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十七)

    聚会的时间过得很快,大家都是学生,也不好太晚回家。刚刚十点出头,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米米,你一个人?”作为主人,陈皓没少被灌酒。虽说是啤酒,一张白皙的脸上已经泛起不自然的酡红。

    “嗯。”岑米米拿了自己的包,准备往外走。

    “你等下,我送你回去。”陈皓说着便去找自己的东西。

    岑米米看时间也晚了,自己一个人其实也挺不安全的,因而也没有拒绝。至于其他人的挤眉弄眼,全当做没有看见罢了。

    一路上,两人闲聊了几句。陈皓约摸着是喝了酒的关系,情绪特别高亢,目光也是火辣辣的直接。不需要别人说,岑米米也知道以后是该保持和他的距离了。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坐了。”岑米米笑着跟陈皓道别。

    “米米。”陈皓似是有话要说。

    “嗯?”岑米米其实怕听到类似表白的话,这样会让两人以后面对面都显得尴尬。可惜,陈皓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我有些话要对你说。”陈皓攥了攥拳头。

    两人四目相对,没人注意到隔壁的门稍稍开了一条缝。

    “米米,我喜欢你。我从小学时间就觉得你是最漂亮的姑娘,现在也是。”陈皓清瘦高挑,模样周正,性格开朗,其实还挺招女孩喜欢的。表白这种事,也是头一回做。难免紧张到有点结巴。

    其实岑米米明里暗里的追求者不少,对她当面表白的就湛蓝和他。比起上次的紧张中夹杂的窃喜,这一次要冷静的多。甚至连一点波澜都没有,只有些许对陈皓的歉意。

    “陈皓,对不起。我……”岑米米不知如何回馈别人的好意。

    “没关系,我知道你现在对我还没什么感觉。”陈皓挥挥手。“我就陪在你身边看着你就好了,要是以后你想谈恋爱的话,麻烦考略下我。”

    这番对话很显陈皓的大度,没有湛蓝的咄咄逼人,就是告诉你我喜欢你,你爱不爱我,我都在这里。

    岑米米牵强地扯了扯嘴角。“谢谢你。”

    “喏,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你不要有负担。”陈皓真的懂事体贴太多了。

    别人说的那么诚恳,再拒绝都是不知礼数了。岑米米结果他手里的盒子,再次表示感谢。目送着陈皓离开。

    岑米米找到钥匙打开门真准备进去的时候门被卡住了。

    岑米米第一反应是遇到歹徒了,拿着包就往后头挥。后面的人没有防备,一张俊脸结结实实被刮出了一道血痕。

    “你怎么在这儿?”岑米米见到他,心里头好像被温水浇灌下来。要不是还能克制的住,真想就那么扑进他的怀里。

    要是湛蓝是个能看懂她眼里温情的人或许事情会美好的多。偏偏某人醋劲上来了,不管不顾地就要把岑米米怼一顿。

    “我不在这儿,方便你和那个小子郎情妾意,难舍难分是吗?”话里满满都是酸酸的味道。

    岑米米一听脸就拉了下来。

    我感觉自己在写清水文,终于下一章要上肉了。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十八)

    半个月不见,一开口就是这副嘴脸,是凶巴巴的讨人厌。岑米米心下恼火,小手推上了湛蓝的胸膛,“你给我走开!”

    “你是不是喜欢他?”他的目光阴冷地岑米米想打哆嗦。

    岑米米嘴硬道。“我就是喜欢你,管你什么事?”

    空气瞬时凝结了。他的眸子冰冷的吓人,好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湛蓝又何曾甘心?对着那个男人,一张温婉可人的笑脸,面对自己呢,横眉冷对,他是做错了,该道歉的也道过了,他是要把自己的热脸往别人的冷屁股上贴,偏偏人家还爱答不理。搁谁身上受的过来?湛蓝此时又何尝不是怒气冲冲?

