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又冲李公公喊:“太医怎么还没来?要朕去请吗?”

    我想爬起来些,老十过来扶住我,十二弟过来对我说:“哥,我刚才说皇阿玛今天提前回宫了,我们把你送过去?”

    索额图还想解释什么,我让出去帐子的李公公把苏麻喇姑的字条交给皇上,然后拿出手机,放出了当时现场的收音。

    我吃力的说:“奶奶,给我作主。”

    索额图一看我一脸茫然的看前他,也慌了,扶着皇上的腿说:“皇上,您帮老臣劝劝辉阿哥吧。”

    我看了看满脸怒气的皇上,看了看老泪纵横的李公公,看了看一脸关切的老十,又看了看一脸颓然的索额图,问题真的这么严重吗?那额太会被杀了吧?如果他死了,那间接是我杀的,一条人命,我突然有些害怕了。

    我一急的就想往起起,老十忙过来扶着我,我瞪大眼睛看着皇上说:“什么?六十封?皇阿玛我在家连字都懒得写,你让我写六十封家。我写了我寄哪儿啊我?”我一脸的不满,这不是勾我伤心事儿吗?

    ※lt;om欢迎广大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

    五十大板,这在宫里可是有讲究的,我七哥跟我说过,原来有个太监在宫里得罪了人,仅仅二十大板就打死在长凳上了。五十大板啊,有轻有重的他不死也是半条命。那样趴着打下来,我看以后怕是孩子都生不出来了吧。

    “哈哈哈,好一个有权的人应该保护无权的人。快回去疗伤吧,用不用派人送你啊?”皇上很开心的样子。

    皇上看他一眼抿了口茶,我想他是在等太医来看我的伤吧。

    我知道苏麻喇姑的脾气其实是不小的,平时挺疼我,看我这惨样儿,看来我是来对了。

    我扭着脖子,看着地上的老十,想着那小子在街上的样子,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笑着对皇上说:“皇阿玛,我没大事儿的,不要难为额太了。今天街上已经让他丢了大人了,我们走的时候他还在地上坐着呢。”

    皇上关切的问我:“承羽,伤口还疼不疼?你也真是的,为救个孩子,自己还挨一鞭子,没自保能力还去救人。”语气里又是责备又是关心。

    老十有些生气的说:“你现在不快回去让太医看下,你去奶奶那儿干吗?”

    苏麻喇姑看我要起来找人拿来纸笔在上面写了一个字,然后拿给我让我交给皇上。

    皇上看着张英说:“那个被救的小孩子就是你们家的?辉阿哥的伤不轻啊。”语气里的怪罪之意很浓。苏麻喇姑到底写的是什么字?皇上看后为什么并不急着骂索额图了?

    我一进门就哭着喊了起来:“皇阿玛。”刚挨鞭子疼到头晕我都没有哭,但是现在要把戏做足。

    还好那一下子很快过去了,我感觉我的虚汗都出来了。

    里衣早和伤口粘在了一起,帮我把衣服撕开时,疼的我当时惨叫出来。

    东暖阁里不是皇阿玛自己,索额图已经站在那儿了。

    老十从正面将我扶起来,怀抱着坐好的我,帮我解开衣服。

    皇上其实很同情的看着索额图,又对我说:“承羽啊,索大人都这么求你了,你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解决?”

    皇上完点了点头说:“嗯,也对。那好吧,索额图,那个额太现在是在家吗?赐他个全尸吧。算是朕赏他的了。”我kao,这皇上赐死个全尸还是赏的?

    老十把我放到宫门前,我能感觉到后背的衣服早因为血和汗和皮肤挨在一起了。那一鞭子是真狠啊。

    上了药,我已经好了不少,玩他的心又起来了。我很无奈的笑着说:“这有什么可治罪的呢?他本来就知道不该在人群聚集的地方骑快马却犯了,那他知错又不认错,后来认了也不改,改了也许还会再犯,等再犯了又抵赖。那除了杀了他还有别的办法吗?”

    皇上看到我的样子脸色立马变了,满脸焦急的说:“孩子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快来朕身边让朕看看。”

    张大人进来后看到屋子里的情景,看了看床上的我。给皇上行礼:“臣张英给皇上请安。”皇上在外人面前的架子很足,说:“张大人今天所来为何啊?”

