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祭完武成王庙之后,武学院便封门放假。宋朝的假期之长,放在后世都显得奢侈,官员们从年前开始,可以享受半个多月的悠长假期。

    婚后的第一个春节,陈恪自然要携妻回老爹那里团聚。说团聚其实也不准确,几个兄弟都天南海北的做官,只有他和二郎在汴京,陪着陈希亮过年。

    八娘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这让她成了陈家的重点保护对象,陈希亮对自己这么大年纪,还没有个孙子,一直耿耿于怀。所以至今仍无动静的陈恪,成了小亮哥重点讨伐的对象:“你不是挺能的吗,两个媳妇没有一个争气的?”

    “……”陈恪这个汗啊,尴尬道:“有二哥给你生孙子,我们就不急了吧。”

    “一码归一码,谁也替代不了谁。”陈希亮黑着脸道。

    “不着急,不着急,过两年再说。”陈恪干笑着起身道:“二哥在挂桃符,我去看看别贴歪了。”

    “一说这事儿就跑。”陈希亮气不打一处来道:“真是忤逆子。”

    见陈恪被逼出门来,陈忱不禁笑道:“又被唠叨了吧?”

    “唉。”陈恪苦笑道:“真拿老爹没办法。”

    “你抓抓紧。”陈忱笑道:“老爹不就不唠叨你了?”

    “此事不合时宜。”陈恪摇摇头道:“还是过两年再说。”

    “怎么?”陈忱有些明白道:“你还是在担心……”

    “是啊。”陈恪点头道:“能不能担心么?万一被整得亡命天涯,我不能让孩子跟着遭罪。”他熟读史。自然权力者要整一个人,完全不需要明刀明枪,只要不断调动他的职务,不用一年四迁、五迁,只消一年三迁、天南海北,就能让你尝尽家破人亡之苦,直到自己颠沛流离而死。比如他的大舅哥苏轼……

    考虑到未来的不确定性。陈恪和两位夫人说好了,晚上两年看看情况再说,小妹和月娥女孩子家家的。自然不好意思反对。

    “那得等多长时间?”陈忱关切问道。

    “这二年就能见分晓,”大过年的,陈恪不想扯那些闹心事。便笑道:“两年后,我还是比你现在年轻,所以我一点都不急。”

    “去你的。”陈忱笑骂起来:“你给我看看,正不正好了吗?”

    正如王安石的名作《元日》一诗所咏:‘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宋代人过春节,要放爆竹、喝屠苏酒、挂新桃符。

    宋代的桃符,是在桃木板上画二位门神像,并在板上标注其大名曰‘右郁垒,左神荼’。除夕夜挂于门前,以避鬼邪。

    在古代传说中,有怪兽名曰‘年’,形若狮子而独角,会定时出现伤害人畜。所以这一天都要关门闭户、挂桃符、放爆竹驱赶年兽。等到过了‘年关’,人们敲锣打鼓、互道‘恭喜’,这才从此有了‘过年’。虽然宋朝人早就不信这些传说,但过年的习俗却留了下来。

    爆竹声声中,汴京城里家家饮宴、笑语喧哗,人们齐聚一堂、共同守岁。直到午夜,拜祭了祖先,才各自回去睡觉。

    但不到五更天,又再次起床,晚辈给长辈拜年,长辈给晚辈压岁钱,然后全家人一起喝屠苏酒、吃煮饽饽。然后陈家的男儿一道,换上了簇新的朝服。按例,每年正月初一,官家会在大庆殿设宴款待百官。但凡在京的七品以上官员,都可以参加,七品以下则赐食。

    陈家三个男人,正好都可以参加,于是便一起坐车,穿过挂满花灯、彩带、春联、喜幛的街道,来到宣德门前。下了车,便见许多同僚早到了,人人一脸喜气,互致新春愉快。

    宣德门的团拜,也是历年来形成的官场习俗。大家同朝为官,按照习俗应该互相登门拜年才是,但汴京城的官员实在太多了,要是依着拜,不眠不休也拜不完。因此大家约定俗成,正月初一在宣德门前,大家互相拜个年,就谁也不用去谁家了。之后你亲朋好友愿意聚会,当然别人也管不着。

    虽然这天大家都一团和气,但仍能很清楚的看出些端倪。这天最受追捧的,自然是五位新鲜出炉的皇子,而其中的焦点,又数赵宗实莫属。

    赵宗绩那边,则要冷清太多,虽然平素也有些交好的,然而光天化日之下,都不敢往他那边凑合。只有陈恪和几个死党陪着他,感受‘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苦楚。

    正在人们热火朝天,争先恐后向赵宗实致以最诚挚的问候,最谦卑的敬意时,外围突然安静了下来。像传染一样,官员们全都闭上嘴,目光复杂的望着那几个绿花窄袍、身披貂裘、头戴毡冠的高大异族,心里难免有**份的暗暗问候道:‘辽狗,怎么还不死?’

