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戍守边关数年,自是身手矫捷、武艺高强,他带着这一小队亲兵,不消一炷香时间,就无声无息贴在了目标宫殿之外。

    先皇驾崩不过十日,从外面看是举宫缟素,穆然凄切,然而这殿内却仍是金玉满目,纷华靡丽。

    此处正是大皇子慕容泊夺宫之后的居所。

    慕容溯才刚刚贴近窗子,一眼看清楚了屋内情景,便觉得脑中“轰”的一声,顿时目眦欲裂、五内俱焚。

    屋内中央一人赤身裸体站着,腆着滚圆的肚子、带动那丑陋肉根往前冲撞,他胯下跪着一人,白玉似的身体纤细滑腻,几乎被那胖子整个儿骑在身上。

    那人发出难以承受的痛苦呻吟,却被那胖子的肉根深深插着、大掌用力掴着屁股,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爬动着。

    还没爬出去多远,又凑过来赤身裸体的一个人,同样扶着自己丑陋腥臭的肉具就要往那人嘴巴里送。那人只吞进去个头就不堪忍受地吐了出来,新来那人恼羞成怒,在他脸上重重扇了一巴掌,终于迫使这人转过头来。

    原来这人不过十六七岁,还是个少年模样,五官秀美,黑发如瀑,可惜那一巴掌扇得他半边脸高高肿起、顿时破坏了佳人风姿。他眼眶通红,可是固执地咬着唇,不让眼泪滚出来。

    眼前之人,除了三皇子满心担忧的那嫡亲手足、九皇子慕容漱,还会有谁?

    终究是来迟了!三皇子殿下见到慕容漱这般情形,霎时间如烙摧心,恨不得立时破开窗户,将那禽兽兄弟二人当场碎尸万段!连空气中漾开的甜香味道——都不能缓解一丝他的愤怒。

    “小九莫怕,哥哥来救你!”三皇子喝出这句,正待破窗而入,却忽觉脚下一滑,随即脑中神思一荡,几乎分不清当下今夕何夕、他在做什么。

    三皇子反应过来,挣扎着回过头去,对着自己的亲兵怒目而视:“你们——!是谁!”

    先前谏言的那人后退几步,深深一礼:“殿下至情至性,臣却还要为自己打算。殿下恕罪。”

    三皇子怒意滔天,然而喉咙口却像被一团棉花堵住了,吐不出半个字。眼前的场景也如同镜花水月般渐渐远去模糊,耳边似乎听见了九皇子扑上来叫他“哥哥”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终于听不见了。

    第十章 皇子的反抗(捆绑、当众展示)

    2.

    “三弟醒了。”

    三皇子眼珠才一转动,就听见了这声音。

    眼前是二皇子慕容汶,比起大皇子那肥猪一般的身材,他的卖相的确要好得多了。身材颀长,风度翩翩,见三皇子扭过脸来了,就对着他怡然一笑。

    可惜在慕容溯看来,他和大皇子都是一样的恶心。

    三皇子发觉自己被牢牢绑在一张椅子上。也许是为了搜身,他的外袍被剥了下来,仅着薄薄一层亵衣。双手被捆绑在椅背后面,双腿也被分开绑在两条椅子腿上,椅子腿上还牵引着四块巨石,于是任由他如何使力,这椅子都纹丝不动,好像长在了他身体上。

    而且,在他使力的过程中,还发现自己多半是在昏迷时被灌了药,实力甚至发挥不出平常的十分之一,现在的三皇子,连宫中宫女内侍的力气都比不上。

    “小九呢,他在哪里。”三皇子最终问道。

    在他挣扎的过程中,二皇子始终面带微笑,撑着下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动作,看着他腰胯扭动、看着他四肢的肌肉鼓起又平复,甚至连额角流下的热汗,他都看得津津有味。

    “告诉我,小九在哪里!”三皇子喝道。

    “三弟,到了这时候,还想耍你这嫡长子的威风哪?”慕容汶这才不紧不慢地走近,抬起三皇子的下巴:“父皇死了,皇后殉葬,你看谁还能帮你撑起来你这威风?”

    三皇子瞪着他道:“我问你小九呢!”

    “啧……真是兄弟情深啊,怎么从没见过你这么挂念我这个兄弟呢?”慕容汶压低声音,凑得离他更近。

    “我与小九一母同胞、皇后亲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三皇子重重唾出一口,骂道:“你这个灭绝人性、禽兽不如的东西,我早看出你对小九心怀不轨,只恨没早将你碎尸万段,免得小九受你们这群禽兽的糟践!”

    慕容汶挨得极近,又自以为将慕容溯捏在了掌心,没有多加防备,被慕容溯这一口唾沫正正吐在了脸上。一瞬间他的脸色几乎扭曲了,从内侍的手里狠狠夺过帕子擦了脸,面色彻底阴沉下来:“我的好三弟,你自诩和小九兄弟情深,却怎么不知道,小九这些天受的罪,完完全全只是受你连累呢?”

    三皇子茫然道:“你说什么?”

    “若不是小九与你一母同胞、和你眉目间足有六七分相似,他根本就不会遭受这些!小六小七安安静静的不闹事,至今被我们好吃好喝供在宫里,小九若不是有你这个好哥哥,怎么可能像个娼妓一样任由千人枕、万人骑!”慕容汶冷笑道:“我和大哥从一开始看中的,没有别人,正是你!”

    三皇子僵立当场,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自幼弓马娴熟、精通骑射,是众皇子里面武力最强的一个,向来以强势者、保护者自居,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被男人当做胯下之物觊觎的一天,何况,他一心保护的小九、他亲生手足的兄弟,受此灭顶之辱,竟然全是受他的连累!

    “怎么不说话了?”二皇子恻恻一笑:“小九可是受你连累变成了皇宫里人人都能骑的娼妓,愧疚吗?后悔吗?你有什么脸面去询问他现在如何?”

    “不!”三皇子霍然抬起头来:“纵然是因为我,源头也是你和慕容泊肮脏龌龊、禽兽不如,竟连亲生兄弟都觊觎淫辱,你们才是令人作呕的罪人、加害的凶手,这世上哪里有害人的人毫无悔意,被害的人却懊悔愧疚的道理?慕容汶,我看你的脸皮厚度已经胜过了皇城宫墙,还在这里满口歪理、颠倒是非!”

    “三弟真是有一张利嘴,这威风非但未减,反倒更加赫赫了。”慕容汶用帕子擦了又擦,仍觉得口水吐在脸上的黏腻感挥之不去,唇角勾了勾,冷冷道:“原是我的不是,跟三弟斗什么嘴呢,明知道三弟是我们之中文章做得最好的一个。”

    他偏过头,对一旁的内侍抬了抬下巴:“动手,给三皇子洗洗嘴儿。”

    三皇子原以为是他的口舌辩驳、还有那一口口水惹怒了慕容汶,“洗洗嘴”就是要给他的嘴巴清洗一番,其中也许少不了折磨,但他也未多放在心上。

    但他竟未想过,内侍走上前来,竟是直接剥了他的衣物!

    他身上本就只有一身亵衣,而这内侍动作娴熟,没几下就剥掉了他的衣物,还巧妙地避过了绳索,让他整个人赤条条地袒露在椅子上。

    他多年习武,身形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