    看着她毫不示弱的样子,湛蓝突然一手伸臂揽住她腰身,就这么将她悬空抱起来,阔步向左手边一间卧室走去。岑米米受不了他这一阵一阵的,想对你好就对你好,想消失就消失,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女孩身体腾空,在他怀里死命扭着挣扎着,可这男人的手像铁箍似的,将她卡在怀里,勒得生疼,半点挣脱不得。他就这么单手抱着她进到没有开灯的屋内,反手将门关上,啪嗒,上了锁。随后目标明确地向屋内布置齐全的大床处走去。岑米米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冷冷的气息,从她方才说了那段话开始。他平常也很冰山,很冷淡,但和现在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样的湛蓝让她觉得有些陌生,有些危险。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岑米米被摔在床上。战栗的瘦小身躯就像古代的面对欺男霸女的恶人毫无招架之力的小女子。

    男人压在她身上,按在她腰间衣襟的大手用力一撕,衣服破损声‘刺拉’地大声响起。“啊……!”她惊叫,身下的衣裤碎裂成布条,破烂的碎布已经没有任何遮蔽的用途,她白嫩的身子,所有的娇美全暴露在男人眼前,一丝不挂。感觉到通身接触到空气的冷意,对上他幽深炽烈的眸光,她身子哆嗦着,眼眶一红不知怎地就湿润了,泪水像蒙蒙细雨,丝丝地滑落两颊。

    湛蓝看着她落泪就心软了。可是一想到她对别人的和颜悦色,心想要是不给她点颜色看看以后说不定还如何放肆呢。

    “湛蓝,你混蛋!”岑米米嘴里骂骂咧咧的,和着低低的鼻音,更像是撒娇。

    他的手掌捧着她的脸,拇指摩挲着肌肤,优美的薄唇微张,贴在她颊边若即若离地亲吻磨蹭,他愈吻愈欲罢不能,她娇嫩柔软的触感令他迷恋不已。

    五指不知何时到了胸前浑圆处,张开包拢住那雪嫩的奶子,渐渐地手指愈收愈紧,直到捏紧了她的奶子,五根手指全陷落在软嫩如水的乳肉中,手感极为舒服,惹得他情不自禁地抓着揉捏了起来。“唔……”她红唇泄出低低的柔哑呻吟,秀丽的柳眉轻轻拧了起来。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十九)

    他发现自己每捏一下,她就受不住的轻吟一声,嗓音柔婉如甜丝缠在他心口,扯得他心中一荡,更加欲罢不能!他愈掐愈大力,甚至两只手都抓了上去,紧紧握着她一对丰满的乳儿,揉得她兜儿下的两只奶尖尖都硬得挺翘,圆润得像个珍珠,硬硬的在他手心来回刮弄,那触感竟叫他气血翻涌,下腹一紧窜着阵阵热意。

    一双小手不安分拍打着他的胸膛,湛蓝直接用那些碎布条将她捣乱的小手给绑了起来,拉至头顶。这样一弄,胸部反而更加高挺,似是在等人疼爱。湛蓝何曾客气?这具身体早被他在午夜梦回时意淫了千百遍。

    她努力地想保持冷静理智,可胸前一对奶子被他宽大的手掌揉得又酸又疼,尤其是顶端娇嫩的乳首被他两指捏着不断摩挲掐捏,直冒出阵阵钻入骨髓缝的刺麻快意,她从没经历过这个,难受的一直哆嗦,樱唇止不住的娇喘,她受不了的自鼻间发出重重的娇哼声……她眼神迷蒙的望着他,他赤裸裸的视线灼热、放肆,逡巡着她裸露的肌肤,目光如狼如鹰,似是把她当作了猎物,捕获她,然后……狠狠撕裂!

    他十分清楚此时此刻是自己对她起了欲望,掌中握着她细滑到不可思议的手腕,下腹就胀得蠢蠢欲动,像是藏着一团火焰,直叫嚣着要发出去!他坚硬的胸膛重重地压在她柔软的胸部上,似笑非笑的脸凑近着,一双虎目凝视她的眼睛,鼻尖呼出的火热鼻息打在她脸上,那股男性气味更加浓郁地扑面而来,萦绕在她的口鼻之间,弄得她心乱如麻。

    红润的小嘴还在不停地骂他,“混蛋,混蛋~”可是配合着此时的场景,更像是挑逗。

    他目光灼灼地逡巡,女体凝脂般的肌肤宛如一块美玉,腰身紧致柔细,高高耸起的乳丘饱满鲜嫩,又大又挺的晃着,乳尖两朵粉樱似的花蕾俏生生的挺着,在空中巍巍轻颤,还有阵阵桃花幽香扑鼻而来……肌肤柔润、玉体生香,他深吸一口气,鼻间都是她香甜的香味,诱得他愈发的口渴。可一抬眼瞧见她别开了倔强的小脸,颊上被泪水染湿一片,他不仅欲火炽烈,胸中亦是怒火中烧。他五指伸开抓住她一只雪白的桃乳,酥软滑嫩,丰满得他一只大掌都握不满,他大力掐着,捏着,把乳儿都揉得红痕交错,

