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教师看着裴瑄微笑:“现在,请将你的生殖器官展现给同学们观察吧。”

    裴瑄放在身侧的拳头握紧又松开,他的目光好像不自觉地要往教室的某一个位置去看,但在触及之前就收了回来。他转过身面向同学,躬下身慢慢地将裤子脱了下来。

    他的腿长而笔直,肌肤嫩白,弓腰的时候整个人绷出一段极其漂亮的弧线,学生中有人惊叹:“裴瑄的腿比女生的还好看诶!”

    他的裤子卡在脚踝处,他便把鞋子蹬掉了,穿着袜子踩在脱下来的长裤上。

    “内裤也要脱掉哦。”教师笑眯眯道。

    裴瑄两手撑开内裤,把它一口气推到膝弯处,还要再往下推,却被教师阻止了。

    “可以了,就这样。现在请裴瑄同学坐到讲台桌上面去,把两腿分开。”

    “讲台桌”是道具组特意搭的,裴瑄很容易就坐了上去,内裤松松挂在膝弯那里,两腿岔开、m字开脚正面对着同学们,也面对着摄像机,下体中央那朵肉花像舒展开花瓣一般,随着肌肉的张开向两边绽开。

    摄像机的特写镜头向前推进,通过多媒体一体机中电脑的数据传输,将画面输入投影仪,再投放到电子白板上,于是这一幕被清清楚楚地放大在了每个人的眼前。

    “真的又有阴茎又有阴道诶!”

    “还是粉色的,颜色好鲜嫩,裴瑄难道还是处女吗?”

    “喂喂,怎么也该说是处男吧!”

    “看,他的小洞咕啾咕啾的在动呐——”

    “哈哈,是因为想要吃大鸡巴了吗?”

    学生们兴奋的窃窃私语被教师的声音打断:

    “同学们请看——从裴瑄的生殖器官来看,他的阴茎发育不良,但阴道却发育得很完美,从男性生殖器官的角度来看,裴瑄同学很可能今生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但稍后我们要通过观察和分析,才能判断他能不能在另一种意义上拥有自己的结晶……”

    “噢噢!也就是说有可能怀孕吧!”

    “哇,像裴瑄这种校园男神、超级优等生也会怀孕吗!”

    “哈哈,怀不怀孕和他是不是优等生可没有关系,只要操得他足够深,他就可以为你大了肚子!”

    “呜啊,好想看裴瑄大着肚子挨操的样子——”

    所有的声音都清晰地传入裴瑄的耳中,一道道热辣辣的目光恨不得当场将他奸淫一遍又一遍,他想要让自己显得无动于衷,肉穴却情不自禁地害羞着缩紧,被摄像机准确地捕捉到,投放在了电子白板之上。

    生理课教师打开了他带来的小箱子,里面密密麻麻地堆放着乳夹、吸乳器、口塞、鸭嘴器、假阳具、窥阴镜等等道具。

    “首先测试乳头的敏感度对生殖器的影响——”教师说着,走到讲台桌旁边,俯下身去解裴瑄的衬衫扣子:“裴瑄同学,请放松哦。”

    粗糙的陌生男人手指在胸膛划过,裴瑄无论如何都放松不了,他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去,求助的目光望向那一个特定的位置。

    “接下来就——”教师熟练地解完了扣子,一边说着一边拿着乳夹往裴瑄的乳头上夹去,却被一个人强硬地一把抓住了手:“够了,滚开。”

    教师:这剧本不对啊?

    他回头看到是陆源上来了,他明明还记得,剧情应该是等他用各种道具在裴瑄身上试验一遍以后,才会叫陆源上来做“实验”,当着众人的面操他。但谁叫陆源是老板呢,当然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连忙随机应变道:“唉哟,我肚子疼先走了,现在请陆源同学演示教具!”匆匆忙忙捂着肚子就下去了。

    裴瑄:真是好随便的生理课……

    陆源抬手捏了捏裴瑄的下巴,似乎心情很好似的,凑过来帮裴瑄脱掉挂在手臂上的衬衫。

    两人短暂地耳鬓厮磨着,陆源侧过头来在他脸上吻了吻。裴瑄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已久,陆源的唇却滚烫,在他亲到自己嘴唇上之前,裴瑄情不自禁往后瑟缩了一下。

    陆源的动作静止了。

    过了半晌他才直起身来,静静地看着裴瑄赤裸的身体,扯动嘴角冷笑了一下。

    陆源转身拿起了教鞭,冰冷的金属鞭头直直地戳在裴瑄的乳头上:“我觉得刚才老师说得不对。”他对着同学们道:“这里,不应该叫乳头,而应该叫奶子。”

    “这里,”教鞭直直往下滑,戳得裴瑄的阴茎动了动,“也不叫阴茎,要叫小鸡巴。”

    “还有这里——”教鞭顶开包裹的阴唇,往那小洞里探进去一个头:“叫什么阴道?明明是骚逼。”

    裴瑄被他羞辱得浑身发抖,但肉穴反而不争气地将教鞭咬得更紧了。

    “哦哦!骚逼!裴瑄有个小骚逼!”下面的人非常配合地哄叫起来。

    “裴瑄,把你的小骚逼掰开给我们看看啊!”

    陆源慢条斯理地用教鞭往他穴里面深入:“来,掰开自己的逼,对着镜头说:请大家观赏我的小骚逼。”

    裴瑄细长白皙的手指缓缓分开自己肥厚的花唇,颤着声音说:“……请、请……”

    教鞭拔出来,啪地在肉穴上抽了一道:“说啊!”

    “呜……!请大家、请大家观赏我的小骚逼!”

    裴瑄一口气说了出来,与此同时,肉穴噗地吐出一泡淫液,喷到教鞭上,亮晶晶地一片。

    “你好骚啊,我说真的。”陆源拿教鞭又连着在肉穴上抽了好几道,力道不重,淫水却咕叽咕叽地往外流,他拿着湿淋淋的教鞭挑起裴瑄的下颌:“裴瑄,你怎么这么骚,这么贱,嗯?”

    裴瑄试图用手捂住花穴,辩解道:“我不是……开拍之前导演让我必须多喝水……”

    “手拿开!看镜头!”

    裴瑄移开了手,眼尾发红地望向镜头。

    陆源拿起之前被“生理课教师”放下的乳夹,手指揪住一边奶头,将它拖得尽可能长,而后将乳夹夹了上去。裴瑄“唔”地一声想要抬手阻止,却被陆源抓着手摁在自己被夹出来的乳尖上。很快,另一边也被夹上了同样的装饰。

    窥阴镜也被挑了出来,慢慢插入汁水淋漓的花穴中,伴随着金属“咔咔”的生涩移动声,肉穴缓缓被撑开了一个圆洞,淡红色的内壁一览无遗。

    裴瑄身体后仰,感受着身体被撑开的节奏轻轻喘息。陆源手持一个小型手电筒,照亮了窥阴镜拓展开的世界——

    “裴瑄,原来你的骚逼里面就是这样的啊。”

    窥阴镜打开的空间足以伸进三根手指,陆源探入手指,在那绷紧的肉壁上来回抚摸。穴肉被撑得很紧,此时显得尤为敏感,裴瑄颤栗着泄出呻吟:“嗯……别摸了,哈,我不行……”

    “哪里不行?你的淫水都快把我的手淹没了。”陆源抽出手来,用湿漉漉的手指去摸他的脸:“这么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