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凡就将门推开了。开门的时候两具身体抱在一起。

    霍晨阳看见来人,竟然有点心慌了。赶紧将人推开,跑过来拉起曾凡的手。

    海归医生(十八)

    海归医生(十八)

    曾凡是想甩头就走,可是见着了霍晨阳这么一个人居然也有手足无措的时候,还是顿了顿脚步。

    这不是曾凡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倒也不十分慌乱。对面的女人穿着职业套装,带着流苏的裙摆尽显女人风味。抹着大红色的嘴唇微微翘着。虽是看着自己,曾凡能够体会到她眼神中的轻蔑。

    “怎么?她就是你的女人?”现在不需要曾凡体会,她的敌意已经非常明显。

    “凡凡,你别理她。”霍晨阳对着曾凡使了一个眼色。“是我女朋友,也是我未来的老婆。”

    “呵!”女人一声冷笑。“她可不像你以前的口味吧。”

    曾凡感觉到霍晨阳将自己的手拽的越发紧了。想挣开却无能为力。

    “晨阳,我们也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怎么着,也该介绍介绍吧。”女人倒是无所顾忌。

    霍晨阳咽了口口水。“这是曾凡,我女朋友。那是方清,一个朋友。”霍晨阳言简意赅,可是有人却不满意了。

    “也是他初恋女友哦。”方清对着自己抛了一个媚眼。

    曾凡想劝自己大气点儿,可是嘴角怎么扯也扯不起来。干脆就让场面这样僵持着。反正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方清见曾凡来了,心里生着闷气呢。本欲排挤曾凡两句,见了霍晨阳越发凝重的表情。知道今天也讨不到什么好。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霍晨阳不是个会隐瞒的人。他年纪大了,资历也不浅。知道这种事情要是隐瞒了,到时候曾凡从别人那儿听到自己只会更难做。

    “你等我一会儿,我先把工作做完。所有事情晚上跟你交待。”

    曾凡坐在他的办公室。宽慰自己,谁没有一个前任?自己不是还有齐璋吗?真的不要想太多,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

    想着想着居然坐在他的椅子上睡着了。

    “凡凡?”霍晨阳轻声唤道。

    听到耳边的呢喃,曾凡睡眼惺忪地睁开了。天居然已经黑了。

    霍晨阳带着曾凡到了她喜欢吃的四川火锅。虽然容易上火长痘痘,但这依然是曾凡的最爱。

    “你知道,她们家小时候住我家隔壁,从小就是一起玩耍。后来两人在大学时在一起了一阵时间,因为她要出国,我不能接受异地恋。所以就分手了。”霍晨阳说的简洁,不过这个答案显然不让她满意。霍晨阳补充道:

    “其实她离开那会儿我挺伤心的。毕竟初恋,谁不想一起到老?她离开那会儿,我还挺颓丧的。做什么都没有力气。不过你也看到了,我这种人,爱情不是我的一切。后来,我读研时也去了她那个国家。大家都觉得我冲着她去的,我承认,也有这个原因。”

    “后来到了她的学校找她,就在校门口撞见她和一个白人当街热吻。之后我就歇了这些心思,一心一意做学术了。”

    这些话听在曾凡耳里,既觉得庆幸,也感到心凉。可笑的是,曾凡发现,自己居然盼望他的爱情。

    到底有没有人看繁体?我在想它是否被需要?要是没有,以后就不要弄繁体了。

    海归医生(完)

    海归医生(完)

    那日之后,方清好找过几回曾凡。她当然知道方清的醉不在酒,可惜,曾凡是个非常不知趣的人。霍晨阳的话给了他几分底气,况且他们的事儿也差不多是十年之前了。

    试问要有多爱,才能清楚记得十年前的事情。方清最爱谈昔日的霍晨阳是怎样的意气风发,怎样的朝气蓬勃。

    要不是绝对相信霍晨阳,相信他不会再吃回头草。曾凡甚至看见方清的时候,有点自卑。其实面对这么优秀的女人,少有女性不会自惭形愧。

    方清最后一次找她是在婚礼前夕。这个一向高贵冷艳的女人难得露出惋惜的神情。毕竟之前在曾凡面前,她是一向势在必得,颐指气使的。

    “当时我太年轻了,觉得天下这么大。我还有太多的地方没去过,太多的天空没见过。所以才这么容易放弃自己已有的。和他分手,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

    “其实我刚刚出国就后悔了。可是有不甘心回头,于是和不同的相恋,做爱。可是我发现谁都替代不了他。”

    方清的眼眶都红了。其实看到她,曾凡就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她相信他们之间爱过,也相信自己和齐璋的事情确确实实发生过。

    可是我们生活中总要和不同的人邂逅,相识,相爱,别离。就像是一个又一个轮回。修炼到家了,才能踏入婚姻的殿堂。

    方清定的是明天的机票。她不愿意看着他和别人走上婚礼的红毯。也许这些年,早就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了。方清对着霍晨阳示爱过,后悔过,他都无动于衷。他看对面那个女人的深情总是让方清隐隐作痛。可是人生没有回头路。

    曾凡没有那么淋漓畅快的人生。她和大多数女生那样,按部就班。和霍晨阳确定关系,大概是最冲动也是最勇敢的决定了。

    和齐璋纠纠缠缠这么多年,也没个结果。现在与霍晨阳,确是一拍即合。

    霍晨阳从未对她说过爱,奇怪的是,曾凡一点都不遗憾。因为她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的。

    决定结婚的理由一点都没充足。也许是因为临睡前他送上来的牛奶,也许是因为那天曾凡要上班,霍晨阳五点多就起来给她做早餐。也许是,他对待方清和其他女人一丝不苟的态度。他永远在别人面前保全她的面子,提升她的里子。还有足够的安全感。

    一点一滴就走到今天。一个荒唐的开始却又一个美好的结局。这个概率是多少曾凡不知道,她知道的是相信他就好。

    婚礼进行曲在会场缓缓地播放着。曾凡穿上了儿时最幻想的洁白婚纱,挽着自己父亲的手,走上了红毯。

    那个人也是一套白色西装,好似西方神话里的白马王子。

    终于,他牵起了自己的手。婚礼誓词与往常无差,这是第一次,曾凡从里头听出了誓言的味道。

    “我爱你!”是霍晨阳的声音,曾凡闭着眼迎接他压下来的唇。

    情蚀(一)滴奶了?

    情蚀(一)滴奶了?

    试水,不喜勿入!女主天生淫荡,伪白莲。

    “嗯~轻点!”男人古铜色的大掌揉捏着女人的白皙雪乳,上头早就红痕斑斑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