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小?我能摸摸它吗?”

    裴瑄躺在他身下,无言地分开了腿。

    陆源把手伸进裴瑄的篮球服里面摸了一会儿,将它的形状弄得愈发明显——从勃起的形状上来看,裴瑄的性器确实不大,甚至一只手就能将它握住。

    陆源问裴瑄:“你热吗?”

    裴瑄这里本应该说:陆源,我好热,帮帮我。但他张了张口,没有说出来。

    陆源这时候就显得很温柔,也没有跟他计较,笑了笑,直接跳过这一段剧情,伸手把裴瑄的篮球裤剥了下来。

    他没有剥到底,篮球裤就在裴瑄的膝弯处松松挂着,裴瑄的性器露出来,的确是小巧得可怜,但他下体毛发稀疏,阴茎看上去也很少使用,因此居然还泛着淡淡的粉色,看上去还真有那么一丝可爱。

    陆源的手再抚弄了几下那根阴茎,手指就慢慢往下划去,越过同样小得几乎看不到的阴囊,来到了会阴之间。

    “这是什么?”陆源抬起手来,指尖轻轻捻动沾上的亮晶晶液体:“阿瑄,你的肉棒长得这么可爱,是因为把营养全都供给了这朵小花吗?”

    他终于一把将裴瑄的篮球裤扯到底,拉开他的腿,将那两腿之间的秘处毫无遮挡地展露给摄像机看。

    美丽少年的双腿之间,还藏着一朵羞怯的肉色嫩花,一张一合,正待绽放。

    摄像机前的人们也一样目瞪口呆。

    副导演悄悄凑在导演耳边惊叹:“这、这他妈竟然是个双性人!陆老板之前都没说!”

    “原来是双性人,难怪。”导演倒有了点恍然大悟的意思:“难怪他要大费周章地找专业团队把他们做爱的过程拍成片子,还要设定剧情和台词,换了我我也一定要留点什么做纪念。”

    “是啊,脸长成这样,又有这样一副身体,真算得上尤物了。”副导演感慨说:“之前我光听说是这裴瑄家里破产又欠债,全家都快去跳楼了,陆老板自己出钱给他顶住了,条件就是这个,我还想什么样的天仙,至于这样?去随便一个夜总会花百分之一的钱、就能叫到最风骚的鸭子,干嘛花这个冤枉钱?今天看见了人,又掰了穴儿,才知道值,真值!”

    “你哪儿懂?”导演唏嘘道:“据说陆老板跟这裴瑄可是一块儿长大的,好朋友,铁哥们儿,懂不懂?你看陆老板这么有钱,裴瑄以前也是个大少爷,天之骄子,做梦也不可能这样掰开腿给人玩儿!这相当于你从来可望不可即、碰不到的人现在能躺在你身底下了,跟那些鸭子,有可比性吗?”

    裴瑄张着双腿正对着摄像机,陆源一手揽着他的肩膀抱着他,一手探到他腿间,手指拨开两瓣肥厚的肉唇,将中间那个小小的孔洞展示给镜头看。

    “阿瑄,你的阴唇怎么这么肥?如果是穿紧身裤的话,从外面都能看见你这两片的形状了哦。”陆源贴在裴瑄耳边,令人羞耻的话语不断从他口中吐出。

    裴瑄的睫毛剧烈颤动着,他没有说话。

    “这个小洞,有没有被人插过?”陆源的指尖轻轻碰触那羞怯的肉洞,两边的阴唇都被拨开,因此中间绷得很紧,小洞小幅度地翕合着,好像在呼吸一般。

    “不说话?是因为被插过了?不好意思说吗?”陆源轻柔地问着,指尖却浅浅探进去了一个头:“那我就不客气了哦。”

    裴瑄慌忙抬起手抓住陆源的手臂:“……没……”

    “什么?”陆源好整以暇,很有耐心地看着他。

    “……没有,这里、没、没有被人插过,我没有被人插过……”裴瑄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带着恳求。

    “乖。”陆源笑起来,轻轻吻了吻他的头发,已经插入的手指却仍然坚决向内挺入,直插到底。

    裴瑄“嗯!”的一声,身体猛地绷紧,从未被造访过的密洞被无比鲜明的触感就此破开。

    “不要紧张,你的小穴咬得我手指都痛了。”陆源说道:“阿瑄,我知道你以前喜欢女孩子,可是你看看你,再看看你这个淫荡的小穴——”他举起刚刚从花穴中拿出来的手指,指尖上粘连着透明的淫液,“你这样怎么能带给女孩子幸福呢?”

    “女孩子能满足你这淫荡的身体吗?嫁给你她们什么都满足不了,你的小鸡鸡也这么小,她们会在网上发帖后悔嫁了一个唇膏男的——”陆源循循善诱,“她们会找别人出轨,会在别的男人身下欲仙欲死……而你,就算发现了,身为从来没给她幸福的高潮的男人,你有什么立场责怪她呢?如果被那个出轨对象发现了你的秘密,也许会把你也一起操了,毕竟你们的小洞没有区别,对不对?夫妻双飞,共侍一夫,被人知道了那该有多难堪啊……”

    “别说了……”裴瑄的手指收紧,摇着头不想再听下去。

    “我只是想帮你认清现实而已。”陆源叹了口气,沾着淫液的指尖抵在裴瑄的嘴唇边:“阿瑄,你注定,就应该成为我的所有物。”

    指尖抵开了双唇,淫液一点点被涂抹到了口腔内部。裴瑄吞下那股腥臊味道,同时也将陆源口中的“现实”慢慢咽了进去。

    “裴瑄,你怎么会多了一个小穴?”

    “裴瑄,没想到你居然是双性人!”

    “裴瑄,你多出来的这个穴长得好美啊!我知道你这种的叫蝴蝶穴对吧!”

    “哇裴瑄你的阴户好肥,难怪你平时都不穿贴身牛仔裤的!还有阴唇也好厚,听说阴唇厚的人性欲会比较强耶!”

    群众演员在此刻派上用场,嘈嘈杂杂,围在他身边,围观着他奇异的下体,你一句我一句地,叫着他的名字,肆意羞辱他的一切。

    一根手指摸上花穴口,花穴咕嘟,竟然就这么吐出了一口淫液。

    “哇,一摸就湿,好多水!”

    “裴瑄,你也太贱了吧,跟我们一起打篮球的时候,是不是整天想着怎么让大鸡巴操进你的小穴穴里面啊!”

    “亏你表面上还装得那么清高!结果也就是个一摸就湿的荡妇,哈哈哈!”

    “陆源,操他!”

    “对,陆源,快操裴瑄,操烂这个一天到晚装清高的婊子!”

    “把他操到高潮,操到喷水喷尿!”

    “陆源,快操他!”

    裴瑄仰面躺在地上,被陆源拉开双腿,硬挺的肉根在花穴口磨来磨去:“阿瑄,我要进去了。”

    裴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秘密被揭开,被肆意凌辱,却能在痛苦之外感受着身体的兴奋,花穴一直在流水,流出来的淫水把陆源的龟头都蹭得极其湿润。

    龟头破开肉穴,慢慢向内插去。

    陆源俯身下来,贴在裴瑄的耳边:“阿瑄,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发现你的秘密的吗?”

    “高中,高一的夏天哦。你在家睡觉,踢开被子,都被我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