杨景宗之辈的先例在,大家都知道,官家一定会护着他,说不定还要被其反咬一口,没人愿去触这个霉头。

    ~~~~~~~~~~~~~~~~~~~~~~

    陈恪也不想多事,所以让到一边,让这帮棒槌先走。但有时候,你越是躲,麻烦就越是来找你。

    那队耀武扬威的人马,竟然在他身边停下,轿帘掀开,上面的人朝身边的伴当嘀嘀咕咕,那伴当便连连点头。待轿帘落下,那伴当便带着几个花胳膊,一摇三晃的过来,对一身便装的张成道:“叫你家主人下来说话。”

    张成笑笑道:“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就行。”

    “架子不小……”那伴当拉下脸来,看对方的护卫虽然人数不多,但太镇定了,凭着本能,他缓和下语气道:“我家天王看上这匹马了,卖给我们吧。”

    “眼光不错啊……”张成笑笑道,他身后这匹马,是来自辽国极西之地的顿河马,与蒙古马的混血,身材比中原马高出一个马头,四肢粗壮,通体黝黑,用来拉车,相当霸气:“你出多少钱?”

    “十贯……”看着对方来路不凡,那伴当一咬牙,喊出个诚意价,否则直接就抢了。

    “十贯?”远处围观的百姓暗暗啐起来:‘连根马腿都买不着吧……’好马都是值几十万、上百万钱的。

    “不卖。”张成果然拒绝。

    “兀那鸟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伴当登时拉下脸道:“你打打,我们天王在汴京买东西,什么时候给过钱?”他一咬牙道:“再不识相,连一文钱都没有!”他也不是完全不晓事,汴京城里,真正有地位的,都是坐轿的,只有二流货色才坐车。

    张成回头轻声道:“大人,对方问咱们,吃敬酒,还是吃罚酒?”

    “告诉他,我们吃花酒……”

    “见了么?”张成朝那伴当呲牙一笑道:“我们吃花酒!”

    “什么意思?”那伴当一愣。

    “就是动手动脚的酒。”边上有懂行的,小声道:“这是几年前,鬼樊楼的黑话。”

    那伴当登时脸就绿了,他跟着天王横行这一年多,哪有敢这么跟他说话的?其实能收拾他的不少,但都不会自降身份,跟他一般见识。才让这厮一直得意到现在。

    “别杵着了,给我砸了他的车!”身后的刘天王早就不下去,掀开轿帘,扯着破锣嗓子道:“给他们花酒吃!”

    “喏!”花胳膊们闻言,便一拥而上,几个打一个,把陈恪的护卫团团围住。

    只见拳脚飞舞、一阵阵哀嚎,转眼间,尘埃落定,十几个花胳膊全都被趴在地上,而陈恪的护卫们,连毫毛都没伤着。

    这下碰上硬茬子了,刘天王从没遇到过此等情形,竟愣在那里来。

    张成和陈义大步走过来,原先簇在轿子前的花胳膊,一下跑得无影无踪,刘天王登时慌了神,望着二人道:“你们别、别过来,知道我是谁么?”

    “知道,刘天王么。”张成嘿然一笑,站在轿子左面。

    “知道我妹…妹妹是谁么?”见自己的旗号不管用,刘天王又扯了面更大的:“他是当今官家最宠爱的刘娘娘,你们怕了吧,哈哈……哈哈!”见对方表情冰冷,他是越笑越心虚。

    “本来,打算把你的轿子拆了算完的。”只见张成面色一寒道。

    “现在呢?哈哈,不敢了吧……”刘天王心虚气短道。

    “现在……”张成突然暴喝一声,重重的一刀劈出,对面陈义也猛劈一刀,登时,那轿顶便被削飞出去。

    “先卸了你的轿子!然后拿你见官!”两人又接连劈出几刀,只见刀影如雪,丝绸木片翻飞。待二人手刀时,轿壁、轿柱已被悉数砍掉,只剩下轿座依然在原地居然丝毫未损!

    那身材短胖的刘天王,抱着胳膊瑟缩发抖,裤裆湿了一滩,竟被吓尿了。

    “提溜出来!”张成捏着鼻子道。

    两个皇城司侍卫扑了上去,拎小鸡一样把他提溜出来!

    “送去李公公那里,就说咱们大人,逮着一个冒充皇亲国戚,招摇撞骗的歹人!”张成拍拍身上的灰道:“竟然敢说是李娘娘的姐姐,这不是败坏娘娘清誉么!”

    侍卫们领命,拎着刘天王而去,张成长出一口气,颠颠的来到陈恪身边,笑道:“大人,我没给你惹麻烦吧?”

    “没有,”陈恪淡淡笑道:“甚合我意。”自始至终他都没露面,不是怕了那孙子,而是实在有**份。

    话音未落,便到有啪啪的掌声,一个声音戏谑道:“好威风、好霸气的陈学士!”

    侍卫们登时怒目相向,陈恪却掀开轿帘,大笑道:“子厚兄,别来无恙啊!”

    便见一个身材高大、英俊沉稳、身着青色宽袍博带、头带方巾的青年男子,正含笑望着他。

    却道是谁?正是陈恪的昔日同窗,福建浦城章惇章子厚!

    这章惇上届大比,因为耻于名列侄子之后,竟在进士及第后,于金榜唱名前愤然而去。苦学两年再战科场,今科高中一甲榜眼!叔侄两榜眼,一时传为佳话。

    按说,这时候,他应该已经归乡省亲才对,不知为何却出现在这里。

    ----------------------------分割------------------------------

    十天四更之第一日,还有一更。。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