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交换条件。

    总之是迟早的事……尹辞拼命往后拖,也是知道这件事一旦开端以后必然成为常态。

    终究是要做的……

    尹辞咬着唇点了点头。

    程风眼睛一亮,刚要把鸡巴往他嘴里塞,忽然想到了什么,拿过一样道具说:“还是上下一起灌有意思。”

    那是一个连接着短管的甘油袋子,程风把短管插进尹辞的屁眼,扯着他的手抓住袋子,吩咐他说:“你喝的时候,按着它往你屁眼里面灌,主人尿完的时候,你也必须灌完这一袋,明白吗?灌不完的话我就亲手再帮你灌两袋。”

    尹辞低声说:“是,主人……”

    程风便不再磨蹭,捞起尹辞一些,让他半坐起来,把鸡巴喂到他嘴里去。

    尹辞感到一阵腥臊的热流喷进他嘴里,他一边努力下咽一边开始挤压甘油,甚至根本来不及恶心感伤。

    程风大概有意放水,这泡尿尿了很久,尹辞的甘油也得以在他尿完之前全部灌入。

    上下两口都被源源不断地填入液体,而花穴被大大撑开,甚至能感受到风从肉壁上拂过,说不出的空虚。如此鲜明的对比,让他没有空隙痛苦,反而更加欲求不满起来。

    尹辞咽下最后一口尿液,感觉自己身上又一层什么被打破了。

    “主人的尿好喝吗?”

    程风抽出鸡巴,摸着尹辞的头发问。

    尹辞过了一会儿说:“好喝。”

    程风捞他过来,也不嫌弃,嘴对嘴和他接了个吻。

    尹辞第二天才想起去看程风的锁屏背景。

    是尹辞陷在枕头里,头发凌乱,闭着眼睛睡得很沉的样子。

    明明这一张被人看到会比单纯那张不知来路的器官图更轰动,不过尹辞什么也没有说。

    17.

    既然喝了尿,那么体内射尿也就很容易了。

    圣诞节的时候,绝大部分人出去约会了,宿舍楼里没什么人。他们两个参加了系里的晚会,尹辞身为会长被灌了不少酒,晕晕乎乎的,红扑扑的脸,一直往程风身上蹭,程风赶紧早早拉他回来,而后把尹辞翻来覆去干了大半夜。

    尹辞射了几次精,后面开始痉挛着潮吹,等花穴里也没有东西可喷的时候,前面只能无奈地漏尿。他都没力气喷什么东西了,尿液一小股一小股地往外流。

    “床上全是你的骚味。”程风嘴上骂他,打桩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你弄脏了我的床,我弄脏你,公平吧?”

    尹辞的意识都不太清楚了,嗓子嘶哑地哼哼嗯嗯:“主人,真的不要了,什么都没有了,我要坏掉了……”

    程风深深地顶入他的身体,只留两个囊袋留在外面。他咬着尹辞的耳朵说:“小辞,接好了……”

    滚烫的液体毫不容情地冲刷着柔嫩的肉壁,尹辞已经被灌了一肚子精液,尿液的量又完全不是精液可比,尹辞被烫得直哆嗦,肚子肉眼可见地越来越鼓:“不要,太多了,主人求你了……啊哈……被灌满了,全都是……主人在我身体里尿尿了……我、我变成了主人的肉便器……”

    程风尿完了又在他体内停了好一会才拔出来,拔出来的时候又眼疾手快地塞了个按摩棒进去。

    尹辞鼓着像怀胎三月的肚子躺在那里,表情恍恍惚惚地说不出话来。

    程风从背后把他抱起来,尹辞就这样躺在他的怀里,程风在他耳边说:“对,你是我的精液袋子,是我的肉便器,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是我的东西。”

    尹辞断断续续地叫他:“主人……好涨……”

    程风慢慢抚摸着他的肚子,又从屁眼干了进去:“乖小辞,给主人生个孩子怎么样?”

    尹辞伸手去摸他鸡巴露在外面的部分:“那不应该插这里,要插前面,前面有子宫……有子宫才能给主人生孩子……”

    程风问:“你的子宫不是发育不全,生不了吗?”

    尹辞扁了扁嘴说:“去打雌激素,促进它发育,医生再给我做手术,就可以了……”他犹豫了一下,说:“可不可以等我毕业?现在不可以的,我不想大着肚子去上课……”

    程风笑着摸他的耳垂,一下下挺得更深,安慰他说:“那就不急,主人知道小辞很乖就可以了。”

    从此这件事在程风这里记了帐,至于尹辞酒醒之后有多懊悔自己的胡言乱语,就不在讨论范围内了。

    第六章 学生会长遭受的淫猥(暴露,舔穴,轻微ntr慎)

    18.

    程风的生日是元旦第二天。

    程风和尹辞一起出去吃了个饭,尹辞送了他一条围巾当做礼物,和他自己戴的这条是同个牌子同款不同色系的。程风正想拿手机拍张合影什么的,发现手机忘在教室了。

    他们急匆匆赶回去,发现程风座位旁边围了一圈人,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等发现跟上来的尹辞之后,神色就更微妙了。

    原来有女生趁着程风不在想把礼物塞到书桌里,毕竟他从来不收女生礼物的。结果发现了程风忘在书桌里的手机。

    “程风你和会长的关系真的很好啊,哈哈……”干笑着,非常尴尬的寒暄。

    程风皱着眉头夺过手机,说:“你们别到处乱讲,只是好朋友而……”

    “我跟程风是在一起了。”尹辞说这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包括程风都惊呆了。他大大方方地拉住了程风的手:“毕竟不适合到处宣扬,请大家替我们保守秘密。”

    他们留下惊掉一地的下巴和眼镜走了。

    程风问尹辞:“你上次酒还没醒?这种事是能随便说的吗?”

    尹辞满不在乎地说:“寒假回来我就不做学生会长了,我又不保研,学校对我造不成什么影响。”

    程风哼了一声说:“问题是这个吗?谁跟你谈恋爱了?我是你主人。”

    尹辞笑了笑说:“是,主人。”

    程风瞪起眼睛:“我看你是最近太欠操……”

    19.

    尹辞只是喝了一杯学生会干事的饮料,居然在处理公事的时候睡着了。

    宣传部长对人说,会长最近太累了,正好他还有些事要处理会晚一些走,到时候再叫醒会长一起离开。于是学生会议室里只剩下两个人。

    昏睡的尹辞和越靠越近的宣传部长。

    宣传部长把尹辞放在会议桌上,扒开外套,把他里面的白色毛衣推上去,发现紧紧附着在乳头上的两个小小的透明吸乳器。

    “真的名不虚传的骚……”

    他扯了好一会才把其中一个吸乳器拔下来,发出清脆的“啵”的一声。

    尹辞睫毛动了动,睁开了眼睛。他发现宣传部长凑得很近,油光满面的脸上都是兴奋之色,他说:“王宇青,你想做什么?”

    这句话本该非常严厉,但被他说出来却嘶哑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