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看直播依旧是他的最爱。

    不过他要求的直播不是某个火热的女主播,做直播间里的土豪。而是一对一形式的。这种服务是随时的,随地的,只要他有任何需求,尺度不限,一个人的视觉狂欢。

    媚色是这座城市里着名拉皮条的地方。

    老林是媚色的金牌经纪人,多少公子哥的女孩,都是他一手送上去的。刚刚收到一个女孩的电话,是他远方表舅的侄女。那姑娘的单亲妈妈得了尿毒症,急需要钱。

    老林已经记不起那姑娘的模样,貌似干干净净挺纯洁的。也动起这种心思了。

    老林扯扯嘴角,看着媚色的衣香鬓影,灯红酒绿。最初那点良心在这行业混久了,也不知道丢到那儿去了。

    “你是处女吗?”这是老林问余怡情第一个问题。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秒。

    “是。”

    “把你照片发过来我看看,素颜的。”老林一边握着电话还不断跟路过的人打招呼。

    余怡情照办。

    “记住,要是你不想陪睡,那就好好勾住他,这是捞钱最快的方式。”这是老林告诉她的最后一句话。

    主播,麻烦内衣脱一下(二)

    主播,麻烦内衣脱一下(二)

    余怡情明白这也许是她最后一个机会。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生理或者心理有问题,余怡情抿了抿唇,抓住他是第一要事。

    父母很早就离婚了,余怡情跟着母亲长大。她是个优雅大方的女子,即便是两人居住在不足五十平米的房子里,母亲却将里里外外布置的有情调。上学时候,一周的早餐就不会重复。每次班主任来家访,都会感慨她妈妈是个好女人,顺带高看余怡情一眼。

    所以余怡情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母亲,爸爸会抛弃她呢。她还记得那个穿着黄裙子的女人陪着父亲来家里收拾东西。母亲一言不发,将父亲的一切都准备好了。

    “你……”父亲欲言又止。

    “一路走好。”母亲面露微笑,仿佛只是普通的出差离家。

    “你好好照顾女儿。”父亲英气的眉微微皱起。

    那个女人挽着父亲的手,催促着他。“快走,还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对这里还有留念?”

    “你胡说些什么?”父亲瞪了女人一眼。

    余怡情看过电视剧,她知道这个时候父亲可能要被那个女人抢走了。余怡情凑上去搂住父亲的大腿,“爸爸,你要去哪里?我也要去。”

    男人面上露出一丝动容,他低下身子:“情情啊,爸爸要出差了。你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好不好?”

    母亲拉过懵懂不知事的余怡情,笑着对她说,“来,乖乖给爸爸告别。”她表现的毫无异常。可是余怡情却发现了她眼角的泪花。

    她说:“你要是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了吧。”

    父母面露不忍,还是跟着那个女人走了。

    母亲轻轻挥手告别。她一如既往的知性大方。要不是她看见父亲走后的她跪在家里地板上嚎啕大哭,余怡情一直以为母亲是不在意的。那是她见过母亲哭的最惨的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至此之后,余怡情再也没有见过她的父亲了。

    接下来的故事是一个单亲妈妈如何把女人抚养成人,她时常面露微笑,让人一看就莫名亲切。只有余怡情知道那双眸子之后的悲伤与无奈。

    十五年后,余怡情大三了。已经开始在社会上找工作,母亲却被查出了宫颈癌。医生知道他们家的经济情况,他的建议是直接放弃治疗。

    可是余怡情怎么能够答应啊!这可是她唯一的亲人了,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于是她找了老林,那是一个远亲介绍给她的。她也知道学院里不少女孩子都是他介绍的。一个月之前,余怡情从没想过自己会走上这条路。

    所以还是要抓住男人的心啊。

    余怡情这两天疯狂在恶补当红女主播的手段,她们是怎么留住直播间的人。据说这个人还有点挑,不少女孩第一次就被他刷下来了。就算看上了,新鲜劲儿也不过两三个月。一张面孔总会看腻的。

    为此,余怡情在化妆上也做了不少功课。力求能够吸引那个男人的注意。

    主播,麻烦内衣脱一下(三)

    主播,麻烦内衣脱一下(三)

    屏幕里头的女生容貌秀丽之极,和之前那几个网红脸不同。不是当下流行的瓜子脸,而是偏为古典的鹅蛋脸。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穿着一件小衣,胸前高耸,精巧细致的身形,体现得淋漓尽致,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娇媚妖娆,有时松散的数着长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上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仿若透明般,洁净,一双桃花眼轻轻挑起,眼波流转,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

    她的胯间仅仅为了一条丝巾,一条笔直修长的玉腿展露无遗。

    她的脚底是拉丁的步伐,古典美人和西方舞蹈结合并无违和感,一转身,一回眸,柳腰如蜂,一动一扭之间,风情万种。是东方的含蓄,是西方的火辣,一进一退,撩人心弦。

    “叮咚!”是那人给她送了一朵花。

    “跳得不错。”男人的声音比想象中要年轻前,清朗明澈,干干净净的。并不招人讨厌。

    余怡情坐在电脑面前,低低弯腰,故意透露给他看自己胸前的沟壑。她的尺寸不大不小,沟不是挤出来的。

    “32c。”男声嗤声一笑。

    余怡情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脸上一红,白玉的面孔上浮上了一层红晕。

    这么容易脸红?季瑾瑜有点惊讶。毕竟她们这行这种话应该听得多了去了。这还不算有什么尺度的呢。

    “麻烦脱下内衣。”男声尾音低沉,似乎乃是常事。

    余怡情接下这个活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否则谁能给这么底薪乐?可是真到了这一刻,内心抗拒地不得了。甚至想一发狠直接将电脑关了,这种色狼让他滚远点儿。

    余怡情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她也明白,他没有错。这本来就是一场赤裸裸的钱色交易。

    季瑾瑜躺在床上,手机的屏幕上连她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楚明白。她在犹疑,在纠结。要是她拒绝了,季瑾瑜不会勉强。他也不是非她不可。

    女孩的手绕到了后头,将后扣一挑,再将肩带结合处一拉。把内衣从小衣中拉出来。外头是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