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舔穴,表情舒爽得很。”二皇子悠然道:“你身为他最疼爱的弟弟,难道不该主动一回,替他舔一舔这瘙痒得不行的小穴儿?”

    “不、不行!”第一个出声阻拦的是三皇子,他拼命试图将身体蜷缩起来往后退:“你疯了,小九是我弟弟,你怎么能让他……”

    “我当然能。”慕容汶笑道:“三弟好像没有搞清楚状况。现在是我要你们给我演一出好戏,要是有哪一个入不了戏、不肯好好演——”他猛地扯掉了九皇子身上披着的外袍:“那我自然要在另一个身上好好找补回来!”

    九皇子身上除了这一件外袍,居然没有半件多余的衣物。他浑身赤裸地站在那里,身上肌肤青青紫紫,不知是受了多少蹂躏,更凄惨的是剥了外袍之后,他下体竟连一丝毛发也无,后穴尚未闭拢,一指粗的小小洞口一张一合,还在淋淋沥沥往下淌着属于男人的精液。

    “哟,这是刚被操完就来了,果真是够关心你哥哥啊。”慕容汶讥嘲道,在九皇子后穴上摸了一把:“这口嫩穴眼看着就要被操烂了,多亏你哥哥及时赶到,用他的新鲜淫穴来替你分担分担……”他眼睛一眯,命令道:“还不去替你哥哥的淫穴解解瘙痒,是想他像你一样,直接被男人的鸡巴捅进去,流上一地的血吗?”

    九皇子听了这话,眼圈通红,果真不再犹豫,跪了下来,膝行至三皇子被绑的椅子前面,三皇子的下体正对着他的脸。

    九皇子探出嫣红的舌尖,雪肤花貌的一张脸慢慢凑近他亲哥哥的屁眼……

    “等等。”慕容汶忽然道:“三弟,九弟这么爱护你,你不该诚心表达一下你的邀请吗?”

    他穿着长靴的脚踩上九皇子赤裸的后背,脚尖在一片新鲜的青紫上微微用力,慕容漱竭力将这痛苦忍下去,一声不吭,三皇子却看到他喉结艰难滚动的样子。

    三皇子闭了闭眼睛,说道:“请、请你来、舔、舔我……”

    “三弟这么淫贱的人,居然连句邀请的话都不会说,该不会是故意想看着九弟受苦吧?”慕容汶的脚下更加用力,甚至在九皇子的伤口上来回碾压,慕容溯看不下去,屈辱地叫道:“请九弟、请九弟来舔我下贱的淫穴!好好解一解哥哥的瘙痒!”

    “哈哈哈!”慕容汶终于满意地大笑起来,踢了跪在地上的九皇子一脚:“舔吧!”

    三皇子感受到自己的屁眼被亲生弟弟跪在地上舔舐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剧烈颤抖起来。他端丽俊美的面孔写满了痛苦,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

    慕容汶一手摸着三皇子的大腿根部传来的痉挛,一手抓揉着九皇子的头发,问九皇子:“怎么样九弟?你三哥的淫穴好吃吗?刚刚灌了好几回水,他的屁眼可是一直在抖呐!有没有夹到你的舌头?”

    九皇子埋头在慕容溯的屁眼间,沉默以对。

    “怎么这还舔上瘾了?!”慕容汶勃然发怒,一脚踹倒了九皇子,手掌跟着在三皇子胯下用力一握:“三弟,还不问问九弟的感受如何?”

    三皇子惨叫一声,半晌才虚弱地出声:“漱儿,哥哥、哥哥的淫穴好吃吗?”

    慕容漱爬起来,红着眼睛回答:“哥哥的、淫、淫穴很好吃,没有夹到我的舌头。”

    “好吃就好,好吃就该多吃。”慕容汶笑了起来,“没有夹到舌头说明你舔得不够深,这样不行,你舔得这么浅,怎么能解得了你哥哥的瘙痒呢?”

    慕容汶说着上前一步,两只手的大拇指分别按在了三皇子的屁眼两边,硬是生生掰开了一个铜币大的肉洞:“来啊,九儿,这样才舔得到。”

    三皇子被二皇子掰着穴,被九皇子柔嫩湿热的舌尖,舔到了穴肉的每一寸。

    当三皇子与九皇子都麻木地接受了这一切,慕容汶又松开掰穴的手,替三皇子抚慰起了胯下的半硬的肉物。

    “就说你天生淫贱,怎么被自己弟弟舔着穴,都这样硬起来了?”慕容汶一边撸动一边嘲弄着三皇子。

    三皇子已经知道反抗与沉默的后果,半闭着眼,沙哑着声音回答:“因为漱儿很厉害,他舔得我很舒服……”

    “听见没?九儿,你三哥在夸奖你舔穴舔得好,他舒服得很呢。”

    九皇子哽咽着说:“多谢哥哥夸奖,三哥的穴……很紧,很好吃,九儿也舔得很舒爽。”

    三皇子已经有许久没有发泄过,又受了这样久的折磨,鸡巴没多久就在二皇子手中吐出精来。

    “既然舒爽,就把你哥哥的子孙一并吃了吧。”慕容汶扯着九皇子的肩膀,强迫他抬起头,将三皇子的精液吞吃了下去。

    九皇子含着精液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往下咽,慕容汶见状拉扯着他站了起来,按着他的头贴在三皇子面前:“也与你三哥分享分享。”

    三皇子与九皇子嘴唇相碰,两人一张开口,俱是浓浓的精液腥臊之气。

    三皇子主动勾了勾九皇子的舌尖,无声地对他说:“活下去。”

    我们得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希望。

    第十三章 皇子的开苞(被大哥暴奸、伪壁尻、兄弟轮流挨肏)

    5.

    “三殿下,昭华殿到了,请您下来吧。”内侍对着软轿上的三皇子躬身道。

    三皇子再回头望了一眼刚才经过的宫殿——那是他做皇子时住的地方,拢了拢身上的衣袍,赤脚踩着内侍的背下了轿。

    昭华殿内铺满了奢华柔软的地毯,慕容溯被卸了功力,踩上去走路时无声无息。但殿内的人仍然立刻知道他过来了。慕容泊的笑声传过来:“三弟来了?快走近些让大哥瞧瞧。”

    慕容溯走近了,眼睛却不忍卒睹地闭了一闭。原来九皇子慕容漱正跪在慕容泊身前,捧着慕容泊那肥短的肉根慢慢舔舐,不仅脸上睫毛上沾着不少精液,双腿也被迫以一种不自然的跪姿分开着,腿间往下滴着黏腻的液体,一看就是刚刚经受过一场蹂躏。

    “三弟这是怎么了?难道那舒筋散还有哑药的功效?”慕容泊走到三皇子面前来,捏着他的下巴问道。九皇子也跟着他踉踉跄跄地爬过来,腿间的精水流了一路。

    三皇子见他捂着脖颈咳嗽,才发现他脖子上居然系了一根链子,链子那头正牵在大皇子的手中。九皇子身上只披了一件雪白的纱衣,什么都遮不住,还是为了添加情趣才允许他穿的。透过纱衣便能看见,那根链子不仅仅是做牵系之用,还绕颈一圈后分开两支分别穿透了九皇子的乳头,穿过乳头后又在肚脐处合并,最终没入九皇子那嫩生生的阴茎里面。九皇子的乳头已经红肿胀大至樱桃大小,阴茎也红通通的软不下来,导致慕容泊一用力扯这链子,他就浑身颤抖,神色挣扎痛苦。

    三皇子见到九皇子的惨状,只得低声回答道:“我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