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正在二堂中说话,陈忠快步进来,低声禀报道:“开封府派兵,围了文相府,说是奉命保护文相公!他们还把咱们府上也围了,只没想到已经空了……”

    汴京城内还有非皇城、殿前二司的武装力量存在,那就是开封府所辖的巡铺兵。负责日常捕盗、消防、甚至扫街,不受三司所辖,甚至称不上军队,但遍布全城的巡铺加起来,也有三人之多!

    “既然他们出动军队,我派一营兵去解围便是!”狄青闻言拍案道:“那些巡铺兵不过乌合之众,一哄即散!”

    “杀鸡焉用牛刀。”陈恪却摇头道。巡铺兵严格说也算不得军队,只能算是保安团吧……

    “仲方,不要过犹不及!”狄青皱眉道:“你不是要让文彦博唱主角么?眼看宫里就要开门了,休要耽误了大事!”

    “呵呵,元帅安心。”陈恪并不意外,笑道:“杀鸡不用牛刀,但可以用杀鸡刀。”

    “杀鸡刀?”狄青目光一凝,他想不出陈恪手里,能有什么武装力量。

    “元帅忘了你的皇家武学院么?”见狄青不相信,陈恪只好交底道:“下官可是你指定的第二任院判,至今已经三年了。”

    “你是要……”狄青恍然,对自己一手创建的武学院,他自然十分关注,知道如今院中有近四武学生,按说最早的一批,今年就该参加武举了。但陈恪奏请将武举考试放到秋天,并一年一比,和文举区别开来。此议得到了官家的首肯。是以目前武学院有四个级部,学生人数达到顶峰。

    “这不是胡闹么。”但狄元帅并不赞同,摇头道:“他们是珍贵的种子,万一无谓死伤了怎么办?”

    “我教出来的是军人,不是花瓶。元帅都说对方是土鸡瓦狗了,不正好给他们练练手?”陈恪前半段话还算豪迈,后半句就露出阴谋家的本色来了:“何况不让这帮小崽子上阵。他们家里怎么能老实?”

    “……”狄青无语了,看来自己确实不是耍心眼的料。虽然陈恪在武学院,十分重视招收平民子弟,但武学生中大半还是将门子弟……谁让不上武学就没法考武举呢,考不上武举就很难提拔。

    现在陈恪把武学生们拉上场。并不是手里没别的牌。而是要让他们的父兄,和赵宗实一党彻底割裂!

    从白虎堂中的一幕幕,便知道这是很有必要的。狄青这个堂堂的殿帅,手里还有皇帝亲笔诏。竟然只能获得一干老部下的绝对支持。就算那些当时两不相帮的,如果走出白虎堂的是韩相公,定然也就加入赵宗实一党了。

    所以想让汴京城内的十万禁军话的待在军营里,只靠狄元帅一纸将令、几句忠言怕是不牢靠的。现在陈恪把那些将门子弟拉上场,无疑就保险多了……将门就算不支持赵曙。为了自家子弟,也不会再挺赵宗实了。

    陈学士算计起来,真是要把人算到骨头里,狄元帅不寒而栗的想道。

    ~~~~~~~~~~~~~~~~~~~~~

    文相公府,坐落在都亭驿西边的董太师巷里,是一座高墙大院、乌头门高耸的府邸。

    此刻天光微亮,相府前后门前依然火把通亮,数百名开封府兵丁,将相府大门围得水泄不通。

    相府中自然也有兵丁护卫。一个个手持刀枪守住门口,神情高度紧张。可是对方根本没有进攻的意思,他们只是奉命‘保卫’相府,不许任何人进来,也不许任何人出去。

    双方隔着门对峙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外面的赵宗晖是不急的,今天他的任务,就是不让文彦博进宫,完成了就是大功一件。

    里面的人却急坏了。相府大厅中,文彦博的子侄、门客或坐或站。一片焦虑之情。

    文相公虽然穿戴整齐,在主位上安坐如山,心里也很不踏实……

    两个时辰前,他在睡梦中被陈恪叫醒。是真的叫醒——堂堂大宋状元,竟然翻墙越户,直接摸到他的卧房来了。

    ‘你妹的,这还是文官么?’想到这,文彦博摸一摸自己的脖子,暗道陈三这厮要取我的性命,岂不易如反掌?

