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头、含在嘴里玩弄,不是那人的习惯,应该不是。

    三皇子张开嘴喘息,忽然“啊”地一声变了调子:“不要,不要咬我的乳头,疼……啊……”

    等这个人在他身体里留下精液离开,三皇子感觉自己的乳头也已经红肿胀大,甚至有可能破皮了。

    新上来的人似乎也很喜欢玩弄他的乳头,粗糙的手指将小小的奶头按住了,用力一捏,三皇子立刻浑身颤抖,甚至射出了精液来:“不,不要再玩了……呜,求你……求你玩一下另一边吧……”

    那人“嗤”地笑了:“原来是太过饥渴。”倒也按着他说的,在他另一边乳头上也掐弄揉捏起来。

    不过这样一来这人也出声了,三皇子听过最开始那人说话,可以确定不是他了。

    再上来的人在往里捅的时候他就认出了,是众人里面鸡巴最粗壮的一个,足有小儿手臂粗细,昨天慕容溯便被是他插得涕泗横流,连尿都射出来了。

    “这个是王侍郎,我记得他的鸡巴,不、不是他,可以不要往里插了——啊!”慕容溯颤声道,试图提前拦住这根凶器,然而他的话只惹来一片哄笑:“这小母狗实在淫贱,被大鸡巴捅了一次就连人家名字都记住了!”王侍郎也是得意大笑,掐着他的腰就把整根肉棒都塞进了他的屁眼里面,每次抽插都全根没入、全部抽出、再全根没入,他的后穴里面满满的全都是前人射进去的精液,挞伐之间淫液飞溅、咕啾作响,更是引起众人的取笑。

    三皇子被这可怖肉棒插了几百下,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被捅穿了,只得借由叫出声来稍稍缓解肠道里面的压力:“啊,不要,太大了,我受不了了……要被插破了,呜,不行,要尿了……”一边浪叫一边射出了一小股一小股的尿液,直喷洒到地面上。

    “哈哈,小母狗被操尿了!”

    “尿了尿了,真的尿了!”

    “哈哈哈哈,不愧是母狗!”

    周围的人大声嘲笑着三皇子,王侍郎也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硬是忍着射精的冲动又多插了几百下,才内射在他肉穴里面了。

    三皇子的肉穴一阵一阵地抽搐,还没等他缓过劲来,一根新的鸡巴就又插了进来。

    三皇子恍恍惚惚地被他插了一阵,偏了偏头,凭着听觉靠近了正在操他的人耳边,喘着气低声说:“好哥哥,这么多人里面数你插得我最爽,包括那头一个,跟你比起来都差得远了。”

    那人嗤的一声,骂道:“你这个母狗还分得清爽不爽?你是被插久了骚劲儿起来了,谁插你都爽!”头一个没有此刻插得好?笑话!

    三皇子最初还不敢确定,只是从抽插的方式上感到有些熟悉,但想方设法逼得这人一说话,即使他压低了声音,他也能完全确认了——

    三皇子扬起声音道:“是他!头一个插我的就是他!”

    “小母狗果然聪明。”慕容泊说了这话,正在操着三皇子的人也不得不从他身上退下来,证实三皇子的判断没有出错。

    三皇子被解了眼罩,手脚也从绳索的束缚中放了下来,但他被吊得太久,几乎是立刻就软软跪伏在了地上。

    “既然你做到了,现在就是奖励时间。”慕容泊居高临下,笑着说道:“奖励你做本宫臣子们的尿壶,好好喂饱你那饥渴的小嘴。”

    既然是尿壶,当然是不能随意移动的。

    三皇子被枷锁牢牢拷在原地,腰沉下去,屁股撅起来面对群臣。他的屁眼此刻被插进了一根幼儿手臂粗的竹管,洞口大开,周围的穴肉被撑得不见一丝皱褶。

    淅淅沥沥的温热尿液顺着竹管淌进了三皇子的肠道里面。

    慕容泊道:“这是齐侍郎赐给你的,还不快感谢?”

    三皇子趴在地上,说道:“多谢齐侍郎尿给小母狗的尿液。”

    “这是温尚书赐给你的。”

    “……多谢温尚书尿给小母狗……”

    ……

    群臣在这只“尿壶”中一一尿了一遍,“尿壶”的腹部被又多又烫的尿液迅速撑得肚子滚圆,原本覆盖一层薄削肌肉的腹部现在被撑得完全不见昔日精健的影子,圆圆滚滚地垂在地上,被涨得满满的。

    最后竹管被从三皇子的屁眼拔出来了,但那处变成了一个合不拢的肉洞,看着好像能吞下一个拳头。

    过了好一会儿肉洞才恢复知觉,慢慢地开始收缩,也开始渐渐往外流淌精液与尿液混合的黄白液体,但那速度也十分缓慢,好像永远也流不干净了似的。

    九皇子从上座慢慢爬向他的哥哥,到他身边以后,把锁铐解开,再尝试把他的哥哥扶着抱起来。

    慕容泊不悦道:“你是也想当一回尿壶?”

    慕容漱不知怎地,明明已经扶着三皇子站了起来,听见这句话刚走出一步,又重重跌倒在了地上。

    “哎哟,这是吓得腿都软了?”

    “不,明明是被操得腿软,哈哈哈……”

    第十六章 皇子的款待(穴内温酒、逐个“斟酒”、兄弟比谁被内射的精液多,本篇完)

    8.

    九皇子这下跌破了膝盖,回去以后慕容泊打发太医来看了,但他不愿让慕容漱的腿被包扎上,那样他玩弄狎奸起来有所不便,裹着一团白布看着也不舒坦。

    三皇子道:“我……小母狗原来住的宫殿里备着上好的药,见效很快,用上之后到了明日便能消肿了。”

    慕容泊略一思忖,道:“也是,从前你的东西都是先皇和先皇后赏的,都是整个宫里最好的东西,没有不管用的。”他捏着三皇子的下巴笑起来:“最精细上等的东西,结果也只养出他这个小淫穴,你这个小母狗。”

    他坐着,三皇子跪着,好像已经被连日的羞辱折磨磨平了心气儿,微微闭着眼睛,看起来乖巧又柔顺。

    慕容泊派了自己的心腹侍卫随三皇子去拿药。三皇子从前住的宫殿因为久未有人居,显得十分萧条,三皇子只看了一眼便熟门熟路地找到了药,和侍卫说可以回去了。

    侍卫却道:“这药果真是治跌打损伤的?母狗殿下可别有什么花样。”

    三皇子一抬眼就看见这侍卫一脸淫邪地盯着自己,还在“母狗殿下”这几个字上加了重音,用意昭然若揭。三皇子也只得稍稍叹了口气,在他身前跪了下来,说道:“大殿下还等着,时间不多了。”

    侍卫嘿嘿一笑道:“早就想操一回三殿下,须得是不快也得快了。”自己掀开下身的衣袍,伸手解开了亵衣,一根已经涨红硬挺的大鸡巴就弹了出来,几乎撞到三皇子脸上。

    侍卫握着自己的鸡巴在三皇子脸上拍打磨蹭,流出的透明淫液沾到他浓密的睫毛、挺直的鼻梁上,三皇子却仍然一声不吭,侍卫登时鸡巴又涨大了几分。

    三皇子也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