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门,床上就有一位不速之客。还有弥漫在房间内淡淡的酒气。

    “苏柚?”男人不确定喊道。

    睡死在大床上的女孩只是翻了个身。似乎对突然亮起的大光很不满,柳眉微蹙,红唇微嘟。

    “干什么?”似是埋怨,带着点点娇意。

    “你进错房间了!”回应她的是冷漠的嗓音。

    苏柚和几个同学出去泡吧。一不小心喝高了,头痛的要命。只不过这个声音有点熟悉有点讨厌。不过为什么那个人回来了?自己肯定是做梦了,他应该在首都才对。现在回来干什么?

    转念一想,苏柚又回到了自己的被子里头,头埋进了枕头。

    “出去!”看到她这醉醺醺的模样,就莫名来气。恨不得直接打她屁股,到底和谁去玩的,喝这么多?英俊的脸绷成一条线,看着居然有几分渗人。

    难道不是做梦?苏柚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睁开了眼。

    男人穿着正儿八经的西装,修长的身材在妥帖的西服修饰下一览无遗。

    “你走错房间了!”苏轩涵依旧是一张面瘫脸。

    乌黑的眼睛里充满了冷漠和不在意,直挺的鼻梁,倔强的眉毛高高挑着,宛如从欧洲油画中走出的骑士。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帅,甚至叫人难以相信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帅气的男生。他的鼻梁高挑,有着最优雅的线条,唇角的笑意还未隐去,画出一个弯弯的弧度,只是眼里却没有丝毫友善的神情。

    苏柚也不是好惹的。

    “这里是我家,我想睡哪儿就睡哪儿。”

    苏轩涵嘴角轻轻一扯,“行,要是你想睡这儿,我就告诉苏叔叔,咱俩换个房间。”

    “苏轩涵,你要不要这么冷血!”苏柚怒了,将枕头一扯直接扔到男人脸上。鞋也不穿气冲冲跑进了自己房间。

    男人无奈扶额,勾起一抹冷笑。“苏柚啊苏柚,是我冷血还是你冷血?”

    苏柚回到了没有他气味的床,明明头痛的要命依然没有半点睡意。为什么见了他一面心就扑通扑通跳个没完。苏柚,醒醒吧你!你不会是对这个所谓的继兄还有想法吧。

    夏天的夜晚吹着徐徐凉风,吹了一个久远的梦。故事里的男女就是他们曾经的自己。那些不知轻重年少轻狂的往昔。

    继兄可撩(二)

    继兄可撩(二)

    苏柚十三岁以前是一个人见人爱的乖乖女。班里的好同学,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父母眼里的乖女儿。家境小康,不骄不躁,做事有始有终,文文静静,心地纯良。总之,没有不喜欢她的理由。

    初一那年,母亲车祸去世开始,苏柚陪着她父亲度过了最悲伤的时期。两个人,相依为命。直到一年后,曾柳梅带着她儿子入住了这个家。

    苏柚对父亲闹过,哭过,恳求过,最后那个女人,取代她母亲的女人还是进来了。

    第一年的时候,她百般刁难。

    曾柳梅煮好的早餐,她全部倒进垃圾桶。曾柳梅铺好的床铺,她用剪刀一下一下全部剪坏。甚至,她不允许自己的父亲和曾柳梅同床。

    包括那个拖油瓶。他比苏柚大三岁。苏柚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样子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孩背光而站。他低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在日光灯的照耀下,男孩那层次分明的褐色头发顶上居然还映着一圈儿很漂亮的亮光。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斜飞入鬓的眉毛在凌乱刘海的遮盖下若隐若现,高而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微显饱满的嘴唇,粉粉的,像海棠花瓣的颜色。

    他的眼神一样闪着犀利的光芒。这样的外貌和神情,第一眼,就让人觉得他太锋利,有一种涉世已久的尖锐和锋芒。长得是现在流行的正太模样,却给人少年老成的感觉。

    第一次见面苏柚朝他脸上破了一杯水。

    “你这个拖油瓶,离我们家远点儿。”

    明明水也不烫,只是微微沾湿了他的刘海。曾柳梅却一把将他搂在怀里,用毛巾细细擦拭。苏柚看到了刘海下那双眼睛,深邃的不可测量。看得苏柚居然有几分莫名的心虚。

    第一次,曾柳梅的目光流露出谴责,之前每一次苏柚的无礼作为都没有得到她不满的情绪,仅仅是因为他的儿子。

    苏柚觉得可笑,既然你想要嫁到别人家里,就得受这种气不是吗?尤其是知道了那个男生的学费还是自己老爸出的,苏柚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诶,你原来姓什么啊?你妈是不是结一次婚就换一次姓啊?这样你也能接受吗?”早餐时,苏柚当着全家人面打趣苏轩涵。

    “这是我妈第一次婚姻。”苏轩涵神色一如今晚冷淡。不过苏柚这次看到他眼里的怒意。

    “感情你是私生子啊?”苏柚浅然一笑。“爸,你要小心了。你要知道一个女人婚期放荡的话婚后是很难有贞操这种东西的。”苏柚语重心长道。

    不过之前有多么大的隔阂摩擦,时间总是万能的润滑油。稍稍长大了一点之后,苏柚就没有做这么无聊的事了。这就说明她接受曾柳梅母子了吗,那就没那么简单了。

    既然弄不走曾柳梅,那就只能从她儿子入手了!苏柚想。

    继兄可撩(三)

    继兄可撩(三)

    苏柚细细端详苏轩涵的脸,白皙的皮肤,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笑起来如弯月,肃然时若寒星。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轻笑时若鸿羽飘落,甜蜜如糖,静默时则冷峻如冰。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真是让人心动啊。

    苏轩涵察觉到了苏柚不正常的眼神,心头一颤,又有什么招数等着他?

    “我有几道题不会,你等下有时间吗?可以教我一下吗?”苏柚眨巴着星星眼。

    苏家言见自己女儿好不容易重新恢复了上进心,脸上笑得褶子都要出来了。“轩涵,今天没有什么事儿吧?”

    苏轩涵本来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最后因为省城大学学费全免还给全额奖学金这种逆天待遇,放弃了更好的机会。当然,这在苏柚眼里是应该的。谁说她爸就是那个冤大头了?

    苏柚诱惑男人的手段并不高明。

    她浑身上下只有一件蕾丝小可爱吊带短裙,清凉的裸露着圆润秀美的香肩,雪白娇嫩的藕臂,蕾丝雪纺的花纹勾边根本遮不住胸前发育成熟的丰盈高耸,反而由着那团绵软蜿蜒至柔美的细腰勾勒出少女柔美窈窕的曲线。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