    当然陈恪不是为了来吓唬他的,而是情况万分紧急,不得不如此隐秘前来。

    得知宫里大变,文彦博惊呆了,但他很快定下神来,只穿着裤衩,与陈恪在卧室里咬起了耳朵根。两人都是才智超绝之士,盏茶功夫,便将应变之策定下,简单说就是四个字,文主内陈主外!

    文彦博负责宫内,阻止赵宗实矫诏篡位,陈恪负责宫外,控制汴京城防。就像陈恪跟狄青所说,控制了汴京城防,便立于不败之地,但这一局是小胜、完胜、还是横扫,还得看宫里的斗争结果!

    交代完了,陈恪便匆匆离去,文彦博则穿戴整齐,在净室中焚香打坐。他十分清楚,就像澶渊之战之于寇准,太真之交之于吕端,接下来将是自己一生最高光的时刻!

    自己在接下来一天中的表现,定将被后人反复评说,他们甚至会以这一日之偏概我一生之全,我文某人在史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全看这一天了!

    我要拿出全部的精气神,和韩琦来一场巅峰之战!让天下人看看,谁才是天圣五年进士集团中的最强者!

    然而距离出门还有半个时辰,竟出了这样的事情……

    府内外的联系被掐断,文彦博不知道殿前司那边的情况,又见对方明目张胆的包围了相府,一颗心不禁揪成了一团……莫非陈恪出了什么状况,莫非狄青那厮罔顾皇恩,投靠了潞王?还是说他无力掌控殿前司,已经被人夺了权?

    作为当年迫害狄元帅的元凶,文彦博自然对狄青极不信任,也正是这种不信任,才让他产生深深的不安……

    除了鄙视敌情之外,文彦博也不禁自惭,果然百无一用是生。这些平日在他眼中,如蝼蚁般区区巡铺兵,竟把他这个堂堂大宰相,堵在家里施展不得。

    要是就这样困坐到赵宗实登极,自己才真要沦落为笑柄了!

    想到这。文彦博摸了摸自己的腰带。暗道,士可杀不可辱,到时候也只能上吊了……

    ~~~~~~~~~~~~~~~~~~~~~~~~~~~~~

    就在文相公都有上吊的心思的时候,一阵密集的跑步声响起。又一支庞大的队伍接近了。

    “你们是哪部分的?”到响声,守在街口的开封府巡检大声问着,带着一票手下迎了上去。

    夏日夜长,已经能看清对方的衣着了。开封府兵丁便见这些人,身穿着长袍短衫。全作老百姓打扮。但是看他们那整齐划一的步伐、还有杀气腾腾的气势,哪里是普通老百姓?

    再说,老百姓手里能有长枪、大盾、马刀、还有弓弩么?

    看到那些寒光闪闪的制式武器,巡检一下子瞳孔紧缩,赶紧吹响了警哨!

    那哨声尖锐的响起,却又戛然而止,那巡检便猝然倒地。

    倒地的瞬间,他难以置信的低下头来,只见自己的胸口。已被一柄飞刀贯穿……

    再看那支队伍的两名头领中,一个面若桃花的美男子,已经又将一柄雪亮的飞刀拈在手中。

    “娘娘腔,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边上的一个国字脸的年轻人摇头道:“飞刀是贼用的。我们当兵的都是用这个的!”说着将手中的弩箭端起,一扣扳机道:“射!”

