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抽搐着跟着射精了。

    谁知道这时候他的性器却被人一把握住,在根部掐了一把:“你没资格射。”

    濒临极点的肉棒猝不及防被用力一掐,姚抒顿时惨叫着软了下来。他艰难地从肉体的空隙间望过去,看见一只纹着凶猛老虎的胳臂。

    光头射完了精,从他体内退出来,带出来润滑油混合着白色的精液,黏糊糊的一片。由于体位的原因,那些淫液流不下来,穴口“咕嘟”吐出一口,液体又往凹陷下的屁眼中心流,最后液体都堆在穴口,一圈白色浑浊的泡沫,显得分外淫靡。

    没多一会儿骑在姚抒脸上的矮个子民工也射了出来,他抓着姚抒的头发,不让他躲开,强迫这个挑剔斯文的精英美男把他腥臭的精液一滴不落地全部吞咽下去。

    眼看着姚抒全都吃下去了,矮个子才恋恋不舍地从他身上起来。姚抒立刻歪过头去拼命咳嗽,用手按着自己的喉咙,看样子是想把精液再吐出来。

    他才吐了两口,矮个子就生气地捏住他的脸,把滑落的精水往他整张脸上抹去,一边抹一边骂:“小骚逼还装纯?老子赏你吃精液是看得起你!”

    这下姚抒连睫毛上都挂着白色的精液,他躺在地上,两条腿软软地朝两边打开着,中间那个通红的屁洞十分诱人。光头退出去以后,给旁边站着的虎哥让了个身位:“虎哥,下一个你来吧。”

    虎哥看着姚抒的脸,目光又移到姚抒堆满精液沫子的屁眼,慢条斯理地走到他身前,伸手在他的后穴上摸了一把。

    “瞧不起我们,嗯?”他说。

    姚抒知道厉害,哑着嗓子说:“虎哥,我真的不敢了……”

    虎哥冷笑道:“没事,瞧不起正常,毕竟你可是牛逼哄哄的城里人。不过,像你这种人,也就表面上还有个人样,其实就是个烂透了的婊子,你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

    “我……”姚抒下意识就想反驳,但又想到自己的处境,终究没那胆气,把话又咽了回去。

    “怎么?还不肯承认自己是个婊子?”虎哥“啪”地一声解开皮带:“没事儿,马上就让你承认了。”

    虎哥叫光头等人把姚抒从凳子上解下来,把他的两边小臂和小腿分别绑在一起,又把他翻了个面,叫他跪在地面上。

    这样一来姚抒就只能两腿岔开跪在地上,脸紧紧贴着冰凉的地面,屁股高高撅着,被人干过的穴一览无遗。从徐子文这边看,姚抒上身还穿着精致昂贵的白色衬衫,下体却光溜溜的,屁股上鲜红的巴掌印和指印,还往下滴滴答答流着之前的人射进去的精液,简直就是等待交欢的母狗模样。

    虎哥呸了一口口水在手上,把姚抒的两瓣臀肉掰开,往他的屁眼上抹:“妈的这贱穴真脏!十块钱一次的公园妓女也比你干净!要不是为了让你长长记性,老子都不稀罕操你这烂穴!”

    说完他撸了两把自己的鸡巴,二话不说就直接操了进去。

    姚抒的穴里面已经很湿,肉棒干进去发出“噗叽”的一声水声,他头顶在地面上,“嗯”地一声闷哼,身体一个弹动:“不,唔……”

    随着虎哥的鸡巴越干越深,姚抒的扭动也强烈了许多:“不、唔唔,这是什么……好凉、太大了……不要……”

    旁边一个民工哈哈笑道:“我们虎哥的鸡巴可是入了珠的!被他干过的干一次就上瘾,以后天天掰着穴缠着虎哥求他操,你这个贱逼能被他操一回,是你的荣幸,懂么!”

    姚抒快被虎哥的大鸡巴干到窒息了,他觉得那冰凉的珠子已经顶到了他的内脏,再往里面他整个人都要穿了。他张开嘴呼吸,喘了几口气就惨叫着求饶:“虎哥,别再往里操了,我受不了了,真的,你叫我干什么都行,唔唔……啊、啊啊啊啊……”

    随着最后的惨叫,虎哥已经抓着他的腰挺进到了最深处。只过了两三秒,姚抒还感觉眼前是黑的,虎哥就大开大阖地摆腰大干起来,他腰上好像装了个电动马达一般,一下一下干得又深又狠。

    每一次深入的时候鸡巴上的珠子就准确摩擦过姚抒的前列腺,让姚抒颤抖得不能自已。偏偏每次姚抒感觉自己快要射精的时候,虎哥就在他性器根部用力一捏,迫使他软下来,一次又一次濒临顶点又被强行掐断快要让他崩溃了。

    干到后来,姚抒满脸都是生理性的眼泪,身体不受控制地一阵一阵痉挛,竟是靠着后穴就达到了干高潮。

    生平第一次用后穴达到高潮,姚抒有那么几秒眼前都是黑的,感官知觉都在一瞬间离自己远去,听觉视觉都变得很遥远,只有撑满了后穴的硕大肉棒仍然触感鲜明。

    虎哥在他后穴紧夹的时候深呼吸了一阵,把射精的欲望压抑下去,没等姚抒缓过来,就又拉着他的腰把他拽过来,再次疯狂地操弄起他来。

    姚抒手和小腿绑在一起,只能靠脸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被虎哥这样猛干,他竟被干得往前滑过去,虎哥跟上继续干,他又往前滑,就好像他被虎哥操得用脸在往前爬一样。

    他只能看见一边,视野很低,映入眼帘的是民工们粗壮的腿和大脚,在体会过极致的高潮之后,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渐渐情不自禁地跟随虎哥抽插的节奏哼叫了起来。开始声音还小,只是软软地哼叫,到后面越来越高亢越来越甜腻,所有人都能听见他的淫叫。

    “唔唔、呼、虎哥,虎哥用力操我……”

    “啊啊啊啊……再快一点,不要停,嗯嗯,好爽……哈啊……”

    “哦哦、又操到了,骚点又被操到了,啊啊、骚点怎么这么好操,我、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啊啊,要被干死了……不行了……求你让我射、求你了……”

    “呜呜呜,真的不行了,让我射,让我高潮,啊啊啊……”

    姚抒求得厉害,虎哥反而就这么停了下来,把鸡巴抽出来,双臂抱胸看着姚抒的屁股冷笑。

    “嗯……怎么不干我了……嗯嗯,虎哥……”

    姚抒反应过来,他不好转头,只好屁股一拱一拱地去主动找虎哥的鸡巴:“哥哥,好哥哥,继续干我……我受不了了,让我高潮吧……”

    虎哥不为所动,大掌用力挥在他的屁股蛋上,臀肉瞬间就浮起了一个鲜明的巴掌印。

    他冷冷地问:“你欠不欠干?你是不是婊子?承不承认?”

    “呜……”姚抒只觉得屁眼里面的空虚感快要将他整个人都焚化,扭着屁股哽咽着说:“是,我最欠干,我是婊子,求你了,虎哥,操我……”

    虎哥抓着他的头发把他拎起来,强迫他看向一个方向:“对着他说。”

    徐子文被民工们搬到他的面前,正一脸复杂地看着他的男朋友。

    不,应该说,是曾经的男朋友了。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