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幂摘下,露出一张年轻的脸,虽然也不难看,但和萧观音比,却如母鸡和仙鹤一般。【bao1iny】

    然而她的身手,疑比萧观音要高出倍,就在陈恪掀起她的面幂的一瞬,依古丽手掌一翻,一根钢簪倏地刺到陈恪胸口一寸处,看起来他要在劫难逃了!

    谁知此刻,异变再生,便铛的一声,那女子竟拿捏不稳,钢簪脱手而出。擦着陈恪的梢,插入塔壁三寸。

    没料到这种情形,女子以为见了鬼,但不容她去探究,陈恪那愤怒的拳头便轰然而至!

    女子的武功极高,但这塔顶一层地方太小,根本没有腾挪的空间,只得抬臂格挡。却没想到陈恪的武功也是极高,这含恨的一拳足以开碑裂石,何况一个女子的手臂?

    便咔嚓一声,她的右臂已然折了。伴着她的惨叫,陈恪虎扑上前,猛地一记抱摔,便将她重重摔在地上,尘土飞扬。女子的惨叫仅到一半,便硬生生变成了呻吟……

    “你是谁?!”陈恪像一头愤怒的老虎,怒吼道。

    女子想要挣扎,却现已被对方用一种很巧妙的擒拿手段控制住,浑身四肢都动不得。

    唯一能动的只有脑袋,她看到一物落地滴溜溜打转,定睛一看,才现竟是一粒念珠!

    原来打掉自己必杀的兵刃的,竟是一粒从外射来的念珠,这可是十二层的高塔呦,外竟然有人!

    女子心头有一万只乌鸦飞过,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那就去死吧!”陈恪了然,这只是一件工具,杀人的工具而已。然而他此刻却想杀人!

    但他那含恨的一拳,却被人稳稳接住。面容如玉的玄玉和尚,出现在灵感塔的顶层。他一手托着陈恪的拳头,一手还竖起单掌。宣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佛祖舍利之塔,岂容造成杀孽?”当年吴越王降宋,将癰王寺供奉的一颗佛祖舍利进献给大宋,太祖便命将其供奉在开宝寺中,19ㄐ蘖苏庾高塔收纳佛舍利?

    “哼……”不看佛面看僧面,陈恪愤然收手。

    下到九层处,萧峰已经被一众侍卫控制住了。

    是以看到陈恪安然恙下来。< >萧峰并不意外,只是有些嘲讽的笑道:“学士还真是小心呢,想不到大宋一个四品官,身边的护卫竟如此之强。”

    “你只是恰逢其会罢了。”陈恪淡淡道。陈希亮遇刺,蹴鞠场爆炸,这一系列的事端说明赵宗实等人已经丧心病狂了,陈恪还不想早死,岂能不多加防范?尽管这次,他几乎被萧峰骗过,以为真是萧观音相约。但以他今日肩负之重任,岂能贸然身处险地?

    宝塔这种狭窄逼仄的空间。是刺杀的最佳场所。尽管陈恪没想到‘萧观音’会杀自己,但他得防备赵宗实的人,利用这个机会,来一出‘铁塔刺陈’!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再正确不过。

    不过玄玉向来是跟在齐王身边的,只是担心陈恪的侍卫,在佛门清静之地大造杀孽。才跟了过来,临时担负起陈恪的守卫任务。

    透过户看一眼蜿蜒壮丽的黄河,陈恪深吸口气。平复下情绪道:“谁指使你的?”

    “是我自己决定的。”萧峰是条磊落的汉子,虽然被擒,没有乞怜没有失态,平静如水的答道。

    “为什么?”陈恪冷声道。

    “你自己清楚!”萧峰冷笑道:“你不死,我们全族早晚都要被那蠢女人害死!”契丹人一共两个姓,姓萧的部族有成上,并非所有姓萧的都是一族。

    “……”陈恪竟言以对了。这萧峰要杀他的理由,确实很充分……站在萧峰的立场上,摊上那样不省心的皇后,除了把‘奸夫’干掉,还有什么好办法,能让她停下幻想?

    “她现在在哪?”

    “自然在我大辽按钵。”

    “放屁,”这下轮到陈恪冷笑道:“她若是没来汴京,你上哪找那身衣裳去?”

