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拍拍蔡骞的肩。

    “起晚了。”蔡骞利落拿出自己的语文书,往桌子上一甩。

    “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基友不怕死道。“是不是昨儿晚上看那什么了?”对着蔡骞挤眉弄眼。

    “滚一边儿去。”蔡骞火气大着呢。

    “火气这么旺,欲求不满呢。”

    蔡骞当下就甩了一个白眼给他。

    “年轻人啊,还是要节制的。”男孩如同一个语重心长的老年人。

    蔡骞没有和他开玩笑的心思,将他的手一把挥开,拿起笔做语文作业。

    下完第二节课,又是大课间了。座位顺顺序是按照身高拍的,苏黎和他的距离是大半个足球场。

    竹马非良人(十九)

    竹马非良人(十九)

    她扎着一个马尾辫,风儿轻轻触动女孩校服的裙摆。蔡骞的角度,只能看见一双又长又直的大白腿,看得心头蠢蠢欲动,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那个人用在怀里。可是不行啊,她只有站在那个位置才是最耀眼的不是吗?

    吃完饭苏黎在办公室休息,没错,这是学生会成员的特权。而且苏黎还拥有一个个人的休息室,美曰其名是为了更好办公。

    这不是苏黎的个人特权,每一次学生会都是这样的。

    苏黎坐在办公椅上,想着昨夜自己的孟浪,两朵红云覆上了洁白的肌肤上头。

    “砰!”门被毫无征兆地打开了。

    男生迈着急促又稳健的大步走了进来。双手撑在苏黎椅子两旁。

    “你,你来干什么?”苏黎见了他,莫名心虚。

    他不说话,眼睛里好似有两团熊熊火苗在燃烧。看得苏黎口干舌燥。

    四目相对,扑通扑通的心跳与渐渐粗重的喘息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鼻尖与鼻尖的距离只有毫厘,蔡骞能听到她咽了咽唾沫的声音,不等她想好怎么化被动为主动,粗暴而深重的吻突然烙下,带着几分愤懑恼怒,几分自我克制到极限后反弹的汹涌欲求,几分茫然与原始,就这样铺天盖地而来。“唔~~”湿热的吻从脸颊迅速摸索到唇上,男生霸道地撬开牙关长驱直入,厚厚的舌带着牙膏里淡淡的薄荷味,涌入口腔,迅速将那一寸隐秘之地搅动得天翻地覆。舌尖与舌尖相抵,推来迎往,又扫过一排排牙齿,勾舔过牙根,密密的凸起带来莫名的刺激,随着越发混乱的啃咬,吞入喉中的甘甜津涎像往体内泼了一桶油,迅速将一粒粒火星串起冲天烈焰。啧啧的吮吸与舔舐声在小屋子里回荡,手掌从衣角探入,急切地摩挲着细腻的肌肤,向上攀爬到至小巧精致的乳房,两指熟稔地揉捏着顶端的红果,又搓又按,潦草地玩弄着。“啊~啊~”苏黎轻轻颤抖着,任由他将贴身的卫衣给撩起,内衣被他狠狠推至乳上,两粒颤巍巍的红豆暴露在冷热交替中,饱满而圆润。

    蔡骞俯在她颈间,密集的啃咬留下丝丝痛楚,斑驳的湿迹带起异样的兴奋,沉睡在体内的欲望迅速苏醒,发酵似的充盈着四肢与躯干。男人一口含住小半个奶子,漂亮的形状迅速被扭曲,硬挺的乳珠被利齿刮蹭着,被舌尖勾画着打转,被抚摸被舔弄的快感窜遍周身,细密的电流迸着火花,将所有敏感点唤醒。掌心所过之处,无不战栗,唇舌亲吻到的地方,全部埋下欲望的种子,在男生强势而迅猛的侵犯下,破土而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成参天大树。

    灼热的吻在雪白的颈项上流连,又在锁骨上狂乱地舔舐,愈发粗重的鼻息预示着男人忍耐的极限将至,那紧绷的小腹与精瘦的腹肌紧紧贴着她,刚健的线条彰显男人与生俱来的强势。

    竹马非良人(二十)

    竹马非良人(二十)

    男人不断贴近平坦柔嫩的玉体,将那滚烫的热情分毫不减地传递过去。

    蔡骞似乎对那小巧而挺翘的漂亮乳房极为青睐,充满爱欲的激吻不住盘旋在粉嫩的乳尖,火热顺着沟缝来回碾压,隔着内裤有意无意地戳捣了数下,弄得苏黎两面受敌,顾此失彼,呻吟渐渐紊乱失控,身子愈发轻颤不止。

    两人正是剑拔弩张,激情难耐之时,门被敲响了。

    “苏会长,这是今天早退现象的文件。”小干事瞧见了那个英俊帅气的男孩,据说这是苏会长的竹马呢。长得真是俊逸呢,看得小干事是心花怒放。

    连会长往常整整齐齐熨帖的衣襟今儿开了也没有发觉,会长脸上也是一片不正常的红潮。

    男手里拿着外套,挡着下半身。丢给苏黎一句“我先出去了。”就出了门。留下一个犯花痴的小干事,和某个春潮泛滥的女人。

    “蔡叔叔,蔡阿姨。这周末我爸妈出差了,我能在你家住一天吗?”女孩子穿着碎花连衣裙,双腿合拢,文文静静的。

    家里只有那么个皮小子,看到这么听话乖巧又漂亮的姑娘,一向很少笑的蔡爸爸也弯起了嘴唇。苏家父母早就同蔡家打过招呼了,当然是没问题。

    “行啊,黎黎啊,你要住这儿还用说吗?比起我们家那臭小子,我还巴不得多你这么你一个女儿呢。”蔡妈妈搂着苏黎的肩膀,这小孩儿,从小就生的玉雪可爱,长大了,更是貌美如花,更重要的品行端正。

    要是蔡妈妈知道她对自己儿子做的事,不知道还能不能把她看做一个乖女儿?

    “我,我们家客房电路坏了,开不了灯。”蔡骞不合时宜说道。

    “怎么回事?。刚刚还挺好的。”蔡爸爸皱着眉。

    “我也不知道,刚刚我一按那灯就黑了。”蔡骞摊手耸肩,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

    蔡妈妈疑惑了,走到客房里头,一按,确是亮不起来。

    “要不,你让黎黎睡你房间?反正你不怕黑。”蔡妈妈为难道。看着苏黎懵懂的面孔露出歉意。

    “谁说我不怕黑了?我不让。”蔡骞仿若事不关己。

    “那你就去黎黎家睡。要是有什么歹人,你就要冲在黎黎前头。”蔡妈妈说这话感觉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一般。

    蔡骞瞥了苏黎一眼,半句话没说。

    压抑许久的欲望在这个黑暗静谧的夜里一触即发。

    香甜的气息,熏人欲醉,蔡骞渴盼了这么多久,仿如积累了一万年的渴望,在这一刻得到宣泄,箍住她的头,反吸着她的每一点香甜,无暇再做他虑,她唇里的美妙滋味愈吮愈上瘾,揽住她的力度也加大了几分。

    苏黎被他箍的有些喘不过气,微微扭动身体,发出一声低低的轻吟,“嗯……”这一声轻吟好比天籁,在蔡骞脑中炸开,唇齿的纠缠却一刻也没有分开,整个人圈在她身上,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