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瑄完全脱力了,他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躺在原地怔怔地望着陆源看过来的眼睛。

    “我也想尿了,怎么办?”陆源问他。

    裴瑄迟钝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他张了张口,说:“……不要……”可是因为声音太弱,那个轻轻的“不”字发得不明显,结果好像就是在对陆源说“要”一样。

    结果就是,滚烫的热流在裴瑄的体内释放,源源不绝地浇在敏感的肉壁上,他的肚子肉眼可见地被尿液撑起来一个扁扁的凸起。

    陆源吻了吻他汗湿的头发。

    “你恨我吗?

    我爱你。”

    今天的生理课,也是如此的色气满满~

    第十九章 《玻璃缸中的女装美少年,绝妙的壁尻体验》

    深夜的地铁上,难得丝毫不拥挤,人人有座位,但这列车厢中却没有一个人是睡着的。

    “快看那边!”

    “咦咦咦好漂亮的小姐姐!个子好高哦,看起来有180了!”

    “身材也好好,腿好长好直,简直腿玩年!”

    “她的裙子我种草很久了,就是太贵没舍得买,果然还是要身材好穿起来才好看啊……”

    “嘻嘻,说不定是可爱的男孩子?”

    “不要想太多,男人长到这个身高,一般骨节都很粗大了,穿不了这样的裙子,现实中哪有那么漫画的情节啊……”

    “也是哦,不过小姐姐为什么不坐下啊?我看她旁边明明有空位的!”

    身后的窃窃私语偶尔会漏个一句两句地传到耳朵里,愈发让“小姐姐”面红耳赤。

    比他还高一些的男人站到他身后,借着角度的调整遮挡住他的身形,在他耳边笑着说:“站累了吗?要不要坐下?”

    裴瑄从齿间逼出一句话:“……拿出来。”

    他化了淡妆、戴了假发,缀满蕾丝的裙子并不合身,勉勉强强到大腿根,他得紧紧并着腿才能不让自己出丑。

    “现在吗?”陆源笑问。

    裴瑄不敢再说话被人听见,只得抬起眼用力瞪了一眼陆源。他眼睛本来就大,此刻又画了眼线,更显得眼眸波光潋滟。

    陆源也不为难他,低声道:“下一站就到了,跟我下车。”

    下站的地点堪称荒僻,不远处是一座废弃的工厂。这就是他们此次的“拍摄地点”了。

    等走到没人处裴瑄腿就软了,花穴和屁眼里同时塞进的按摩棒震动了一路,他早就快站不住了。

    陆源把他半抱在怀里,往裙子下面一摸,摸到一手的濡湿,抵在裴瑄鼻子边上让他闻:“你在撒娇吗?明明爽得水都快流到外面来了。”

    黑暗里看不清裴瑄的表情,他哑着嗓子说:“这次不要那么多人了吧,录像就录像,别找那么多群众演员行吗?”

    陆源说:“可我每次提醒你周围有人在看,你的小穴都咬得我好紧,淫水不要钱一样地流,我以为你喜欢。”

    裴瑄:“……”

    他顿了顿才承认说:“……就算是个人性癖吧!可身体上的兴奋和理智上的恐慌又不冲突!”

    陆源说:“我都和他们签了保密协议的,不会出去乱说你什么,你就把他们当成人形道具好了。”

    裴瑄噎了噎,一时间竟然想不出话来反驳,一抬头工厂大门已经到了,他怀着一种微妙的心情走进去。

    剧组人员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们了,定睛一看,导演、副导演、灯光师、道具师、场务……嗯?没了?

    这次居然真没有群众演员?

    裴瑄颇感不可思议,要知道他是来的路上才临时提出来的,陆源就算听他的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做人员变动,加上他至今还没拿到剧本台词,这只能解释为……今天的玩法不太一样?

    以为他要说心有灵犀吗真是太天真了!

    裴瑄的预感很快得到了证实,他眼看着灯光师和道具师合力搬来一座巨大的……玻璃缸?

    陆源转过身来,眼前是一座倒放在木板上的玻璃缸,洁净透明的颜色里,那被紧紧嵌在其中肉色臀瓣和正不甘踢动的双腿就显得如此鲜明诱惑。

    裴瑄的双手和小腿都被鲜红色的束缚带锁在木板上,前面的空间很大,以至于他能够伸出头来自由呼吸,但空间又没大到足以让他转过头去看身后发生了什么事的程度。他的臀部被迫高高向后翘起,被扣在玻璃挖出的孔洞中间。

    他正不安着,身后有人突然大掌响亮地扇了一下他的屁股,随后两只手抓住两瓣臀肉,将结实又弹性的屁股揉捏了个彻底:“好大的屁股。”

    他的裙子和底裤还没脱掉,那人从他的小腿一路摸上来,一直滑到底裤里面:“好湿的骚逼。”

    手指隔着布料在他阴户上揉弄,试着去拉扯两瓣阴唇,又用指尖在他的阴蒂处滑动。

    裴瑄身体轻颤,底裤被他弄得更加湿润了。

    “别动,我现在要剪开它了。”身后的人沉声叮嘱。

    冰冷的剪子贴着肉将底裤一点点剪开,逐渐露出两口漂亮的肉穴,以及它们里面紧紧含着的两根按摩棒。

    屁眼的按摩棒首先被拿出来,手指探进肉壁打了个招呼:“hello,想我了吗?”

    屁眼里早就涂了润滑液,湿热的肠壁嘬着手指,好像对它的到来极其欢迎。

    又倒了一些润滑液上去,足足塞进去了四根手指,把屁眼里面搅和得“咕啾”作响,才抽出来湿淋淋的手指。硬邦邦、热乎乎的肉棒随即抵了上来。

    肉棒“扑哧”一声就插进了后穴里面,把紧张的臀肉挤得往两边分开,穴口变得水淋淋的,带出来的润滑液和淫水淌到下面的花穴,变得瘙痒无比。

    “适应得好快,已经很习惯被插了啊。”陆源一面抽送一面说。

    “前面也动一动……”裴瑄小声要求。

    “什么?”陆源把他的屁股都捏红了。

    “骚逼痒……想操……”屁股摇晃着撅得更高,贴着对方沾满淫液的鸡巴。

    “什么想操?优等生的主谓句没学好吗?你这是想被操!”陆源说完以后,倒是也把花穴里的按摩棒也抽出个头,配合着他抽送的频率两边一起狂干。

    “操,什么优等生,干了两次以后就骚得不得了,如果现在手能动,肯定是要自己掰着骚逼求我操吧!”陆源的鸡巴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干、干死你!穿女装也能浪成这样,让你发骚!”

    前后两个穴都被撑得满满的,裙子繁复的蕾丝在他的屁股上摩擦,倒错的性别感让裴瑄快要发疯:“干得好满……太厉害了,好快……嗯,嗯,操得太进来了,不行……”

    “干到你的g点了吗?”陆源感受着处不明显的凸起,挑着角度狠狠往上一撞,裴瑄的呻吟里几乎立刻带上了泣音:“不!别……呜呜,干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