    我冲老十笑了笑的时候也拿出了我的手机放在枕头边上。

    索额图一皇上这是在向着他这边不停的磕头谢恩,皇上挥了挥手他和张大人全告退了,屋子里现在全是自己人了,老十也站在了一边。

    苏麻喇姑眼都红了,拉着我的手说:“这额太怎么能如此不把你放在眼里,老奴才我今天一定要帮你出了这口恶气。”

    我站了起来想到刚才我突然有一掌握别人生杀大权时的恐慌,对皇上说:“皇阿玛,刚才当我得知我能杀掉他时,我却突然有些害怕。所以我放弃了我的权利。我一直不觉得有权的人是kao权利来压制别人的,而是应该用权利去帮助这些没有权利的人。呵呵,这下子全都抖出来了,本来还想和老十他们偷着玩自己乐呵呢。您还非得掺一脚进来。”

    不是吧,那额太可是有官有衔,外加是宗亲氏族。这差事儿交给我?我抬头看着皇上鼓励的眼神,我决定走一步险棋。如果成功,我不只能关了额太,还了伤到太子。如果我高估了自己,怕是我以后一定没有好日子过了。

    耳边传来乱乱的声音,睁开眼看到已经趴在苏麻喇姑的床上,边上是一脸焦急的老人。

    皇上接着说:“承羽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想着杀额太?”我穿好鞋扶着老十站起来说:“对,上天有好生之德。可是他先是诬告老十,再又策马于市。还以下犯上对我用鞭。我不会让他再在我身上讨到便宜。”皇上笑着说:“那朕能不能你的计划啊?”

    皇上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我感觉他在玩我头上的玉牌,我把脸转过来说:“索大人,我现在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目前要做的是养我的伤。他额太没伤没痛的,我却要在床上不知道趴多久,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他?你给我出个主意?打他五十板子怎么样?”我语气里的不满全都表lou了出来。

    我坐在皇上对面,想了下说:“皇阿玛,我打算钓着他的胃口。你时不时问下索额图额太的情况,然后我从我那边放出我的伤时好时坏,我要逼到他反。然后送他进宗人府。”

    李公公忙说:“太医给阿哥上了些药,可是没想到会是鞭伤,所以药不对,只是暂时的缓解了疼痛。稍试包扎以免衣服再和伤口粘连。皇上你是没见到那伤口啊,全是血,肉都开了,这一鞭子不轻啊。亏了这是天冷穿的多,不然这后心上的一鞭子还不要了阿哥的命啊。”边说边就哭起来了。我来后李公公一直对我很好。

    我拍拍他轻声说:“别回咱们那儿,去奶奶那儿,去寿安宫。”

    我当时并没有看,老十也不让别人碰我,自己背着我往乾清宫走去。

    皇上完哈哈大笑起来,对我说:“承羽,你没有要问朕的吗?”我立刻对皇上说:“有,第一我想知道纸条上写的什么。第二,我想知道为什么把事情推给了我。”

    我无力的低下头,老十笑着对皇上说:“皇阿玛儿臣陪哥回去吧,太医一会儿应该就过去了。”我看着老十说:“我不回去了,回去就要写家,六十封啊,这不要了我的命吗?皇阿玛,我和额太换换行不行啊?让他写家,我禁足啊。”

    “皇上三思啊。”索额图显然很激动,一下子跪在床前对我说:“辉阿哥,额太年岁还小,不懂事儿,我让他给您陪罪,给您做奴才行吗?万不要要了他的小命啊,他家他是长子啊。”啊哦,看来还是很重视这小子的嘛。

    李公公忙说:“回皇上,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来。”

    屋子里很静,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办,我再给额太求个情?可是我是一定要整他的啊。皇上拿出那张纸条又看了看说:“承羽,你说这事儿要怎么解决?”

    李公公到我的喊声从东暖阁跑了出来,一看是老十架着我来的,脸都吓白了,忙帮着把我扶了进去。

    我和老十骑一匹马回来的,现在趴在他的背上,后背很疼,他背着我往回走着。

    皇上可没管我这一套,站起来慢慢向床塌走去,坐定喝了口茶说:“寄到朕这边来。而且要写清你在你家的可以收到信的地址给朕。朕会一封一封查收的。知道你有伤,那些不用你动笔,你只要说内容,找谁代笔不管你了。”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好人,而且是那种有仇一定报的人,这应该就是人心的黑暗面吧。

    “那我没办法了。”我把脸放里一翻,不再看外面的情景,这索额图对额太是真好。怪不得那会儿帮着额太得罪了老十了。

    我疼的没有站稳,老十一路架着我进了乾清宫。

    皇上很惊讶我会这么说,他不明白的看着我说:“承羽,你不想治他的罪?”

