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大……大哥。”

    “还知道叫大哥,三弟果然乖了不少。”慕容泊抬起手摸进三皇子的领口,在胸前摸了两把之后又摸向肩头,将肩头的衣料拽了下去,露出赤裸的肩膀——三皇子现在和九皇子一样只许穿一件外袍,里面一丝不挂:“这大红绸缎三弟穿起来可真好看,比那青楼的花魁也差不了多少。”

    三皇子听见慕容泊将他比作娼妓,脸上浮起屈辱之色,强忍着没有作声。但慕容泊看见他这样隐忍显然不太满意,开口道:“娼妓就要有娼妓的样子,过去坐到桌案上,自己分开腿。”说完还用力扯了一下九皇子的链子以示威胁。

    慕容溯没有办法,自己爬到那金丝楠木的桌案上转过身来,两条腿岔开,给慕容泊展示自己的下体。

    “三弟这东西长得倒是挺俊。”慕容泊伸手抚了抚三皇子腿间的软物,笑道:“不慰劳一下可惜了,三弟自渎给大哥看看。”

    三皇子咬着牙摸上自己的阴茎,但摸来摸去它都只是软软垂在腿间,没有振作的意思。

    “这怎么行,还要大哥教你么?”慕容泊叹气道:“手,去摸自己的奶头,自己揉。”

    慕容溯闻言,只得拨开衣襟去捏自己的乳头,一手玩弄乳头一手抚弄下体。三皇子双腿大敞,头一次用这样放荡的姿势抚弄自己,还被两个有血缘关系的兄弟眼睁睁看着,也不知怎地就泄出一声惊喘,霎时间两颊绯红,羞耻得不能自已。

    慕容泊见他衣襟敞开,露出紧致皮肉,锦缎艳红而肌肤雪白,脸上飞红,恰如美玉生晕,当下再也不能自持,上前两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腕,一用力就把三皇子拖到了面前。

    三皇子还来不及表露惊恐,慕容泊胯下那物却是早已坚挺多时,手指在他后面的肉洞里随意插了插,就两指掰开穴肉挺着鸡巴往里插去!

    三皇子“啊”的一声大叫,从未被人探访过的屁洞被慕容泊的鸡巴插了个满满当当。慕容泊人生得肥壮,那鸡巴也被他肚腹上的肥肉吞没进去,显得很短,但短归短,他的肉物却是异常粗肥,三皇子的屁眼将他的鸡巴吃进去,穴口都被涨成了圆圆的一个小洞。

    慕容泊将鸡巴插进去以后,喘了一口气就开始大开大阖地干起来,因为鸡巴短,他便竭力把自己往三皇子的肉洞里塞,恨不得连阴囊都一块塞进去。

    三皇子被他这样粗蛮的方式插得直往外飙泪:“啊,痛!不要插了,好痛,太满了……大哥,求求你停下来……”

    慕容泊置若罔闻,只顾干得又狠又深,肚腹上的肥肉撞到三皇子的会阴上啪啪作响,加上阴囊的撞击、慕容泊把三皇子又往外拽了一段,一面抽插一面大力掌掴他的屁股,他们做爱的声音倒比寻常人响亮好几倍。

    干了一炷香的时间慕容泊才射出来,抱着三皇子的大腿完完全全射在了他的肠道里面。三皇子初次被干,神情恍惚地躺在金丝楠木的桌案上,一时记不起要合拢双腿,属于男人的黏白精液缓缓地从闭不合的肉洞流了出来。

    慕容泊体力有限,射过这一次坐在那歇了好一会。但他更不愿意看慕容溯兄弟闲在那里,吩咐宫人去搬来了一座半人高的木架。

    木架上下相隔不远均有一个大洞并两个小洞,慕容溯乍一看还不知这是做什么用的,等宫人将九皇子牢牢锁在了木架上他才明白过来——九皇子的头颅、双手穿过木架,被锁扣锁在了这一头,而剩下的身子却还留在木架的另一头。

    九皇子被仰面锁在木架的下面,而三皇子就面对面趴伏在他兄弟的身上,被锁在了木架的上一层。

    三皇子被锁住之后,视线被封锁在了头颅能转动的有限空间之内,他知道自己和慕容漱都被脱了仅剩的衣物,但后面究竟发生什么事、站了什么人,却是他再看不见的了。这份不能看见的不安感让他忍不住扭动身子,试图挣脱这枷锁,但才扭了几下,就听见身下传来一声难以克制的呻吟:“哥哥……”

    三皇子低了头看见慕容漱脸颊涨红,眼中含水地望过来,这才意识到他和他的九弟,正皮肉挨着皮肉被锁在一起。他扭动时,他的乳头蹭在他兄弟的乳头上、他的阴茎和他兄弟的阴茎彼此摩擦。两人都被勾起了情欲,两根渗出精水的阳物抵挨在一起,磨蹭得彼此小腹都是一片黏腻。反应过来之后,这情形登时叫三皇子羞愧难当,连忙锁紧身体,不敢再乱动了。

    他不再乱动,他的屁股却被人的手掌握住了。三皇子身子一颤,身后那人便抓起他的臀肉狠狠捏了一把,笑道:“三弟,我这‘兄弟双飞’锁,你可满意?”

    三皇子知道大骂也是无益,只闭口不答,然而身后的慕容泊却不满意,手指在他的臀肉上更加用力地揉捏,生生掐出了鲜红的手指印,又干脆在他袒露出来的肉洞上用力扇过去,三皇子刚被狠操了一顿,本就敏感,这下一顿暴风骤雨般的巴掌下来,打得他整个下体都红肿起来。

    三皇子不得不屈服,软声求饶:“不,别打了,我、我满意的,求、求大哥操我……”

    慕容泊笑了一声:“只操你,冷落了你的兄弟可怎么好?”

    三皇子颤声道:“求大哥、操我们兄弟两个,我和漱儿,都求求大哥操了……”

    慕容泊转手拍了拍九皇子的屁股,问他道:“你哥哥也不问问你,就说要和你一起挨我的操呢,漱儿,大哥对你好,问问你,愿意你哥哥说的话吗?”

    慕容漱道:“哥哥愿意,我自然……也愿意的。求大哥一起……操我们兄弟两个吧。”

    慕容泊抚掌大笑,就地扶着阴茎插入了九皇子的穴里。九皇子被他调教得更早,知道和着他的节奏嗯嗯呜呜地呻吟,不过还没呻吟几声,慕容泊就将鸡巴拔了出来,挺身捅进了慕容溯的肉洞。

    慕容泊在他们身上起起伏伏,在这个身上插几下,在那个身上再插几下,插一个的同时手指也在另一个的肉洞里抽弄旋转,有时甚至四根手指齐入,差一点就将拳头塞了进去。直插得兄弟两个呻吟不断,痛叫连连。

    来回上下插了没多久,慕容泊肥壮的身子便汗出如浆了。他按着三皇子的屁股,再次在他的屁眼里面爆浆之后,就起身退开,坐到软榻上休息去了。

    慕容泊倚靠在软塌之上,旁边跪着的内侍细心替他擦拭额上的汗。他看着慕容溯兄弟被交叠着锁在一处,赤裸的肌体紧紧相贴,从慕容溯的肉洞里流出他刚刚播洒进去的新鲜精液,缓缓流到了他兄弟娇嫩的屁股上,两人的体液混到一处。

    “这么两个淫荡下贱的东西怎么配叫我大哥,做我的兄弟?”慕容泊轻描淡写地说道:“传我的旨意下去,今天起,一个叫小淫穴,一个——就叫做小母狗好了。”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