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一只真正的母狗。

    这人同样不顾他的挣扎,坚持把精液全部射进了他的肚子里。三皇子口中的鸡巴也换了几轮了,每每射出,要么掐着他的阴茎,要么拉扯着他的乳头,逼迫他把自己的精液吞咽下去。

    三皇子身中春药,比身上众人能坚持的时间还短,身后才换了三个人他就已经泄了四五次身了。再有人把鸡巴抵在他肉洞上时,他眼睛都红了,摇着头后退求饶:“不能来了,真的,再来我会死的……”

    那人嘲笑他道:“还不是你太淫荡,被臣子轮奸也能一次又一次出精?”说罢就扶着自己的性器往里捅,那屁眼被数人奸淫,早已松软无法闭拢,他轻轻松松就顶了进去,不由骂道:“这样就松了,真是下贱货色!”

    他插了两下,深觉不够过瘾,拉扯着三皇子起来翻了个身跪在地上,掰开两瓣紧实屁股,又以犬类交配的姿势顶了进去。

    他一下一下往前耸动着,大笑道:“这才像母狗的样子!母狗就该是被操得满地爬!”

    三皇子被他插得往前一扑,呜咽道:“唔,不行……哈啊……真的要坏了……”他还没有说完,嘴里面又被人面对面塞了一根鸡巴,一下子几乎捅到喉管里面去。一人在他身后骑着、一人在身前猛插,前后都发出“噗呲噗呲”的响亮水声,他的身体被撞得来回摇晃、肉浪翻涌。

    而九皇子在承受了慕容泊的两次奸淫之后,也被他扔进众人堆里,任由享用。兄弟二人身前身后都被数个男人围着,身上每一个洞都被开发到了极致。

    到最后他们谁也不清楚这场奸淫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九皇子一身青紫,双目涣散地躺在原地;而三皇子连尿都射出来了,下体淅淅沥沥,混合着男人的精液、自己的淫水、尿液,合不拢的肉洞松松垮垮地打开着,不知过了多久还在哈啊哈啊地喘,断断续续地呻吟:

    “不、真的不要了,坏了,真的坏掉了……”

    第十五章 皇子做尿壶(被吊着轮肏认屌、被所有人体内射尿)

    7.

    慕容泊自从办了这一次淫色盛宴,尽情欣赏了他昔日两个高高在上的兄弟受尽凌辱、侵犯的姿态之后,对此自然而然食髓知味起来,第二天早早就让内侍给三皇子洗了穴儿,悬吊在崇阳殿内。

    三皇子浑身赤裸,双手被束缚着悬吊起来,双腿也被从脚踝处用绳索系起,朝两边大大分开,几乎是平行于地面,那干干净净的下体也被所有经过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肉穴被里里外外涂满了烈性淫药,那药膏见热即化,变成了粘稠的透明液体,滴滴答答流下来,有臣子笑着问慕容泊:“殿下,小母狗这是把谁榨干了么,精水都稀成这般了。”

    慕容泊懒洋洋道:“今天他还真什么都没吃上,就等你们一会儿把他喂饱了。”说完抬手捏了捏正跨在他身上、体内含着他阴茎的九皇子的乳头。九皇子人小,肌肤也娇嫩,他抱起来更得心顺手,而三皇子能带给他的心理快感远大于生理,他更兴奋于看三皇子是怎样在男人身下饱受侵犯、淫态毕现的。

    这臣子来得确实早了些,闻言手指也顺便插进慕容溯的屁眼里面搅了搅,躬身道:“殿下放心,臣与同僚们必然将小母狗殿下喂得饱饱的,叫他打个嗝儿往外喷的都是男精。”

    慕容溯昏昏沉沉被吊了许久,身上的淫药烧得他全身敏感得不得了,被大臣的手指猝不及防地一插,从唇齿间就难以自已地溢出一声呻吟“嗯……”

    慕容泊听了笑了,对九皇子道:“小淫穴,你看你哥哥都急成这个样子了,将来哪天要是少了三五十个男人操他、是不是就活不下去了?”

    九皇子睁着漂亮的眼睛看他,好像没听懂一般,慕容泊伸出手指去逗他,他便捧住了含在嘴里一根一根地吸吮,沉迷又满足的样子。

    慕容泊“呵”了一声:“兄弟俩果然是一样的浪货。”

    九皇子低着头啧啧舔舐他的手指,唯有在他注意不到时眼底才流过一丝厉色。

    三皇子是被男人的插入彻底弄得清醒的。

    他睁开眼睛,看见一张陌生的中年男人的脸,他一边抱着三皇子的屁股往里面插,一边对后面的人说道:“昨日我休沐竟然错过了,多谢各位同僚今日叫我第一个插!这穴果然美妙得很,不愧是殿下亲封的小母狗!”

    三皇子被他急切的顶弄撞得身体乱晃,手腕被绳子勒得生疼,开口道:“你轻些、轻些……我痛……”

    那人官职低微,不然昨天也不会轻易就错过了,从前只远远隔着人群见过三皇子几次,那时他天潢贵胄意气风发,挨着他一根手指头都是罪过,哪成想现如今他正靠在自己怀里,被众人调教得乖巧了,软软地冲自己撒着娇,央求他插得轻些,实在是做梦也想不到。

    这人手掌张开,用力地抓揉起三皇子的臀肉,将那两团软肉揉捏得变了形,笑嘻嘻地道:“你再说点好听的,我便轻一些。”

    三皇子一时想不到,想先嗯嗯啊啊几声含糊过去,对方可不答应,抓着他的腰一阵啪啪啪猛插,还试图把手指也塞进穴里去,三皇子疼得直想往后缩,可在空中又悠悠荡荡没有着力点,连忙哀求道:“我叫我叫,好哥哥,别再插了。”

    那人被三皇子叫了一声“好哥哥”立时浑身舒泰,一根手指就停留在他的肉穴边缘,作势要看他这叫法合不合他的心意,否则还是要照样往里插。

    三皇子无法,呻吟道:“小母狗被吊了好久了,身上痛,哥哥你的鸡巴好大,插得小母狗好舒服,求你轻一些慢慢的插,好给小母狗的骚穴解解痒……”

    那人满意笑起来,拿出手指,重新操了起来,问他:“小母狗是不是天底下最贱的狗?”

    三皇子喘息着回答:“是……”

    “真是条小贱狗。”慕容泊笑道:“小母狗,别光享受挨肏了,好好记住你现在正吃的这根鸡巴,等会儿要蒙了眼让你认的,认对了有奖。”

    三皇子知道慕容泊不可能给他什么让他舒服的狗屁奖励,但肉穴却不由自主地夹紧了、试图感受正在操他的这根鸡巴的形状,媚肉一层层收缩、蠕动上去,顿时把这人爽得魂飞天外,再狂插了一百来下就泄在了三皇子的体内。

    三皇子的屁眼一张一缩,往下滴着混合了精液、淫液的液体,他也无法遮掩,就被内侍在眼睛上蒙上了一层不透光的黑布。

    眼前的漆黑令他有些茫然无措,但没过多久,又一根热腾腾的、硬挺的鸡巴捅进了他的屁眼里面。

    那人才泄精没过多久,不会这么快就重新硬起来,不可能是他。

    上来的人操了一阵也出精了,换了一个新人上来。

    这个人喜欢一边操一边嘬弄自己的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