    他说着便突然俯首,薄唇嘬住她一只翘挺挺的奶头,用力的吸,用舌头蛮横的舔,用牙去磨!右手伸向她胸前握着另一只奶子,手指捏着红樱更狠的来回揉捏,把她两只奶头都欺侮的肿大了一圈,红艳欲滴。她呻吟得愈凄惨可怜,他就吸得更大力,手指凶猛的扯着她的乳头,直疼得她抽气连连,呻吟都饱含啜泣。

    “你走开,走开,不许你碰我~”岑米米气喘吁吁道。

    “不让我碰?”湛蓝眸子骤地紧缩。“那让谁碰?那个陈皓?”

    重生之被男神扑倒了(二十)

    他的手往下摸去,按在她腿心的幽谷,微微隆起的嫩丘没有多少毛发,他握在掌中狠揉了两下,手感肉呼呼的软,嫩得能滴出水!“不要、别、别摸那里!”她惊慌失措的扭着白嫩的身子,女孩最珍贵羞人的小馒头,从未被旁人摸过,可一被他碰到,竟比搔痒还让人难以忍受,酥酥麻麻的。

    他闻声停了两秒,心里只想到要给她一个教训。长指却突然更坏心地往下挤开薄嫩的花瓣探进去,一找到她微湿的细小穴口便用力直接顶入!“啊啊……!”她疼得拱起柳腰,高高挺起了一对白嫩奶儿,更像是把自己主动送到他口中嘬吸。他修长的手指才塞进两个指节,穴内湿润光滑的软肉就涌上一吞,紧紧的缠附着他的手指。

    他一边俯在她胸口啃咬她艳红的乳尖,含糊的哼了一声,“你还喜不喜欢他?!”岑米米身上又酸又麻,哪里还听得见湛蓝在说什么。

    男人手指便继续用力一捅!霎时间,他整根手指仿佛没入一堆温暖的棉花……她媚穴的肉软得不可思议,偏偏又绞得极紧,仿佛有无数的小鱼不断吮着他的手指舔着。指尖传得的痒意闹得他喘息瞬间快了一拍,带着薄茧的长指更狠的在她体内快速的抽出送入,来来回回的刮蹭玩弄。她那处尚不够湿润,加之未经人事,怎堪他这么粗暴的抽插?

    她呜咽啜泣,面色痛苦的扭着柔弱柳腰身,一头青丝随着脖颈扭动飞扬如瀑,穴内的媚肉疯狂的推挤着体内的异物。他却在她的痛哭中又插入了一指,两根手指变着法儿在她的小穴内捣弄,淫水小股小股的被刮搔出来。

    “湛蓝,别……不要……不要啊!”她不停的哭喊着,嗓音已然沙哑,可身体在他的欺侮下,除去疼痛外竟渐渐地有了更多快感。她对那反应又是羞耻又是无措,想到他那冰冷充满怒气的双眸,羞得无地自容。他轻笑,第三根手指挤开窄小的花穴捅了进去。她疼得失声尖叫,稚嫩的小穴口被撑得绷圆,刮弄得她愈发的刺激胀痛,她凄楚哭叫地模样端的是可怜至极,却没能唤起男人一点点的怜惜。三根极粗的长指一次次用力的插顶进去,在里头恶意的旋转抠挖,强硬地把穴肉肏得松软,蛮横地擦过她敏感肉壁的每一处,用指尖刮出一波又一波的淫水,

    淫靡的‘噗滋’水声响个不停。“啊、啊……啊……”她细密长睫扑闪不停,眸色都幽暗迷离,红唇中低喘呻吟连绵不绝。她的身体因为羞耻痛苦而绷得极紧,却不是毫无感觉,乳尖被他啃咬的发麻,小穴被他玩弄得愈发湿滑,疼痛渐消,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搔痒,尤其当他的手指在体内刮到了一块凸起,她瞬间发出惊呼。他捕捉到她的反应,手指故意捣弄起那块媚肉。“啊啊……!”她伸长颈项,浑身哆嗦抽搐。

章节目录

春光“日”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想吃多多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吃多多肉并收藏春光“日”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