    他身后的一排弩弓手早做好准备,闻言纷纷扣动扳机。

    弩箭飞射,巡铺兵们应声倒了一片。他们不过是混口饭吃的杂兵,哪里想过会把命丢了。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唉。简直是杀鸡用牛刀。”那国字脸叹了口气,不愧是陈学士的好学生。

    几年时间里,这群武学生早被陈恪洗脑,陈恪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会眼都不眨一下。因为那些眨眼的,都被陈院判踢出学院了。

    是以接到院判命他们以便衣,保护几位重点人物的命令后,武学生们毫不迟疑,赶紧换上便服,打开武库,将盔甲套在里面,拿上趁手的兵器,便在陈恪侍卫的引导下,往城中各处进发。

    来文相公府上的,是穆易乔率领的一队,在得知有开封府兵包围相府后,王山又率队前来增援。两队人马汇合一处,直扑董太师巷。

    乌合之众般的巡铺兵,哪里是这些苦练打熬出来的武学生的对手?在射倒了把守街口的兵丁之后,其余兵丁便往巷子里逃窜,一边逃还一边大喊道:“快跑啊,反贼杀过来啦!”

    一有反贼,相府门口的开封府兵登时大惧,赵宗晖声嘶力竭的令他们弹压。但被武学生们以锥形阵一个冲锋,斩杀十几条人命。赵宗晖个不知死活的,还骑在马上指挥,被穆易乔一柄飞刀射中心窝,登时从马下栽下来。

    府兵们见状反而如释重负,纷纷丢下兵器,朝巷尾逃命去了……

    武学生们虽然感到不过瘾,但命令高于一切,他们没有追击,而是在相府门口列队。

    里面的文相公已经得到禀报,慢慢戴上官帽,缓缓起身道:“出发!”

    尽管是阴天,但天光已经大亮。武学生们里外三层,有前哨有断后,还有在两边房上瞭望的,护卫着文相公的轿子,向宣德门行去。

    行进中,王山一边打量着周围,一边对身边的穆易乔道:“你是故意的。”

    穆易乔摇头道:“不懂你说什么呢。”

    “我说赵宗晖,是你故意杀的。”王山面无表情道。

    “当然是故意的啦。”穆易乔摇头道:“擒贼先擒王么,人家很棒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山冷冷道:“你杀他,是因为你认出他是赵宗晖。”说着压低声音道:“你是想让我们这些人,彻底断了跟潞王的指望。”

    “嘻嘻……”穆易乔掩口一笑道:“讨厌啦,什么都瞒不过你。”

    “你太小瞧我了。”王山冷哼一声道:“我是我,我家里是家里!”

    “其实我正是为你家里。”穆易乔面色一正,低声道:“你们家和潞王府瓜葛太深,若不杀他个兄弟,将来怎么跟他们划清界限?”

    “你个娘娘腔……”王山心中一热,多年的同窗。早已胜似兄弟。

    ~~~~~~~~~~~~~~~~~~~~~~~~~~

    今天不是常朝的日子,但政事堂、枢密院和秘省都设在宫里,是以诸位相公,并两府大小官员,以及随侍帝侧的诸位皇子、大学士。依然在宣德门前等候卯时开门。

    这样的日子没有御史纠劾。气氛本要比大朝时轻松许多,大臣们聊天问好,讲讲京里官场的笑话,等着开门后便各奔去处了。

    但今日的气氛却大不相同。这皆因昨夜今晨,发生的那些事。官员们已经知道,昨夜那颗红色的烟花,也知道开封府兵连夜调动,将文相公、陈学士等人的府邸包围。

    这不啻于一声惊雷。炸开在平静如水的京城官场。在场的大小官员胥吏,少说也有大几百人,没有谁不被撩拨得心神不宁,紧张万分!众官员忍不住交头接耳,叽叽喳喳议论一片。

    当然最紧张的还属赵宗实、王拱辰和吴奎几个。正如热锅上的蚂蚁,又似翘首的老鸹,焦急的等待韩相公到来……因为殿前司衙门封锁消息,他们竟还不知韩相公已经做了笼中之鸟。

    尽管他们自信,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俱在自己这边。但是因为韩琦不到,得不到殿前司衙门里准确消息,赵宗实似觉心中有些岔气。人心里慌了,有时候不想说话,有时候又特想找人说话。

    赵宗实便是后一种。他踱步到几位馆阁学士身边,笑道:“诸位聊什么呢?”