    宋辽是兄弟之邦,按例,每逢年节、皇帝太后生日、或者有大事发生,两国是要互派使者的。正旦新年是两国最重要的节日,自然会互派贺岁使了。

    虽然面对着南朝官员们不友善的目光,几个身高马大的辽人却面不改色,昂首阔步的向宣德门走来。

    路过赵宗绩身边时,有急于在他面前表现的官员,忍不住出声道:“呔,见到我朝皇子殿下,还不快快行礼?”

    一众契丹人站住脚,为首的是一文一武,其中那武官冷笑道:“说南朝皇帝子嗣艰难,怎么皇子还在襁褓,就抱出来挨冻?”

    “说的什么混账话?”这下不止那官员,更多人怒道:“我朝皇子早已成年!”

    “胡说八道,南朝皇帝生了皇子,自然要向我们报喜。”那契丹人一脸不信道:“正如我们这次前来,除了贺岁之外,还要向南朝皇帝报喜——我国萧皇后,于腊月初十,诞下皇次子、母子平安。难道南朝皇帝有了子嗣若干年,却还瞒着我国?”

    这一点,确实是官家的失误,收了五个皇子,却没有通报北朝、诸藩,结果让契丹狗抓住机会,羞辱了起来。

    “哼……”宋朝官员怒极了,便告诉契丹人,将大宋皇帝新过继了五名皇子之事。

    “原来如此。”契丹人恍然道。

    “既然明白了,”宋朝人冷笑道:“还不快快见礼?”说着分开左右,让赵宗实现出身形来。

    一众契丹人睥了赵宗实一眼,问道:“敢问殿下是什么爵位?”

    “这个么……”赵宗实淡淡道:“本座现在是公爵。”宋朝的爵位是要慢慢熬的,就算皇子也不例外,何况还是这种半道出家的皇子。

    “原来才是个公爵。”契丹人哂笑起来道:“那得先向我们正使大人行礼……我们正使大人乃郡王爵。”

    “你……”赵宗实登时变了脸色,那最先出言的宋朝官员,更是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正在宋朝人下不来台之际,场上突然响起一声冷哼。

    众人循声望去,便见是赵宗绩面若寒霜,排众而出。

    一众契丹人也看清赵宗绩,竟然露出惊喜的表情,从上到下一起行礼,那郡王正使满脸堆笑道:“终于再次见到殿下了,请允许在下转达,我大辽皇帝陛下,对你的敬意和问候。”

    赵宗绩却侧过身去,不受他的礼道:“尔等对我兄长不敬,这礼我不能受。”

    “哈哈,我们只是看气氛太闷,开个玩笑。”那正使便乖乖转向赵宗实,向他行礼道:“殿下切莫介意。”

    赵宗实一肚子愤懑,却不得不就坡下驴,点点头道:“欢迎贵使来大宋,宫门开了,我们进去吧。”

    “殿下请。”正使躬身道。

    赵宗实点点头,也做了请的姿势,便大步往宫门走去。然而那辽使却不动弹,结果赵宗实孤零零走了一段才发现,颜面扫地。

    辽使依然望着赵宗绩,显然在等他先动。

    “尔等如此厚此薄彼,”赵宗绩黑下脸道:“妄图离间我兄弟乎?”虽然心里暗爽,但众目睽睽之下,赵宗实丢的是大宋朝的脸。他可不能被认为,是在跟辽人串通一气。

    “殿下误会了。”那正使正色道:“只有真正的好汉,才能得到我契丹人的尊敬。你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能为南朝据理力争,丝毫不畏惧我朝的压力,因此我朝上下都很尊敬你。”顿一下道:“但我们尊敬的是你,不是你的兄长……”

    赵宗绩还待说甚,忽得宣德楼上百鸟齐鸣。顿时大家都倾耳细,果然半空和鸣,鸾凤翔集,若不是天寒地冻,众人还真以为,那里有百鸟在齐聚鸣唱。

    这其实是教坊的乐伎在演奏,伴着这乐声,官员们迅速列队,诸亲王、枢密使、驸马、诸司使副为内臣一班,宰相、百官、辽国使节为外臣班,在鸿胪寺官员的引导下,目不斜视的步入皇宫。

    ----------------------分割------------------------

    这两天最大的体会,就是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看着小和尚遭罪,心都碎了。

    多谢大家关心,医生说小和尚的身子骨,比一般小孩壮,所以好得快。现在又像小牛犊子一样活蹦乱跳了,只是医生用诊器着,还是有些喘。明早再看看,要是好了,自然万事大吉,要是还喘,还得继续打吊瓶……呜呜,小和尚最怕打针了。。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