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预备铃响起来了。

    “那你放平心态,好好考试。”邬从摸了摸青萝的头,以示安抚。

    “我会的,你也好好加油。”青萝对着邬从招了招手。

    毕竟是优等生的考场,安安静静地,只听见纸张翻动和笔尖的刷刷声。还有监考老师来回走动的脚步声。

    青萝看着卷面,自己复习的还算全面。在最后十五分钟将卷子写完了。

    刘寒落往后头瞧着,那个女孩,到底有什么好呢?长得是普普通通的,最多称得上是清秀罢了。邬从怎么就看上她了呢?想着上次撞破他俩的亲密,他俩居然唇舌交缠,这绝对是超出了刘寒落的认知范围。

    想来除开当时一种被好友背叛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羞耻心的存在。还有那次以后,身边不少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到手的男朋友都被别人抢走了,她才不屑和那些说闲话的八婆一起玩呢,刘寒落恨恨地咬牙。

    突然,一个纸团扔在了青萝桌上。

    青萝还没有反应过来,外头的巡考老师就已经走了进来。拿起桌上的纸团。

    青萝那一刻脑子都蒙了,抬头就是老师极其锋利的眼神。带着严肃的谴责,青萝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

    纸团被打开,青萝耳旁响起一句:“这位同学,请你跟我出来一下。”

    青萝手脚都僵硬了,不听从自己的理智一步一步跟在一个西装后头。

    邬从的眉头早就皱成了一个结。在这儿被发现作弊可是会被开除的,要是态度不好,可能会被记在档案里头。她这么努力,邬从不相信她会做这种傻事。

    “知道作弊的严重性吗?”老师摊开手里的纸条。

    “老师,我没有。”青萝眼里含着泪,半是吓得,半是委屈的。

    “没有?那这是什么?”这个女生看着老老实实的,居然做出这种事。学生的反应也不出乎他的意料,大概是一时间想岔了吧。

    “老师,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青萝可怜兮兮地。这简直就是天降横祸。

    “那这个纸团怎么在你桌子上?”巡考老师面无表情。

    “我不知道,我一眨眼他就,它就在我桌子上了。”青萝哽咽道。她没见过什么世面。被这种严肃认真的口吻吓得要死。

    “呵!”老师冷笑道。“还有人自愿给你写答案?”

    青萝百口莫辩。

    “老师,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看监控的。”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天知道她可是第一次在第一考场,人生地不熟的,谁会为她冒这个风险?

    “你们教室的监控上个礼拜坏了你当我傻?”老师没好气的说。

    “老师,我真的是不知道。”向青萝胆儿小。老师咄咄逼人的态度简直是被她无从开口。

    裸照风波(二十七)

    青萝被噎住了。

    “扣扣扣!”门被敲响了。

    “进来!”

    是邬从!他提前交卷了,然后后一脚就跟着进了教务处。

    “蒋主任!”邬从朝着老师微微福了下身子。

    “你怎么来了?”邬从可是a中的模范生,老师也给他几分面子。

    “蒋主任,刚刚的事儿可能有些误会。向青萝同学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邬从解释道。

    “她是你们班的?”蒋主任斜斜瞟了青萝一眼。“咱们这儿的规矩你是明白的,我可不能徇私。”

    “蒋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是我的好朋友。”邬从给青萝投去一个关切的眼神,看着她眼里满是恳求,邬从顿时就心软了。要不是现在状况不合适,恐怕会立刻就将人搂在怀里。

    蒋主任这种事儿处理多了,虽是心有不忍,但一个学校的学风一定要好好维持。因为必须得严惩。

    “那你想怎样?”蒋主任问道。邬从做事向来稳妥,想来也不会胡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蒋主任说说。”邬从给青萝一点鼓励,希望她说出实情。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在做题的时候,一个纸团就扔在了我桌子上。然而蒋主任就进来了。”青萝表示一脸懵。

    “你跟别人写过纸条要答案吗?”邬从继续问道。

    “没有。”青萝果断回答。

    “既然如此蒋主任是不是还可以再查查?”邬从问道。“光看字迹就知道是谁写的了。”

    蒋主任刚刚确实主观论断了,这种事情处理的太多就麻木了。习惯一拿到证据就盖棺定论。他也不是太过偏执的人,有错就改。不过那个传纸条的,也万万不能放过。

    “那这事儿怎么处理呢?”

    “蒋主任,你放心。我会帮助您将人找出来的。”邬从信誓旦旦地保证。

    “叮铃铃!”考试铃声再次响起了。

    “蒋主任,我们是不是可以先去考试了?”邬从问道。

    “行,那你什么时候给我回复呢?”邬从做事挺让人放心的。

    “就在这次考试结束之前可以吗?”邬从也别无他法。

    “去吧,记得帮人给我找出来。”蒋主任朝着两人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幸好这次巡考的是自己学校的老师,要是教育局的来捉人,怕是他说什么都不管用了。

    “别担心,好好考。发挥自己的实力,毕竟你这么认真。”邬从给青萝安抚了几句就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算了算了,别担心。没做的事就是没做过。”青萝对自己说。千万别因为这一个小插曲而影响了成绩。

    考试的时间是过得最快的。一下子聚触到了寒假的边缘。

    食堂里,陈媚阳朝着一直发呆不吃饭的青萝挥了挥手。消息传的不快,陈媚阳对此还是一无所知。只当是她最近考试压力太大了,弦绷得太紧了!

    “你怎么了?”最后一科下午开考,青萝却一直闷闷不乐。

    “没事儿。”青萝往嘴里塞了一口白饭。

    裸照风波(二十八)

    裸照风波(二十八)

    “来,吃块排骨。”陈媚阳往她的碗里添了块排骨。

    青萝依然没有反应。

    陈昊安就在这时走了过来,明明是最简单的蓝白校服。偏偏罩在他身上就多了几分桀骜轻狂的少年味道。他一靠近,陈媚阳就行心里眼里满是爱心泡泡。想到之前那个夜晚,两人的意乱情迷,晕红已经爬上了她洁白的脸颊。

    “邬从已经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他坐在陈媚阳旁边,若无其事牵起了陈媚阳的手。

    青萝戳了戳饭盆里的米粒,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