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丹。鼻翼因为生气,比平时更大幅度的翕动着。高高的胸脯起起伏伏,到了柳腰这儿,急速一收。浑身上下,居然没有一处不妙。尤其是含着自己那个地方,小小的,窄窄的,却极具弹性。

    “啊~”伴随着吴媚一声惊呼。男人大刀阔斧的动作开始了。

    沙发上,女人双腿大开,夹着男人的劲腰,他的臀紧翘挺实。此时正在高速插动着,将小穴的边缘撑到发白,两团雪乳,也在男人的动作之中开始上上下下,荡出一阵阵乳波。

    男人的粗重喘息,女人的高亢媚叫,还有肉体的拍打声,以及水声,暧昧地回荡在整个房间。

    果然不管什么样的男人,在床上都会变成禽兽。绝对的一句至理名言。这是吴媚最后的意识。殊不知,能让林漠这种男人爆发也是要有不一般的资本的。

    第二天,两人就回去公司了。

    “滴!”吴媚刚出门就听到家门口一声突兀的鸣笛。

    车窗里探出来是那张贺清泉讨人厌的脸,他微勾着嘴角,如同一个放浪的富家子弟。引得路过的女孩捂嘴探望。

    吴媚将他视若无物,大步往前走。

    “喂!想不想看看哪天晚上的视频?”他的话和脸一样欠揍。

    吴媚顿了顿脚步。上一次就当自己被狗咬了。怎么这个人就阴魂不散了?

    “你拍下来了?”吴媚心里一惊。要是传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当然,那天晚上,你缠着我,叫的就跟猫儿似的。不拍下来怎么留住你的媚态呢?”他那双丹凤眼冲着吴媚眨了眨。竟有一分少年的顽皮。

    呸!呸!呸!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你想怎么样?”吴媚冷声冷气地。

    情蚀(二十三)

    情蚀(二十三)

    “你先上来我就告诉你。”贺清泉笑道。

    这个时候他还有心里笑?吴媚就算再没心没肺也欣赏不来。狠狠瞪了他一眼。“少给我耍着这些花枪,有话直说。”

    “快点上来,要不然,这些视频今天就挂在你们公司门户网站上了。”贺清泉一贯的有恃无恐。

    吴媚一上车就就被贺清泉扑过来。“这几天爷可想死你了,别的女人都没有你得劲儿。”

    眨眼的时间贺清泉就将车窗给合上了。吴媚的胸衣都被解开了,贺清泉含住她的乳头就开始如狼似虎地吞咽着。

    别的女人?吴媚听了真的挺恶心的。使劲推他的头,贺清泉还没喝够奶呢。将吴媚捣乱的两只手给牢牢固定在她的头顶。咬着乳头,刺激其中分泌出更美味的汁液。

    吴媚此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论蛮力,自然不是这个痞子的对手,再说自己还有把柄在他手里。

    可是,经过林漠的温柔以待,吴媚真心挺瞧不上贺清泉这种蛮力的。再说了,自己这几天被林漠喂得饱饱的。倒是敏感了不少。

    贺清泉是什么人?一碰吴媚看她反应就知道被人碰过了。莫名涌上来一股占有欲,将嘴里的红缨狠狠一咬。

    “喂,你是狗吗?”吴媚恼怒道。该咬人的是自己吧?

    “你和别人做过了?”他的眼里闪烁着小火花,似乎一个回答不慎,就有燎原之势。

    可惜吴媚不了解贺大公子的脾气,也不是那些会看脸色的人。“是又怎么样?”吴媚轻蔑地瞟了他一眼。“难道我还要为你这个迷奸犯守身?”

    贺清泉几年没受过这种气了。那些女人,不需要他招手,就一个个排着队等着他翻牌子。这个女人倒是好?不就是身段妖娆了一点,当他还非她不可了?枉他念念不忘这么多天,也是个不知情趣的。

    不过依着贺清泉的脾气是不会轻易放了她的。临走之前,当然是好狠狠折辱她一番。

    女人的四肢被固定住了,只剩一颗头还有左右摇晃。身体被剥的一丝不挂,彷如刚出生的白花花的大肉虫。

    男人拿着手机,开着闪光。将她的身体里里外外都拍了个边。圆润的酥胸,柔软的柳腰。紧致的小穴还被扳开了,将门口的媚肉都拍的清清楚楚。

    吴媚心里慌乱地彷如打翻了一地酱油。没骨气地抽泣起来。

    “怎么?刚才不是还骂我强奸犯吗?”贺清泉笑得恶劣。看着这女人哭的一行鼻涕一行泪,居然有点心塞。

    “你就是强奸犯!”吴媚大声吼道,她彻底崩溃了。也顾不上车外头有没有人了。

    吼完就开始大声哭泣。她这是造的什么孽,遇上了这个大痞子,大流氓。

    贺清泉心里也慌了。倒不是因为怕别人发现,他做的缺德事儿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件。只不过就是这女人,哭声也太凄厉了。

    要是以往,不管她穿没穿衣服,贺清泉都给直接扔出去了。撒气泼来,还弄脏他的车子呢。

    情蚀(二十四)

    情蚀(二十四)

    “你先上来我就告诉你。”贺清泉笑道。

    这个时候他还有心里笑?吴媚就算再没心没肺也欣赏不来。狠狠瞪了他一眼。“少给我耍着这些花枪,有话直说。”

    “快点上来,要不然,这些视频今天就挂在你们公司门户网站上了。”贺清泉一贯的有恃无恐。

    吴媚一上车就就被贺清泉扑过来。“这几天爷可想死你了,别的女人都没有你得劲儿。”

    眨眼的时间贺清泉就将车窗给合上了。吴媚的胸衣都被解开了,贺清泉含住她的乳头就开始如狼似虎地吞咽着。

    别的女人?吴媚听了真的挺恶心的。使劲推他的头,贺清泉还没喝够奶呢。将吴媚捣乱的两只手给牢牢固定在她的头顶。咬着乳头,刺激其中分泌出更美味的汁液。

    吴媚此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论蛮力,自然不是这个痞子的对手,再说自己还有把柄在他手里。

    可是,经过林漠的温柔以待,吴媚真心挺瞧不上贺清泉这种蛮力的。再说了,自己这几天被林漠喂得饱饱的。倒是敏感了不少。

    贺清泉是什麽人?一碰吴媚看她反应就知道被人碰过了。莫名涌上来一股占有欲,将嘴里的红缨狠狠一咬。

    “喂,你是狗吗?”吴媚恼怒道。该咬人的是自己吧?

    “你和别人做过了?”他的眼里闪烁着小火花,似乎一个回答不慎,就有燎原之势。

    可惜吴媚不了解贺大公子的脾气,也不是那些会看脸色的人。“是又怎麽样?”吴媚轻蔑地瞟了他一眼。“难道我还要为你这个迷奸犯守身?”

    贺清泉几年没受过这种气了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