    几位学士赶紧作揖相见,风度翩翩的翰林学士冯京道:“正要问问王爷呢,说昨夜京里颇不寻常。开封府巡铺兵连夜集结,把文相公和陈学士等几位重臣的府邸包围。不知是否确有此事?”

    赵宗实本只是寻个话头,道个开场白,却不想引来冯京一番一板的询问。他没法回答这些问题,但又不得不敷衍,勉强笑道:“奉旨办差而已,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奉旨……”冯京却更加奇怪道:“什么旨意?下官为何没说。”他是内制官,皇帝的首席秘,有此一问也算正常。但赵宗实那样回答,分明是不想细说的意思,他却非要刨根问底,心思就颇可玩味了。

    “……”赵宗实这才意识到,这厮是在质疑自己,再看看旁边的几位学士,都把耳朵竖得尖尖的这场谈话。登时,他本就焦灼不堪的心里,蹿起了无名之火,遂冷冷答道:“冯内翰这个爱打的性子,怕是不合适掌握朝廷的机密要务吧?”

    冯京虽然长得白净,但一点不怕他的夹枪带棒,淡淡一笑,正色道:“事君之臣,不容苟免偷安、垂头塞耳。昨晚宫里到底发生了何事,大家都猜测纷纷,文相公身为宰相,竟又被不明不白的包围。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人图谋不轨,相机作乱!”

    “冯当世,你狂悖!”赵宗实的脸一下煞白煞白,也不知气得还是吓得。王拱辰勃然变色道:“竟胆敢污蔑王爷!”

    “王枢相,不是我老唐说你,”唐介虽然不在大内办公,竟也出现在宣德门前。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拱辰道:“不要到人家咳嗽一声,你就喘粗气。冯内翰没指名没道姓,你着急跳出来干什么?这不帮王爷倒忙么?”

    唐介的毒舌在宋朝可以排前三,这位老兄素来话不多,但一句就能把你噎死。

    王拱辰气得七窍生烟,好在老唐也没专骂他,转过头来又对冯京道:“你也是,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跟毛头小子是的。有啥好担心的?是非曲直,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这大宋朝的江山,乱不起来!就算有心术不正之徒,也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起先赵宗实以为唐介是各打五十大板,谁知道他竟是指桑骂槐!得他脸色铁青,一颗心更是惊惧莫名……大臣们不都是支持我的么?怎么一个个都对我敬而远之,充满戒备?唐介、冯京这样侮辱于我,怎么没人出来替我出气呢?

    原因很简单。只见天街尽头,一顶大轿稳稳落下,文相公缓缓下轿,面无表情的行了过来。

    文彦博怎么来了?顾不上旁的情绪,赵宗实惊恐的与王拱辰、吴奎对视。是哪支军队为他解了围?难道韩相公失败了?

    这时赵宗球才匆匆跑来。赵宗实忙走到一旁。赵宗球赶忙将陈恪出动武学院生。杀死了赵宗晖,救出文彦博的消息告诉他。

    “韩相公那边呢?”赵宗实心下稍定,还好,出动武学生。只能说明陈恪手里已经没牌了!

    “没有消息,韩相公进去后,便再没消息传出来。”长随小声道:“这将近一个时辰,只有陈恪的一个亲卫进去了,其余再无任何人进出殿前司。”

    “……”赵宗实掏出手绢擦擦汗。心里一阵阵抽搐,暗道,怎么像是要坏事的节奏啊?

