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瘦精实,肩胛骨线条优美,肌肉紧绷,偏偏五官肖似生母皇后,端丽俊美,眼睫浓密,因羞耻而半闭着眼睛时,就像上面停了一只蝴蝶,驻之不去。

    慕容汶正拿水蘸了帕子,只瞥过去一眼,也看得呆了。

    “好!”他哈哈大笑起来:“三弟如此尤物,正该好好清洗一番,才好享用!”

    慕容溯被脱了衣物后,又被解开了双脚的绳索,几个内侍过来按着他,另两个人握着他的脚腕就要往上抬。

    三皇子不明所以,但仍猛力挣扎、乱踢乱蹬,那几个人眼看要按不住他,混乱之中一只手摸到他胯间,在他尚绵软的阳物上用力掐了一把。

    三皇子嘶叫一声,身体如一尾鱼般大大弹动了一下,霎时间冷汗淋漓,浑身虚软,什么力气都没了。他也没看清楚是谁动的手,任由几名内侍握着他的脚腕,将两条大腿一直扳到身体两侧。先前绑着双腿的绳索被捡起来,先是将他的大腿小腿绑在一处,又往两边膝盖中间插了一根木棍绑起来,如此三皇子的两条腿便再也无法合拢,萎靡的阳物、阳物下垂坠的阴囊、以及后方那用来排泄的小口,都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慕容汶听得这声嘶叫转过头来,随口问了句:“怎么了?”但他的注意力几乎是立刻被眼前风光吸引,再无暇去顾及之前发生了什么。

    三皇子大骂道:“慕容汶,你禽兽不如、丧心病狂,终有一天我要叫你死无全尸!啊,不,这是什么,好冰……不,不要再往里……”

    冰凉的木管已经抵在了三皇子的屁眼上,正试图向内侵入,另一头内侍捧来的一盆清水,也已将羊皮管的一端放置进去。

    “骂来骂去都是这几句,我都听腻了。”慕容汶擦着手笑了起来:“可我的花样还很多呢。”

    第十一章 皇子的调教(被阉人轮流舔穴、口中爆浆、灌肠排泄)

    3.

    “不能再进去,进不去的,停下!我叫你停下!”三皇子声音发抖,从未被如此对待过的尊贵皇子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屈辱和愤懑。

    慕容汶凑过来,示意内侍们先拿开木管,指腹在那紧紧缩着的屁眼上摸了摸:“唔,倒是真挺紧的。”

    三皇子气得眼眶通红:“把你的脏手拿开!”

    “去给他舔开了。”慕容汶拿开了手,命令一个内侍,随即看着三皇子的眼睛笑了笑:“不知道你是觉得我的手脏,还是阉人的舌头脏?”

    一名内侍顺从命令,在三皇子敞开的胯间跪了下来,湿湿热热的舌头舔上了那害羞着闭合的屁眼。

    “滚开!给我滚开,不要碰我!啊,不要往里舔,不行,停下……”

    从未被外人碰触过的私密地带,此刻被阉人的舌头忘情地舔舐着,那舌头又软又热,异常灵活,在将屁眼一周都舔得湿漉漉以后,又轻轻地用舌尖顶弄那缩起的洞口。

    三皇子拼命收紧着下体不让它失守,然而人体的紧绷终究是有极限的,在内侍再次吐出一大口湿滑的唾液之后,那紧绷的小嘴终于忍不住张开了。

    内侍当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舌尖立刻顺势顶进去,卷成筒状尽可能地往里深入,在润湿内壁之后,又抓着椅子偏了偏角度,努力往三皇子肠道的内壁舔了上去。

    “啊,不要舔……该死的奴才,谁准你的脏舌头碰我,滚开,滚开啊!”三皇子被极度的羞耻感和隐隐约约不愿承认的舒爽刺激得快要崩溃,一面摇头一面大叫,椅子都被他晃得簌簌发抖。

    就在他以为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下颌被人捏住了,一样他来不及看清全貌的东西被塞进了嘴里。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被塞进这东西以后,他发现自己的嘴巴无法闭合了,只能发出模糊的哼叫,涎水沿着下巴淌下来。

    给他塞进这东西的是慕容汶,慕容汶满意地端详着,拍了拍他的脸:“戴了口枷还是很漂亮啊。既然下面那张嘴暂时不能用,上面的嘴就不要浪费了。”

    三皇子乃皇后嫡出,向来尊贵非常,还是第一次有男人胆敢把自己腥臭的鸡巴抵到他脸上来。而这个男人不仅拿鸡巴抵住他的脸,还尝试把鸡巴塞到他嘴里去。

    慕容溯眼中浮现极其厌恶的神色,竭尽全力扭开头,不想触碰到那肉物一丝一毫。慕容汶在他脸上划了半天居然都没能塞进去,恼怒之下直接扇了三皇子一个巴掌,趁着三皇子被打蒙的那一会儿,掰过他的脸把自己的鸡巴送了进去。

    男人鸡巴上特有的腥臊之气瞬间塞满了整个口腔,三皇子意识到自己被迫吃了男人的鸡巴以后,完全无法接受地奋力摇头挣扎,慕容汶不耐烦他乱挣乱动,用力按住他的头颅,抓着他的头发腰胯重重往前一送,直接插到了三皇子的喉咙口。

    三皇子被噎得几乎翻了白眼,呛得他咳嗽起来,然而鸡巴还在嘴里,咳嗽也被噎在喉咙里,喉咙口一下一下颤抖着收紧着反而让慕容汶觉得更爽,愈发痛快地往他喉咙里深插。到最后三皇子将慕容汶的整根鸡巴都吞下去了,他的鼻子紧紧贴在慕容汶的下腹上,男人蓬乱的黑色阴毛扎着三皇子的脸。

    三皇子眼眶通红,由于窒息而滚下来的泪水糊了满脸,他艰难地试图获取空气,然而鼻翼里所能汲取到的气息都是腥臊的、淫辱的、充满着男人精液味道的。三皇子觉得这么下去他就要死了,在一个男人胯下被鸡巴噎得窒息而死。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汶终于略微松开了些对三皇子的钳制,慕容溯转开脸一边呛咳一边拼命呼吸,因为口腔被木枷撑开,无法闭合,他无法控制地流下了口水。

    “你很高兴吧。”慕容汶捻起他唇边挂着的口水,笑着说:“兴奋得都在流口水了,三弟。”

    慕容溯对他怒目而视,然而这次再想要骂他,却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甚至由于口腔的蠕动,他不受控制地流出了更多涎水。

    “眼看着你要步你的好弟弟的后尘,变成皇宫里公用的娼妓了,二哥知道你本性淫贱,现在心急得很。”二皇子慢条斯理地说:“但是不要急,二哥会让你一样一样,体验个透彻的。”

    慕容汶刚才只是强迫三皇子将他的鸡巴整根吞下去,但他还没有射。这次两个内侍托着三皇子的头,使他的脸不得不正面向着慕容汶的鸡巴。

    慕容汶的鸡巴不算很长,却很粗大,上面青筋密布,还有一层晶亮颜色,那是三皇子刚刚舔过留下的口水。

    “接好了。”慕容汶挺身而入。他这次一双手空了出来,便伸手下去捻揉三皇子胸前的乳头,一边问伏在慕容溯下身的内侍:“好了没有?”

    内侍道:“回二皇子,穴眼已经开了,可以清腹了。”

    那根木管再度抵在三皇子的屁眼前,经过几个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