    我一拍老十的后背对他说:“老十蹲下,背我回宫。”老十笑着把辫子放到前胸蹲了下来说:“喳,弟弟待侯上哥哥您。”

    我吐吐舌头撒娇说:“皇阿玛,我都这样子了,还罚啊?”皇上板着脸说:“当然要罚,罚你写六十封的家。”

    我无力的捶他下说:“咱俩谁说了算?”说完就没力气的趴在他身上,脑子都有些迷糊了。

    皇上我说完好奇的看着我说:“就这样完了?”我点点头说:“啊,完了,就这样。这样还不行吗?”皇上不解的说:“可是你现在有权在手,可以杀他啊,再不行打他一顿板子啊。”

    我看到皇上打开字条,眉头略略放松了些。走到了床边拉着我的手问李公公说:“刚才太医具体怎么说的?再给朕说一次。”

    我觉得我说在理,因为我看到索额图的表情很难看。皇上我说完开了口:“这样子吧,索相,你回去告诉那额太,让他在府里好好反省,等辉阿哥的伤好后再决定他的事情。先去了额太的顶戴。如果这段时间里朕再到他的风吹草动,或者是辉阿哥的伤势有什么变化,那索相你自己思量着办吧。”

    屋子里李公公轻轻的哭声和皇上的叹气声让人感觉压抑,这时外面传报:“禀皇上,讲学士张英张大人求见。”皇上有些不高兴的说:“他这时候来干吗?传吧。”

    李公公轻声说:“王太医,您看到什么了?”王太医忙回答:“辉阿哥这鞭伤太重了,得立刻用药,而且担误了时间,怕是要留下疤了。”

    我感觉后背有凉凉的感觉,舒服了很多,太医帮我简单的包了下,说是一会儿会跟我去景仁宫帮我彻底包扎下就忙让我穿好衣服。

    我苦笑着,是啊,我还没有自保的能力呢,还装大头青。皇上接着说:“承羽,你今天出宫有没有跟太子说?”我摇了摇头。其实我这次出去应该跟监国的太子说一声的,但是我怕他问东问西的就自动省掉这步,看来皇上会训我了。

    皇上严肃的看着我说:“你这次受伤,就是因为你私自出宫,你自己也有责任。朕刚才没说什么,但是还是要罚你的。”

    皇上的紧张在我感觉却非常的良好,因为我知道他是真的关心我。而我也有幸趴在了这龙床上。

    想着应该是太医看到我的身体时,知道我是个女孩子吧。

    张大人忙说:“臣是来道谢的。今儿中午小女由奶娘带着在琉璃厂玩的时候走散了,后来家人再去找的时候回来说,是辉阿哥救了小女,可是辉阿哥去挨了鞭子。臣来除了道谢就是想问候下阿哥的伤的严重不严重。臣带来了些外伤药,还望能解阿哥疼痛。”

    看我醒了,她叫来了正在说话的老十和十二弟。

    皇阿玛脸色铁青着,看我实在说不出话来了,就冲老十喊:“朕让你看好你哥,他怎么成了这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皇上看了看他,看了看张英,看了看索额图,支着头kao在床框上,手指还不停揉着太阳穴。我想他现在也是头大了吧。我心里突然很过意不去,问题激化了。

    皇阿玛看着我俩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笑着说:“老十,你还真是疼你这哥哥啊,原来你也有这种心细的时候。”老十愣了一下低着头,脸都红了。而皇上笑的更开心了。

    老十一下子跪到皇上面前说:“皇阿玛你罚儿臣吧,儿臣没有保护好哥,儿臣愿意受罚。”说完头磕下就没有抬起来。

    皇上轻轻拍着我的头对我说:“承羽,去上里面的床上去,一会儿让太医帮你验伤。老十,你还愣着干吗?过来扶你哥啊。”

    皇上在外面怒喝一声:“索额图,说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老十把我放在床塌上,站在了索额图边上,只是冲他点了点头,而我则是趴在了桌几上。

    老十给我把衣服都穿好,心疼的看着我,他看到那伤了,真有那么惨吗?

    索额图当时就跪在那边对皇上说:“皇上,不能光十阿哥一面之辞啊,辉阿哥是男儿身,这一鞭子怎么会要了他的命啊。”

    索额图看皇上脸色稍好些,就试探的对皇上说:“皇上,其实额太也是为太子办差心急,才会冲撞了辉阿哥,他应该也不是故意的,还请皇上开恩啊。”

    老十到皇上的呵斥跪下把今天我们出宫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皇上冲索额图大吼一声:“索额图,这事情要怎么解决?”

    皇上看索额图的眼神越来越血腥,而索额图也越跪越低,最后坐在了地上。

    皇上微笑着说:“你知道跟纸条有关?纸条上写了一个字她。因为这个她字,朕才把事情推给了你。苏茉尔是想看你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原来老太太在试我。

    太医来了,老十把帘子放了下来。

    老十拿手巾帮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我真想不通我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