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兄弟两个,今日也比一比。”慕容泊笑道:“在场所有人,都能上来干你们两个任意一人,到最后计算哪个屁股里盛的精液多,哪个就算赢了!”

    两只屁股一个精健结实、一个滑嫩柔腻,在场众人看了都犹豫起来,不知该操哪一个好。然而人终究还是各有喜好,又有人知道若上得晚了,屁股里面就积攒得全是泥泞的精水尿水,此时也就不再犹豫,迫不及待地上前,抓着自己中意的屁股肏干起来。

    不管三皇子和九皇子这对兄弟的屁股哪一个更招人喜欢些,他们身上的男人、肉穴里含的鸡巴还是一刻都没断过,精液一股股地射进肚子里,三皇子刚刚平复没多久的小腹眼见着又微微凸了起来。

    但这场比试注定没有结果了。

    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软倒下去,起初还以为是太过兴奋产生的晕眩,到后来站也站不住,意识都模糊了。

    拿给九皇子的药是上等伤药没有错,药盒的夹层里却是无色无味的特制迷药。

    三皇子提前吃了解药,将药下在了自己为他们温的酒里面。侍卫们虽然没喝上酒,却也没少舔吸三皇子那汁水丰沛的肉穴。

    为了尽情淫乐,慕容泊在殿内只留下仅有的几名心腹,等想起来要大叫不对的时候,已经积攒不起一声直传殿外的呐喊所需的力气了。

    自先皇驾崩后,宫内几番动荡,能留下来的宫人内侍也都是极其乖觉的,见势不对,早早悄无声息地溜得不见人影。

    三皇子从一名侍卫的靴子里拔出一支匕首来。慕容泊还睁着眼,嘶声道:“你这个……”

    匕首寒光闪现,他没能说完下面的话。

    韩烈推开崇阳殿大门时,满眼都是白花花的肉体,腆着肚子的、敞着腿的,不堪入目地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只有一个人是站着的。

    韩烈迟疑了一霎,叫道:“三殿下……”

    他口中的三殿下手上利索而果决地割断了最后一个人的喉咙,稍稍偏过头看向他:“你来了?”

    “……是。”韩烈一面往里走,一面脱下战袍外面的赤红披风,给他的三殿下披在身上,遮盖住那一身斑驳青红的糜艳痕迹:“末将来迟,足该万死!”

    俊目微阖,难掩痛悔之色。

    慕容溯看了他一眼。

    他自行将披风系紧,没有多说什么,问道:“护国军都赶到了?”

    “是,大军已兵临城下,正在护城河外扎营,末将率精锐先行一步,杀入宫中,以斩奸贼!”韩烈朗声道。

    “奸贼在地上,早已死透了。”慕容溯淡淡道:“叫军队进城吧,你赶到的还算正是时候,否则我这里也是孤掌难鸣。”他看了一眼门口方向透进来的明亮日光,略微诧异:“竟然一夜过去了。”

    韩烈听他这话就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三皇子眉目俊美端丽,又看见他颈间的点点红痕。

    三皇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偏开了头,低眉继续道:“今晚叫主要将领来承信宫见我。小九体力不支,你去给他找个可靠的军医抱下去照顾。至于这里的其他人——”他顿了顿道:“一把火烧了吧。”

    韩烈俯首应是,慕容溯便赤足大步往殿外走去。韩烈知道他本性极爱洁,披了他的披风已是勉为其难,任是这殿内满地衣裳,他也绝不肯再碰一件的。

    他眼看着三皇子就要走出殿外,鬼使神差地叫了一声:“殿下……”

    “嗯?”三皇子停住了步子,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韩烈却无论如何,不能再将刚才脑中一瞬间闪过的僭越念头说出口了。

    慕容溯停在那里,半晌没有等到他的回答,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正要踏出殿外,一半面庞浸在日光下,一半笼在阴影里。

    “多谢你的披风。”

    韩烈只听到这一句,再抬头望过去的时候,慕容溯已经走了出去,明烂日光下只见一个红衣的背影,挺拔而瑰艳。

    【第三卷 卑劣的朋友(全程拍摄、1v1、双性)】

    第十七章 《健气篮球少年的秘密大揭露,比赛中途被剥光暴操》

    1.

    宽阔而平整的室内篮球场上,一场比赛正如火如荼。

    少年之间激烈的身体冲撞、搏杀,拧身时汗水的飞溅,年轻男性特有的费洛蒙的爆发,都无疑异常夺目,叫人看得目不转睛。

    其中最为吸睛的要数穿着白色球服的9号身影了,身材高挑,脊背挺拔,动作极其敏捷,那一张美丽到模糊性别的面孔也令人过目难忘。

    他跳跃起来、身体微微后仰,在重重包围下投出一个弧线漂亮的三分球的刹那,大概是值得全场观众忽略立场为他站起身来大声喝彩的时刻。

    但是太静了。

    唯一的奇怪之处就在于场馆太静了。没有欢呼,没有喝彩,甚至连观众的斥骂都不存在。

    过了好一会儿,藉由小型喇叭发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场馆的上空。

    ——“裴瑄,今天我们不是来看你表演的,你还想浪费胶卷到什么时候?”

    9号,也就是裴瑄,听到导演的喊话之后明显停顿了一瞬间。他站在场中,看着就位严整的剧组,灯光师站在爬架上,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背后一道灼热的目光有如实质。

    他不想回头看这道目光的主人,即使因为多年默契,他不用回头也知道目光的主人此刻在场中的站位。那个人前锋打得最好,应该就在距他不超过五步的距离。

    篮球没人去捡,咕噜噜滚到裴瑄的脚下。

    裴瑄闭了闭眼睛,把球捡了起来,助跑两步,后仰跳投,篮球应声入网——篮球投进的瞬间,裴瑄整个人也重重摔在地上。

    看起来他是因为站立不稳摔倒的,但实际上有没有伤到大家都心中有数——就比如现在一脸焦急扑上来的这个人,一边扶起他来担心地问“有没有事?”,一边手掌已经按在了他的胸口轻轻揉弄。

    ——反正拍的是gv,只要观众知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就行了,具体过程或者发展逻辑,并不需要太在意。

    裴瑄还记得自己有限的几句台词,轻轻地说:“我没事……”

    激烈运动让他脸色晕红,出了薄薄一层汗,眼睛里还似乎带了些水意。陆源的脸也跟着涨红了,放在他胸口的手指收紧:“我扶你起来。”

    他试图将裴瑄扶起来,然而裴瑄却踉跄着险些再次摔倒:“不行,我的腿好像受伤了……”

    胡乱帮扶之间,陆源的手又摸到他的下体,宽松的篮球服很容易就被抓了满手。陆源一手环着他,一手轻轻揉捏他的胯下,慢慢重新将他放倒在地上。

    “既然受伤了就不要随便站起来了。”陆源轻柔地说,手在他胯下渐渐凸出的形状上划动:“阿瑄,它好可爱,怎么这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