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汴京城二十四万禁军,以指挥为单位,分驻在城里城外四百座军营内。几乎每条街上都有军营。

    与后世人印象中的军营不同,大宋朝的军属也是住在营中的。因为本朝当兵是一辈子的事儿,只要当上兵,这辈子就甭想干别的了,所以人人都有家有口,全家就住在军营里。

    是以本朝的军营,根本就是一个个家属院,鸡飞狗跳、孩子撒尿,根本没法在里头清点人数。

    因此需要点校军卒时,都是将其拉到本军所属的校场上进行。

    此刻,赵宗绩便在陈恪与司马光的陪同下,来到位于广备桥左近的宣武上军校场外。校场内高墙壁垒,和外面从来都是两个世界。

    “你进去过么?”赵宗绩策马问身边的陈恪道。

    “没有。”一身不显眼的便袍的陈恪笑道:“我只去过行军打仗的大营。”

    “我也没去过。”赵宗绩转头问问身穿绿色官服的司马光道:“司马先生呢?”

    “下官也没去过。”司马光身材瘦削、个子不高,五官端正、双目深湛,让人一看就觉着特别可靠。

    “这汴京城中如此多的军营、校场,我们三人竟未涉足。”赵宗绩有些没话找话道:“可见军队和外面是两个世界。”

    司马光只点点头,没有应声,让赵宗绩小小尴尬。

    好在这时候。已经到了校场门前,就一声炮响。营门大开,两列身穿簇新号衣。头带红缨范阳帽的军士,迈着整齐的步伐出来,在营门两侧列队。

    十几名披甲戴盔的将领,满面笑容从营中迎了出来。

    赵宗绩等人也下马,与一众高级军官见礼。尽管大宋朝文尊武卑,可也得分场合。那领头的武官是侍卫亲军步军司副都指挥使王凯,宋初平蜀大将王全斌之孙,已经七十岁的老将军。在军营外见着了,赵宗绩少不得喊一声‘王爷爷’。

    双方见礼后。王凯亲热的拉着赵宗绩的手臂,便和他扯起了家常。

    一边说着话,两人一边往里走,一众随员自然紧紧跟上,进了校场院中。

    陈恪凑着这机会打量了一下,只见这里十分整肃。东西南北全是四四方方的高墙大寨,寨角设着垛楼,以便了望。墙上每隔不远,就吊着一盏灯笼。灯下一列军卒佩刀持枪,钉子似地站着。数名兵丁。就在空旷的大操演场上操练军镇,只见旌旗翻腾、战鼓频频、衣架鲜明的士卒们,不断变换阵势,看上去如穿花蝴蝶,煞是悦目。

    王凯请赵宗绩到校场北面的议事厅中歇脚,一进去便见鲜花锦簇,桌上摆满了新鲜的水果、精致的点心。每把椅子还套了椅套,透着浓浓的形式主义。

    谦让后,赵宗绩坐了上位。环视众人道:“昨天,大都在步军司衙门里,过宣旨了吧?”

    “过。”众将轰然道。

    “那就闲话后叙,此次本人奉旨清查各军员额,”赵宗绩款款说道:“之前在衙门的审查发现,禁军兵籍管理弊窦丛生,揭去旧数而不存按检、以致兵数皆无籍可考。”顿一下道:“故而,只能采取用发饷的花名册,对人头的笨办法来清查。”

    众将正襟危坐,王凯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三衙里都是丘八,却不如文官们办事精细。”

    “官家有言在先,既往不咎。”赵宗绩点点头道:“从今往后,会派专员来打理档籍,当然,这跟我此行的差遣没关系,我只管员额相符!”说着看了看司马光。

    司马光便打开厚厚一本花名册,沉声道:“宣武上军额定十营,一营五百员,共五额。目前因老病退役,增补未及,实有兵四九百七十员。”

    “还有一百三十人告假。”宣武上军的秦指挥使补充道:“请假都是经过军部批准,有据可查。”

    “回头将名单送一份过来,待归队时,再命其到步军司衙门报道。”王凯出声道。

    “还有……”秦指挥嗫喏道:“司衙的数字,和实有兵员有出入,本军只有四五百二十员兵卒。”

    “唉,混乱,太混乱了。”王凯老脸无光的摇头道:“老脸都给丢尽了。”说着对赵宗绩道:“这多出来的员额,核实后只管注销,不必看我的面子。”

    “多谢步帅深明大义。”赵宗绩脸上有了笑,对司马光道:“就先按四三百九来查吧。”

    “是。”司马光点点头。

    “秦指挥,劳烦将将士们集中在校场上,”赵宗绩道:“我的人要点数。”

