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捅了捅,扶着自己粗壮的鸡巴就插了进去。

    “啊……!”姚抒痛叫起来:“不行,进不去的,太痛了……”

    “操,这小逼真紧。”光头爽得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架着姚抒的腿径直顶进最里面。

    “呜……不要再进来了,不要这么深……”姚抒哭泣着呻吟,从来没有外物进入过的密道被侵犯,他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被顶到了。

    光头可不管他,没等姚抒适应过被开苞的疼痛,就挺着鸡巴在他的肉穴里啪啪地抽送起来,一边操他一边给自己助威似的“哈”“哈”地呼喝,每喝出一声,那浑圆饱满、滴着晶亮液体的龟头就从穴里现身,再狠狠地全根撞进姚抒的身体里去。

    姚抒过了刚开苞的那一阵,逐渐感觉屁眼里被滚烫的肉棍填满,随着肉棒进进出出间摩擦到自己的肉壁,甚至还带来一种微妙的战栗感觉,快感不断攀升叠加,尽管他拼命忍耐着,却无法抵抗地在每次被大力顶撞时身体微微痉挛,前端的性器也悄悄抬了头,渗出透明的黏腻液体。

    “哟,这小骚逼被操爽了!看他鸡巴都挺起来了!”旁边一个民工正抓着姚抒的胸口肉,毫无章法地乱揉,眼尖地发现了姚抒的勃起,立刻大声指出来嘲笑他。

    “真硬了!”光头一边操他,一边伸手拨弄他的性器:“姚抒,真没叫错你,你还真是个小贱货,被人开苞操屁眼都能硬,你说你怎么这么骚啊?”

    姚抒含泪摇着头:“没有,我不是……”

    “装个屁,小贱逼!”光头骂了一句,手指挪下去往姚抒已经填得满满的屁洞里面塞:“这才被操几分钟就开始爽了?天生让人操的货!”

    “不不,已经满了,不要再往里面塞了……”光头的手指一根顶他两根粗,姚抒明显感觉已经被撑满的肉洞快要挤爆了:“别再插了,会裂的、会坏掉的,呜呜……”

    “就是要让你裂!你不是傲?不是瞧不起人?爸爸今天就好好通通你这个小贱逼,让你的屁眼开一个大洞,合都合不上,屎尿都兜不住,走到哪去人家都指着你‘那就是个屁眼被人干烂的货’!”光头强硬地把两根手指塞了进去,和鸡巴一起奋力抽插,而手指更加灵活,还在肉壁上扭动抠挖,搞得姚抒眼泪涟涟,连声哀求。

    当光头的手指抠到内壁的一处不明显的凸起时,姚抒的呻吟明显变了调子:“唔!那里不要……别……”

    光头哈哈大笑,对旁人说:“没想到这小子的前列腺这么浅,我随便一摸就摸到了!真不愧是天生给人干的货,看来只要是条鸡巴都能把他干得爽到天上去!”

    旁边那人羡慕道:“是吗?那你快点啊!这么多人都还没操呢!”

    光头点头道:“知道知道,你要是急,就先操他嘴,或者让他给你撸。”

    那人听了光头的,伸手耙着姚抒帅气的脸,把他的嘴朝两边掰开,直到掰成一个四方形。姚抒剧烈地挣扎着,含糊地叫:“我不要……!”

    徐子文这边看着,他知道姚抒哪怕跟自己在一块儿,都从没给自己口过,这恐怕还是他人生第一次给人口交,抗拒得厉害。

    那人捏住了姚抒的鼻子威胁:“是不是又想挨巴掌?”

    光头说:“我帮你一把!”他抓着姚抒的屁股猛操起来,粗壮的鸡巴一面进出,手指也留在小穴里,屈起来在前列腺处用力抠挖。这么一来姚抒果然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的穴里真的要爆掉了,张开嘴叫道:“不行、啊啊、别弄了,求、求你,啊啊啊啊,救命……”

    旁边的民工趁机掰着他的嘴,把自己坚硬多时的、散发着腥臊气味的大鸡巴塞进了他口中。

    姚抒被热烘烘的粗肉棒塞了满嘴,只能发出“唔唔”的呻吟,上下两个口都被撑满,口水抑制不住地从嘴角淌出来往下流。

    民工干了几下,因为他个子较矮,插姚抒的嘴巴时还要踮着脚,深深感觉插得不够过瘾,扭头跟光头建议道:“这样干得不够深,我们把凳子放倒吧?”

    光头看了看同意了,他把肉棒和手指暂时退出来,把姚抒连人带凳子一块放倒,又把他腿上的绳子解了。光头一边解绳子一边威胁他道:“这儿荒郊野外的,我们有八个人,你要是敢跑,就一直轮到你死!”

    姚抒吓得睁大了眼睛,连忙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跑。

    凳子被放倒在地上,姚抒腿上的绳子也解了,光头就把他的裤子剥了,握着他的两条腿往下推,一直按到两条腿贴着地面,挨着他的脸,姚抒一扭头就能看见自己光裸的小腿。

    这样一来,就剩一个屁股高高举起着面向天花板,屁洞清晰地暴露出来,刚刚被干过,红红的小嘴儿像不满足似的,一张一缩地想要含吮什么东西。

    光头响亮地拍了姚抒的肉臀一掌:“这么一看屁股也挺肥吗!小逼这是痒了吧?还不快求哥哥喂你大肉棒吃?”

    他一掌下去,姚抒屁股上肉浪翻滚,转瞬间起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儿。

    姚抒吃痛,只得期期艾艾道:“求、求大鸡巴哥哥喂、喂我……喂我肉棒吃……”淫话一说出口,屁眼里就是一阵湿润,原来是吐了一口淫液出来。

    “操,还会自己流水,骚逼这是浪成什么样子了!老子没有你这么贱的弟弟!你就是一条母狗,还配当我弟弟?”光头直直插了三根手指进去,一边插一边骂,穴肉带着水声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姚抒脸上火辣辣的,又是难堪又是羞耻,却无法否认自己获得的快感,嗯嗯呜呜地吟叫着。

    那矮个子民工迫不及待地蹲下身来,挺着鸡巴凑到姚抒的脸上,掰着他的嘴把骚臭的肉棒直直塞了进去。他这一下进得又狠又深,姚抒立刻被顶到了喉咙口,咳又咳不出去,只有喉头一阵阵收紧,爽得矮个子民工仰头大呼过瘾。

    矮个子民工揪着姚抒的头发,从上而下大力地冲撞他的喉咙深处,整根鸡巴都塞在他嘴里面,乱翘的阴毛顶着这张帅气的脸,卵蛋上流下来的液体和姚抒的生理性眼泪、口水混合在一起,随着他抽插的动作糊了姚抒满脸,让这个精英帅哥变得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光头在后面也没等片刻就插了进来,他挺着鸡巴一杆入洞,直接插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姚抒“啊”地一声大叫,还想说什么,在矮个子民工的奋力顶撞里面变成了一片含糊的呻吟。

    光头之前已经插了一阵,又在姚抒穴里捅了几百下就泄了出来,一边射一边掌掴着他的屁股大喝:“操烂你这个烂屁股!小贱逼!”

    姚抒只觉得屁眼里被一股一股的不属于自己的热液灌满,意识到自己居然被男人中出了,男人的精液子孙都射在了他的屁股里面,这种刺激让他情不自禁收缩起穴肉,眼看着就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