    “……”萧峰沉默片刻,方颓然道:“我就知道,你已经猜到什么了。”

    “我其实不想知道。”陈恪淡淡道:“但一个女人,能冒着这么大风险,不远万里来看我,我是一定要见一面的。”

    “别自作多情了!”萧峰的脸涨得通红道:“皇后是追随陛下而来,不放心陛下只身犯险,要与他生死与共……”看着陈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恨恨的嘟囔道:“天下竟有这样蠢的疯女人……”

    “是啊。”陈恪长叹一声道:“我也想问问她,为什么这么蠢。”顿一下道:“不说她了,那是我和她的事情,现在算算咱俩的账吧。”

    “你杀了我吧。”萧峰轻声道。

    “你知道我不能杀你。”陈恪淡淡道:“我的身份决定了,必须让你安安稳稳离开大宋。”

    “真不知说你们南朝官员什么好,是尽忠职守、还是愚夫?”萧峰浑不知死道:“换了我们,定要快意恩仇的。”

    “在大宋当官,是快意不得的。”陈恪自嘲的笑笑,笑容渐渐冷酷道:“但我这人有仇必报的性子,是一辈子也改不了的。”

    “你放我回去,就别想报仇了。”萧峰冷冷道。

    “是啊,该怎么办呢?”陈恪轻拍着冰凉的砖墙,声音愈冷道:“萧大人的妻子很漂亮,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一个七十多的老娘。他们居住在南京城西的尚巷里,门口蹲着两个大狮子,其中一只缺了个耳朵,那是被你淘气的大儿子砸掉的……”

    “你要干什么?”萧峰他说的如此真实,不禁通体生寒。

    “我向你保证,十天之内,他们娘仨便会到汴京来跟你团聚。”陈恪转过头来,微微一笑道:“你信不信?”

    “……”萧峰想说不信,但对上陈恪那双森冷的目光,竟像被卡住喉咙一般。

    “你不说,就是信了。”陈恪的笑容更盛了,“但,与他们生聚还是阴阳两隔,就看你的选择了。”

    “你要我干什么?”萧峰咬牙道。

    “就一件事,保护那娘俩的安全。”陈恪看看外,对自己的婆婆妈妈很是奈,却仍淡淡道:“你的顾虑是有道理的,以她的性格,早晚要出事的。我既然知道,就不能坐视不管……”顿一下,心尖颤抖道:“何况还有我儿子。”

    “那是我辽国的皇子!”萧峰愤怒道。

    “我当然希望他一直都是,但万一有那一天,总不能眼睁睁等死。”陈恪叹息一声道:“不瞒你说,我在辽国开设商号,就是为了他……现在又加上了她。我的人可以收买你们皇宫的守臣内侍,但以金钱建立的关系,太不牢靠,若有你这位后族重臣相助,我想她们将来逃出生天的机会,应该会大很多。”

    “你告诉我这些,不怕我回去把你的商号一打尽?”萧峰冷声道。

    “你不会的,因为我是在用你的女人和孩子,交换我的女人和孩子。”陈恪淡淡道。

    “什么你的女人,那是我大辽的皇后!”萧峰这样的忠臣,很难接受一国之母移情别恋的悲剧。

    “她愿意为我生孩子,自然就是我的女人。”陈恪摇摇头道:“鉴于我的女人和孩子要比你的贵重,所以你的这条命,就算个添头了……”顿一下,他笑笑道:“现在让你做决定,太艰难了,这样吧,等你见到嫂夫人和两位贤侄再说吧。”

    说完便命人放开了萧峰,在侍卫的簇拥下,下楼去了。

    萧峰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九层塔上。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他原以为,陈恪只不过是的风流才子、鸿儒学者罢了,哪曾想到对方竟是头藏在林中的猛虎!

    陈恪明白告诉他,我这就要去拿你的妻儿,根本不在乎你有何办法阻拦。因为论如何,十天之内,你一定能在汴京见到她们!

    萧峰现自己,竟毫不怀疑这点……

    从塔上下来,连玄玉这样的和尚,都难以置信的八卦道:“你这家伙,真跟辽国皇后有一腿……”说完连宣佛号道:“罪过罪过……”

    一众侍卫也以限崇拜的目光望着陈恪,他们是到过辽国的,知道萧观音是辽国第一美女加第一才女,在辽国人心里,那是神仙妃子般的存在。如今这位萧后,竟然为了见情人一面,冒着生命危险,不远万里跑到大宋来!

    大人简直是……太太太臭屁了!

    “那只是个美丽的错误。”陈恪苦笑一声,恶狠狠威胁道:“今日之事,谁敢传出去,死啦死啦地!”

    “那太可惜了……”玄玉和尚叹口气道:“只能在心里臭屁。”

    “你这个和尚,这辈子没法成佛了。”陈恪恨恨道。

    分割

    争取再来两更,先写一更看看哈。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