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到你的小嫩逼,摸不到内裤啊?”

    原来陆源给他的是一种“珍珠内裤”,底下是一条由珍珠串成的细绳,一粒粒小珍珠紧紧地抵着肥嫩的肉唇,在裴瑄走动之间不知不觉就嵌进了阴唇里面,被肥厚的肉瓣温柔地包裹住了,从外面只能摸到一层软肉。

    陆源的手指轻轻拨开包裹着珍珠绳的肉唇,指尖滑到阴蒂上按了按,裴瑄霎时泄出一声喘息:“唔……”

    “原来内裤是被你的小嫩逼吞进去了啊,真是贪吃,还不快把内裤拿出来?”

    裴瑄伸手试图把珍珠绳扯出来,然而它陷得太深,肉穴又温软濡湿,他不得不手指穿过珍珠绳,抵在自己的淫穴上往出拽。

    “屁股翘高一点,摄像机拍不到。”陆源往后退了退,相当温柔地提醒他。

    裴瑄一手撑住流理台,撅起屁股让摄像机清楚地拍到他肉穴的情况。淡红色的嫩肉被雪白的珍珠绳一分两半,细白的手指努力地拉住细绳向外扯。

    拉扯的空隙里,一颗颗小珍珠密密匝匝地摩擦着嫩穴,甚至偶尔能擦过阴蒂,再加上被摄像机贴近拍摄的刺激,透明的淫水淅淅沥沥地往下流,直淌了裴瑄满手。

    “要不要这么享受?”陆源的手忍不住摸上来:“我帮你啊,老婆。”

    他的手拽住卡在臀沟的细带,用力地前后拉扯,珍珠绳重重地在肉穴上来回碾磨,裴瑄哼都没哼一声直接软倒在他怀里:“别、不行……”

    陆源一只手臂半扶半抱着他,另一只手却没有丝毫要停的趋势,内裤的细带在指尖绕了个圈儿,更使得上劲儿了,细细的珍珠绳在肉穴上拼了命地摇曳摩擦,阴蒂一次又一次被重重地碾过。

    “不、停下,陆源……我受不了,哈……要、要……”裴瑄抓着他的手臂泣叫,他以为自己的花穴会着火,结果却是发了水。没多一会儿,那朵肉花儿就“噗”“噗”地喷着水、痉挛地高潮了。

    高潮以后,裴瑄整个人都软下来,恹恹地伏在陆源的怀抱里,下体的肉花也软软地张开来,吐出了珍珠绳。

    “做菜这么不专心,要罚。”陆源说着,走了两步到阳台,从晾衣绳上取下两个小夹子,替裴瑄把围裙解下来,一边乳头夹上一个。

    裴瑄“嘶”地一声说:“疼……”

    陆源说:“叫老公。”

    裴瑄看了眼摄像机,迟疑了一下,还是叫了:“……老公。”

    陆源在他唇上吻了吻:“乖,老公不会让你疼。”

    裴瑄依旧站在流理台前,菜板上放着洗好的青菜、胡萝卜、黄瓜和茄子,他刚拿过胡萝卜切掉个头,就被陆源接了过来,对着粗的一头慢慢往花穴里塞。

    “唔嗯……胡萝卜太粗了,放不进去的……”裴瑄的猫耳朵都垂下来了,低声求着饶。

    陆源抵着胡萝卜向里,说道:“小骚穴很能吃,可以的。”他还抚慰地摸了摸因为紧张一直被后穴夹得不住摇摆的猫尾。

    经过一番努力,胡萝卜最粗的一头还是被吞进去了,陆源暂时没有往里继续推,这根胡萝卜最大直径处足有一个罐装饮料粗细,把嫩穴的穴肉完完全全地撑开了,等到把胡萝卜逐渐往里吞,胡萝卜越来越细,肉穴一时半会却无法合拢,粗粗的一个小洞张开着,好像还贪心着不满足的样子。