    这时候,景阳钟响,卯时到了。只得三通鼓响,宣德门缓缓洞开,禁军旗校手执戈矛,如墨线般行出,在门洞两侧排列。

    紧接着。一名有些面生的老太监迈步出来,缓缓道:“传皇后懿旨,宣潞王入宫晋见。”

    “怎么办?”赵宗实看看左膀右臂,满头大汗道:“韩相还没来呢?”

    “不能等了。”王拱辰心下已经了然,面色阴沉道:“只怕韩相公那里遇到麻烦了。”

    “啊?”赵宗实的白脸又绿了。

    “慌什么。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吴奎也在一旁咬牙切齿道:“还想反败为胜,唯一的法子,就是王爷这就进宫,搞定那个老太婆。让她来宣读遗诏!”

    “是啊。”王拱辰也附和道:“只要这边大局已定了,韩相那边就不成问题了!这样胜利还是属于我们的!”

    赵宗实下意识摸一下自己的怀里。那里有昨夜连忙拟好的‘遗诏’,面色一阵急剧变幻,方狠狠点头。他想龙行虎步走进宣德门,谁知脚下像踩了棉花似的,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到宣德门下。

    “王爷请上轿。”那老宦官他自然认识,是坤宁殿的总管太监,若非如此,他都没有胆量走这一遭。

    在众官员目光复杂的注视下,他坐上抬舆,进了皇宫好久,方小声道:“王公公,什么情况?”

    “官家病危了……”老宦官小声道:“娘娘叫王爷进去,可能有事要说。”

    到这话,赵宗实竟连悲痛的表情都忘了摆,紧张的双手握住轿杆道:“官家还能说话么?能动弹么?”

    老宦官摇摇头,低声道:“行将就木了……”

    “可有遗诏?”赵宗实的心提到嗓子眼。

    老宦官依旧摇头,赵宗实才长出口气,眼看就到了会通门……过了这道门就是禁内!

    希望就在眼前了!

    赵宗实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铁青的脸颊上又慢慢上了一点红润。老宦官刚要回头跟他说点什么,却瞳孔一缩,竟望见一名身穿蟒袍、腰缠语带的大臣,也不紧不慢的跟了过来。

    “文相公,”老宦官一嗓子,把赵宗实吓得一哆嗦,“你怎么跟来了?!”

    面对老宦官的质问,文彦博心中一叹,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自从他得知韩琦要缺席后,便像吃了牛鞭虎鞭豹子鞭,苦等了一夜,却被小情人儿放鸽子的少年一样,欲求不满、怅然若失!

    没了韩琦来打对台,这还是决战么?只能是一边倒的屠杀……

    ~~~~~~~~~~~~~~~~~~~~~~~~~~~~

    “本相去见官家。”感慨归感慨,文相公没忘了自己的初衷。他冷冷的看那老宦官一眼,“需要向你通报么?”

    “官家病了,现在不见外臣。”老宦官道:“文相公请回吧。”

    “你是哪里的宦官,”文彦博冷冷道:“福宁殿里有你这一号么?”

    “咱家是坤宁殿的管事牌子。”老宦官是曹家的家将,在西夏战场上伤到了命根子。当时因为郭后的前车之鉴,曹家把他派到曹皇后身边保护。多少年来不显山不露水,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现在皇后在福宁殿中侍疾,让老奴出来传旨。文相公若是不信,待会儿我叫福宁殿的总管出来见你。”

    “不必了!”文彦博冷声道:“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病成什么样,必须要朝廷知晓才行!不管谁出来。本相都必须面见官家才行!”

    “刺探宫闱,也是宰相的职责?”老宦官也不是善茬,冷冷顶上道。皇宫内部的事,轮不到你们宰相说话,该干嘛干嘛去。别给自己找祸!

    这话他说得理直气壮。会通门里外两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未经通传,外臣不得擅入,这是铁律!

    之所以要彻底分离开。不光是因为老百姓所想的,皇帝怕被戴绿帽。更是为了安全起见——有人身安全,更有政治安全。

    古往今来,能不需通传,随意出入皇宫的。只有董卓、曹操等乱臣贼子!