    那秦指挥看看王凯,待其点头后,便起身应诺道:“喏!”说完便退出议事堂,不一会儿,就到一通鼓响,原先喧闹的校场上安静下来,只到如蚕食桑叶的沙沙脚步声。

    “我大宋禁军训练有素啊。”着外面的动静,赵宗绩道。

    “呵呵……”王凯老脸一红道:“唉,校场上就是练出花来,也都是些假把式。刀不饮血。一上战场就出丑。”

    “步帅过谦了。”赵宗绩淡淡道:“辽人也有几十年没打仗了,大家都得适应。”

    “是啊,”王凯笑道:“老夫是上过战场的,但从西北战场下来,也有十好几年了。要是突然上阵,也得适应好一阵子。”

    说这话,秦指挥进来禀报,队伍已集结完毕。

    赵宗绩便对司马光道:“有劳了。”司马光领命而去,陈恪也跟了出去。

    校场上鸦雀无声,黑压压数官兵,钉子似的整齐列队。

    司马光和陈恪身后,是东西两府和三司的官吏、皇城司和北海郡王府的侍卫,加起来统共二百来人。

    司马光看看陈恪,陈恪笑道:“我是跟着来看热闹的,啥事儿也不掺和。”

    “哦。”司马光点点头,看了他一眼。意思是,那就闪一边去吧……

    司马光的目光扫过己方的一干官吏兵丁,沉声道:“诸位,小王爷将此重任交付在下,在下只能不辱使命。若有得罪之处,请多海涵。”

    他本身官阶高,相貌也威严,众人就有点怕他,现在他说话十分客气,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于是齐声应允。

    “逐行清点人数。”司马光一声令下,士卒们扯起长绳,一行行间开宣武上军的兵卒,官吏们便一行一行的清点。有初检有复检,还有专门记录的看上去十分专业。

    两盏茶功夫,结果汇总出来,报到司马光这里:“共计四三百九十员!”

    “一个也不少哇。”负责清点的官吏笑道。

    “点名。”司马光却沉声道:“一都一都的点!”一指挥下有五都,一都一百人。

    “人数不多不少。”秦指挥不满道:“还点哪门子名?”

    司马光冷冷看他一眼,秦指挥竟打了个寒噤,仿佛心里那点隐秘,全都被看穿了。

    “点名。”司马光又重复一遍道:“点完一都离开一都,不要再回到校场了!”

    “唉,多事……”那秦指挥只发了句牢骚,倒没再阻拦。

    于是点名开始,官员抱着花名册,叫第一都人马上前,开始唱名:“喊到的站在左手边,刘六!”

    “喏。”一个兵卒应一声,走到左边站好。

    “马三。”

    “喏。”

    “周憨。”

    “喏。”

    “……”

    “……”

    校场上,同时五都人马点名,唱名应答声此起彼伏,陈恪却兴趣缺缺,对身边一脸严肃的司马光道:“这法子有用么?”

    “你有更好的法子?”司马光看看他,目光平和而疏远。

    “没有。”陈恪讪讪道。

    司马光便转回头去,不再看他。

    陈恪中状元以后,就连相公们,也未曾这般冷落于他,但谁让他对司马光有所企图,所以只是觉着讪讪,没有什么怒气。

    ~~~~~~~~~~~~~~~~~~~~~~~~~~~~~~

    盏茶功夫,第一都清点完了,兵卒回报说,有八人,没有对上号来。

    “这个,我解释……名册上的名字几十年没变过了,但兵卒已经换了几茬。”秦指挥擦擦汗,暗骂那帮蠢货,连个名字都记不住道:“重新注册太麻烦,步军司、三司那儿都得改,所以我们就一直偷懒没改名。”顿一下道:“饷银都是统一领回来发的,所以个别蠢货,连自己顶的人叫啥,都不记得。”说完擦擦汗道:“真热,这天真热啊……咱们进去慢慢说吧。”

    司马光也已经汗湿衣背,却不为所动道:“秦指挥的话,都记录在案了?”

    “记下了。”贴司轻声道。

    司马光伸手取过笔录,递给秦指挥道:“识字吧?”

    “识……”秦指挥被噎得面皮发紫。

    “看看,有没有歪曲的地方。”司马光我行我素道。

    “没有。”秦指挥简单一看,没好气道。

    “画押吧。”司马光道:“人都得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你……”秦指挥登时拉下脸来。

    -------------------------分割----------------------

    不好意思,太累了,就是写得慢,今天只能再写一章,一共三章,算是吧昨天欠的和今天的基本更完成了。明天再继续还债……。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