    “你看,我说了可以吃进去的。”陆源扬了扬下巴,示意裴瑄去看摄像机里他的影子。

    裴瑄怎么肯看,转过头去干巴巴念台词:“老公,你这样我没办法做菜了。”

    “那就不做。”陆源说:“其实我下班路上吃过了,现在不怎么饿,老婆你做牛奶水果羹给我吃吧。”

    裴瑄轻轻说:“……好。”

    裴瑄跪坐在餐桌上,乳头上的夹子夹了许久之后拿下来,两边乳头都已经红肿胀大至樱桃大小了。

    “先是牛奶。”

    陆源举着纸盒装牛奶,从他的胸口倒下来,乳白色的水流沿着胸膛缓缓往下流,就好像这位人妻正在泌乳一般。牛奶最终聚拢在翘起的阴茎处,滴滴答答地流到盘子里。

    “然后是水果。”

    陆源从冰箱里抱出一小盆水果,草莓、荔枝、樱桃、葡萄,各个种类摆在一处,颜色娇嫩,鲜艳欲滴。

    裴瑄后穴里含了许久的猫尾巴被拔出来,发出“啵”的一声,穴口短暂地打开着。

    “草莓。”

    一颗一颗的草莓被轻松推进了后穴。

    “樱桃。”

    去了柄的樱桃也被塞了进去。

    “荔枝。”

    荔枝被剥了壳,白白嫩嫩地,有些艰难地被穴口吞吃了下去。

    “葡萄。”

    后穴已经满满当当了,葡萄被勉勉强强地挤了一颗进去,就听见果肉之间不堪挤压而发出的“噗”的破碎声音。

    “真的满了,放不进去了……”裴瑄竭力收缩穴口让它们不要争先恐后地溢出来已经是极限,摇着头求饶:“屁眼真的被塞满了,不能再塞了。”

    “可是你老公想吃的水果还没放完,怎么办?你想做一个自私的妻子吗?”陆源一本正经地问。

    裴瑄抱住自己的双腿,m字地大大向两边打开,在舒展肌肉的同时夹紧屁眼,让那个小洞一抽一抽的,显得可怜又可爱。

    葡萄也终于都塞进去了。最终那些水果堪堪堵在入口,从被撑爆的穴肉口都能观察到,某些碎掉的果肉还留了一半在外面,果真是再也塞不进去了。

    “好了,老婆。”陆源亲了亲他的嘴唇:“现在你可以开始榨汁了,记得不要让胡萝卜掉出来。”

    裴瑄的两个穴里,一个含着粗大的胡萝卜,一个含着满满当当的水果,现在却要往外吐水果的同时控制另一个穴里的东西不能漏出来。他双手撑着桌面,屁股悬空面对着盘子,屁眼剧烈地收缩着,过了片刻,“啪”地吐出一颗葡萄,掉进盘子里。

    过了一会儿,又“啪”地吐出一颗荔枝。

    排泄的感觉太好,以至于一时间竟没有控制住,充沛的果实争先恐后地从小小的屁眼漏出来,噼里啪啦地砸在盘子上。

    “小心哦。”陆源拍了拍他的屁股,提醒道。

    裴瑄才意识到前面花穴的胡萝卜居然已经被他吐出来一个头,连忙深呼吸,花穴一夹一缩,流着汁水,慢慢地将胡萝卜又吞了回去。

    但这样一来屁眼要往外吐水果就更加艰难了,再加上越往后果肉烂得越彻底,再怎么竭尽全力也有限,到最后屁眼边上甚至短暂地翻出一小圈嫩红的软肉,等收缩时又被吞回去。

    陆源知道再玩下去可能要糟糕了,便抱着裴瑄吻了吻以示鼓励,接着用长柄勺子将剩余的果肉从肠道里挖了出来。

    “现在把胡萝卜拿出来,老公就抱着你去清洗。”陆源看裴瑄的汗水打湿了鬓发,还沿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