    在老宦官看来,文彦博以宰相之尊,处嫌疑之地,当然不能破这个例!

    谁知文相公实非凡人,只见他把脸一拉,朝那老宦官劈头盖脸的训斥道:“当然是宰相的职责!官家身系社稷安危,生病则社稷不安。宰相为社稷之臣,有社稷之责,岂能只让你们这些奴辈出入禁阅。却不让宰相知道天子起居,你们想学唐朝的太监么?!可惜这是大宋朝!”

    他的嗓门是如此之大,不仅震得那老宦官和赵宗实两耳嗡嗡作响,还把一众官员引过来了……宫里情况未明,他们哪有心思上班?起先远远缀在后头。不好上前,现在见文相公发飙,便全都凑了过来。

    见人越来越多,赵宗实心下极度不安。硬着头皮道:“都消消气,王公公照宫里的规矩办。文相公说得也有道理。不如这样吧,让孤先做个代表,进去看看……”

    “不行!”老宦官还没松口气,便文彦博断喝道:“王爷不能单独进去!”

    赵宗实把脸一拉,冷声道:“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我这个做儿子的,去见自己的父亲,还要你个臣子批准?”

    “若是官家安好,为臣者自然不该多嘴!”文彦博冷冷道:“但是官家现在情况不明,又没有立太子,王爷现在孤身进去,将来发生些什么,让人说不清道不明,还是要避嫌的好!”

    “你狂悖!”赵宗实气得险些背过气去,一旁的王拱辰忍无可忍,暴喝道:“你敢污蔑王爷!”说完心里嘀咕,我怎么又重复一遍?

    “事关社稷,不可轻忽。”文彦博刚要啐他,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官员插话道:“文相公身为宰相,当然丝毫不敢大意。当年先帝继统前,吕正惠公在福宁殿里直接登上御榻,把先帝的衣服解开,仔细察看他的身体,来确认是不是皇太子本人。这次确认之后,由于还要君臣分开进入大庆殿,上殿之后,吕正惠公又挑开帘子,再次确认是皇太子本人,才率百官参拜!”

    顿一下他沉声道:“可见事关社稷,任何风险都不能冒,必须慎之又慎!”

    “司马光,你闭嘴!”吴奎见一个文彦博还不够,又来个光光,色厉内荏的吼道,“相公们说话,有你插嘴的地方么?”

    吴奎肯定不知道,这位貌不惊人的‘同修起居注’,论智慧和战斗力,竟还在文相公之上,只是这年月还没轮到他来唱主角罢了。不过要是这种时候不抢戏,就愧对他古往今来第一政治高手的招牌了。

    只见司马光面对着吴奎,不卑不亢,像一位正义的天使,一字一句道:“社稷安危,匹夫有责!我有什么不能言?”说着提高声道:“如果王爷就这么进去了,却不让宰相在旁。那么过上一会儿,禁中出寸纸以某人为嗣,谁能分清到底是官家的意思,皇后的意思,亦或是王爷的意思?更甚是这位公公的意思?”

    此言一出,宗实一党哑口无言,那边文彦博眼前一亮,心说这小子比我行,老夫费了半天口舌,还不如他这一击来得致命!

    ~~~~~~~~~~~~~~~~~~~~~~~~~~

    不是你嗓门大,地位高,人家就一定你。尤其是这种你死我活的关头。话要说到点上去,让对方无话可说,才能化被动为主动!

    司马光的意思很明确——现在皇帝病了,而且肯定很重,谁知道会不会驾崩?要是让你就这么进去。到时候大宋的下一任皇帝。可就说不清,到底是谁决定的了!

    事关下任皇帝继位的合法性,谁敢打一丝马虎眼?

    哪怕你心里一百个不以为然,嘴上也不敢否认!

