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齐璋。不用抱歉。没了你,我现在过得挺好的。有了新的男朋友,待会儿他来接我。”曾凡不希望看到这种场景。

    即便分手了,她也希望那个自尊自傲的少年无所畏惧走下去。她们是两条相交又分离的线条,各生安好也罢。

    “什么?”齐璋有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是怎么样的人?对你好吗?”齐璋居然有点哽咽。

    “曾凡!”没等曾凡回答,就看见霍晨阳依旧芝兰玉树的身影。

    “他对我挺好的。”曾凡微微一笑。“我先走了。”伸出手来跟齐璋道别。转身投入霍晨阳的怀抱。

    见到这一幕,华韵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她这辈子做过最龌龊的事就是因为齐璋。她也知道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齐璋经常魂不守舍,心不在焉的。她更对不起那个女孩儿。

    不过看她现在神采飞扬的模样应该过得还不错吧。华韵曾经嫉妒她,现在只想祝福她。也祝福自己,能跟齐璋好好的。

    “怎么了?”华韵大气走过去牵起他温热的大掌。

    海归医生(十四)

    海归医生(十四)

    “怎么?旧情人?”霍晨阳给她系好了安全带,似乎有点醋意?

    “你管这么多?”曾凡不满他那种眼神,好像什么都知道。

    “我不能管?”霍晨阳也不舒坦了。“我是你的谁?”这可是关于地位的大事儿。

    “谁也不是!”曾凡嘴硬道。其实这段时间他为自己做的努力和退让曾凡看在眼里。不知怎么,就是不愿意让他轻易得逞。尤其是他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态度。

    上次曾凡去医院找他,一堆莺莺燕燕绕在她的周围。都是年轻的小护士,那脸蛋儿,要多水嫩多水嫩。哼!她才不要搭理这个老男人呢!

    “再说一遍!”霍晨阳好像生气了。声音都低沉不少。掐着她的柳腰,手伸到她的咯吱窝。挠得曾凡笑得花枝乱颤的。

    “别闹,霍晨阳,你给我松手!哈哈!”刚才那点满上心头的酸酸的味道现在是彻底不见了踪影。

    “快说!我是你的谁?”霍晨阳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趁乱还去触碰曾凡的敏感部位。

    “走开!你这个臭流氓!”曾凡一把将霍晨阳推开。将身上乱糟糟的衣服整理好。

    谁知霍晨阳居然重重压在曾凡身上,让她动弹不得。目光熊熊如炬,似乎今日曾凡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事儿就结不了了。

    “我是你的谁?”霍晨阳紧紧盯着她。嘴唇凑在她的耳边,温热的吐息喷在她的耳畔。

    突然曾凡莫名的心悸,心脏如同怦怦乱跳的小鹿。曾凡呆怔了。

    “是不是你的男朋友?”霍晨阳终于说出了口。

    那瞬间,曾凡好似被蛊惑了。下意识地点点头。

    “有没有权利问你?”霍晨阳再次布下陷阱。

    “有。”这么优秀的男人在自己面前,不动心是不可能的。曾凡到底也是一个平凡女人。

    有人说,权势是最好的春药。可是霍晨阳的相貌,身材,无微不至的关系,给人绝对的领导感。这是成熟男人才有的魅力。曾凡早就无声无息在其中沉沦。

    “以后不要和前任藕断丝连。这样不既耽误他,也耽误你。”要是别人说这话,曾凡肯定觉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即便她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说出来就是不一样。曾凡心里暖暖的。

    “嘿,你开车去哪儿?”曾凡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

    “去我家。”霍晨阳说道。“你不想我你的身子也想我了。”驾驶座的男人扯了扯嘴角,笑得不怀好意。

    “霍晨阳!你流氓!”曾凡脸上又是一片红晕,如同刚刚熟透的西红柿。鲜艳欲滴。

    霍晨阳随她骂去。到床上也只能嗯嗯啊啊了。没有回复,霍晨阳默默踩下了油门。

    三个月,时间不长不短。齐璋面对华韵总是不坦荡。她的好,齐璋看在眼里。原来感情不需要什么轰轰烈烈的结尾,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慢慢遗忘。

    浴室的门开了。齐璋首先注意到的是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

    齐璋的h!他和曾凡是没戏了,不如各自安好!

    海归医生(十五)

    海归医生(十五)

    这些日子,几次华韵有过类似暗示。都被他身体不舒服,或是工作太累了的理由含糊过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只要自己还没有和华韵发生过关系。他和曾凡就有可能。

    今天一见,原来只是自己自欺欺人。他的心还留在往昔,两人之间早已轻舟已过万重山了。

    那个人他也听说过。挺好的,情史磊落,家世清白。他看她的眼神,让齐璋也自惭形愧。

    也许自己放手也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她是个好人,明明是他伤了人,两人之间的情分早已寥寥无几。齐璋不该自己凑上去加戏了。如她所言,不要辜负了面前的人才好。

    华韵紧紧拽着胸前的浴巾。闺蜜告诉她,男人就喜欢床上浪的。也许她该放松点。

    在此之前,华韵想过一万个勾引齐璋的方法。一触到他眼里的空明躲闪,万丈信心都不见了踪影。

    华韵觉得自己应该将浴巾随手一扔,让后骑在他的身上。

    他就是那么斜斜地躺在床上,长腿一伸。端的是漫不经心。轻飘飘看了一眼华韵,她的心都颤上了几分。

    华韵不是不懂齐璋的犹豫。要是那个人一个横亘在他们生活之中,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受不受得了。

    也许自己也该往前走了。那天打了曾凡的电话。她说她挺好的。齐璋想,也许强颜欢笑。今天还有上次看见那个男人,会给她绝对的宠爱。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已经回不了头。

    华韵羞羞一笑,居然觉得有点尴尬。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甚凉风的娇羞。

    “过来!”齐璋一阵心悸,朝她招招手。

    华韵一点自尊没有的走过去。站在齐璋面前,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她的手足无措齐璋看在眼里。她的小动作齐璋也知道。齐璋最初是有点反感的,久而久之,又想,何必呢。如同这是她想要的,如同这是自己能够给的。齐璋不是铁石心肠,今天要了她,齐璋就不会想别人。

    齐璋一把拉过她的手臂,华韵一个不防,摔倒在齐璋怀里。华韵一声惊呼,然后紧紧勾住了齐璋的脖子。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抱她。

    这是齐璋第一次认认真真看她的模样。弯弯的柳叶眉,长睫微微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