    赵宗实几个面面相觑。竟不知该怎么反驳了,那王公公硬憋出一句道:“我看你净胡说八道,说什么吕正惠公解开先帝的衣裳,查看他的身体特征!吕端又不是太子妃,怎么会了解先帝衣服下的特征呢?”他想通过抓住司马光的错误。彻底否定他的言论。

    “无知者无畏。”司马光轻蔑的看他一眼,冷声道:“那是因为太宗陛下早就私下里对他说过:‘与太子问起居!’太宗皇帝早有准备!”

    “……”王公公登时灰头土脸,敢跟历史大拿较真,那真是自找没趣了。

    谁知司马光却不依不饶,只见他从袖中掏出一本册子道:“文相公之所以如此锲而不舍,皆是因为官家也有准备!如果尔等再加阻拦,下官拼着被治罪,也要当众宣读一段起居录了!”

    此言一出,场中再次哗然。局面被司马光彻底扭转,赵宗实几人被挤兑的不敢开口,唯恐这厮真读出什么要命的东西!

    尽管起居注上所录的皇帝言行,跟上谕是两码事。但起居注的记录,起码可以佐证文彦博行为的合法性!

    王公公看看赵宗实。意思是要不就强行进去,让侍卫把他们拦在外头就是?

    赵宗实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开什么玩笑?都到这份上了,我要是再进去。就算太后宣布了遗诏,他们也会说是假的。难道你不知道。政事堂有封驳之权么?”

    封,是封还皇帝失宜诏令,驳,是驳正臣下奏章违误。

    宋承唐制度,凡诏敕须经门下省,如认为有失宜的诏可以封还,有错误者则由给事中驳正!

    很显然,按照现在的节奏,就算遗诏出来,文彦博也一定会封还的!

    如果韩相公在,如果已经掌握了军队,自然不需要鸟他。可现在偏偏韩相公不在,军队也没到手!自己哪有以势压人的本钱?

    见赵宗实没反应,王公公心知不妙,只好说一声,“咱家进去请皇后懿旨。”说完便赶紧闪进宫去。

    王公公快步走到福宁殿,进了御堂,便见皇后正坐在龙床边出神。

    到脚步声,曹皇后缓缓转过头来,声音暗哑道:“十三呢?”

    “没进来……”王公公小声将门口发生的事情,言简意赅的讲给皇后。

    “韩琦不在?”到这个消息,曹皇后的心猛地一沉,竟有方寸大乱之感。

    其实她之所以想支持赵宗实,并非因为什么感情。就算原先有感情,也早被那一碗年灵芝长寿汤,浇得干干净净了!

    曹氏是恐惧‘僭害先帝’的罪名,她知道,只有赵宗实登极,自己才不会背上这样的罪。而自己到时身为太后,他也不敢灭口。要是换了赵曙当皇帝,肯定会严查此案,然后用这个唯一能伤害到堂堂太后的罪名,将自己赐死。

    谁愿意当了皇帝,还有个后妈碍眼?

    但那得是赵宗实胜券在握的情况下才行。她毕竟是个妇道人家,多少年来,谨守宫眷本分,从不往国事里搅和。现在想要主导国本,实在是势不得已,为求自保而已。

    如果赵宗实都自身难保了,又何谈给她保护?

    想来想去,曹氏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时间,她是又惧又急又六神无主,百般煎熬之际一股心火涌上,竟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老宦官赶紧扶住皇后,大声叫太医进来。太医号脉之后,擦擦汗道:“娘娘并无大碍,只是忧虑过重,心火太旺,一时承受不住。将息一阵就好了。”

    于是让人端了一碗蜜枣汤,老宦官为皇后灌下。少顷,曹氏悠悠转醒,闭着眼,喝下几口温汤,却仍感觉头疼欲裂,浑身乏力。好一阵子才短促一叹道:“让他们都进来吧……”

    -----------------------------分割-------------------------

    这么长的章节,检查一遍竟用了25分钟。看来还得一天……

章节目录

一品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一品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