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投票,想先看我们之中的哪一个被脱光衣服呢~”

    直播页面弹出选项,坐在光幕前的观众们,经过一番挣扎后,眼睛发亮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最终结果是沈悠以1%的优势胜过沈闲,被观众选举出来首先剥光衣物。

    “哎呀,大家果然还是爱禁欲系吗?”沈闲念出结果,笑着抱怨道:“居然不选我,一会儿你们会后悔的哦。”

    “弟弟不要伤心,我们也是爱你的(づ ̄3 ̄)づ╭?~”

    “闲宝贝不哭,等会我会仔细地看你的!”

    ……

    决定了是沈悠之后,房间中缓缓升起一张类似手术台的机械床。沈悠走过去躺倒在床上,手腕被分开拷在头顶,双腿也被分别拷在机械床底部,无法合拢,露出已经有明显隆起的胯部。

    “这就硬了,哥哥果然好贱~”

    “快快快我要看衣服下面!”

    一个肌肉隆起的高大男人手持一把剪刀走过去,对着镜头示意了一下,捉起沈悠的衣摆,用剪刀咔嚓咔嚓地将他的白色衬衣剪成几片破布,随即相当粗暴地扯了下来。

    高大男人扯完后,又用冰冷的剪刀重重拍了拍沈悠的胸口,两粒乳头已经挺立起来,被金属拍得扁平,又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男人拍了几下之后,开始拿剪刀向下剪碎沈悠的黑色长裤,露出里面的内裤,居然是一条紫色的丁字裤。细细的裤绳将整个会阴勒出一道红印,而且已经拘束不住勃起的肉器,一旦扯下长裤仅剩的布料,它就精神奕奕地弹了出来。

    沈悠从始至终都低头看着,表情相当冷淡,然而两颊浮现的红晕说明他正处于兴奋中。

    “哥哥真的是闷骚啊!!!丁字裤!还是紫色的!好想舔那道红印啊prprpr”

    “我决定从此刻开始就叫哥哥骚母狗了。”

    “骚母狗的奶头好粉好大!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嘬过了才有这么大呀!”

    “有没有人发现,他的鸡巴也挺有分量的~如果用来操人的话会让人欲仙欲死~~”

    “可惜鸡巴的主人是个骚货,不被鸡巴插就满足不了,注定没有用武之地咯~”

    沈闲双手撑在身后懒懒散散地坐着,盯着面前的光幕投影上飞速闪过的弹幕,偶尔选择几条念出声来,笑得很开心:“是这样,哥哥不被人操简直没办法高潮,但被人操得太多了,前面的鸡巴总是漏尿,很让人苦恼,所以有时候不得不穿着贞操裤去上学呢~”

    “小闲有没有这样的烦恼呢?”

    “我啊,我没有的。”沈闲笑着眨了眨眼:“但我有其他的烦恼哦,等一下大家就知道了。”

    沈悠身上的最后一点衣料,那条丁字裤也被解下之后,那个一直半遮半掩的洞口也随之暴露了出来。机械床发出运作的声音,钳制着脚腕的机械手缓缓上推,一直推到沈悠的小腿与大腿贴在一起,呈现m字开脚的姿态才停下。那中央的小嘴也因为双腿的外张,缓缓在观众眼前绽放着。

    “……我靠,这是松了吧……”

    “……真的是被操烂了诶,屁眼不需要扩张都能看见一指粗的小洞,果然是骚母狗。”

    “还以为是禁欲系呢,原来是被轮奸烂了的贱货。”

    “哦哦哦我喜欢!你们不懂松穴的好处!可以看着被操的人涨红着脸深呼吸努力夹紧你,还兜不住精液,一拔出来就扑哧扑哧地往外流,一拍他的屁股精液到处飞溅,有羞耻心的能当时就哭出来,不要太美味~”

    “楼上老司机,这么一说真的好带感。”

    “说起屁股,这个姿势看不太到屁股诶,我可是美尻爱好者。”

    “从露出的部分来看,本老司机据经验判断,这只骚母狗的屁股形状又圆又大,臀肉也会很丰厚,直播到最后肯定不止一个姿势的,大家期待吧~”

    弹幕交流的同时,镜头前的高大男人也手持一根粗大的透明假阳具,滴得满满的润滑液,在穴外磨了几圈,就慢慢捅了进去。

    屁眼的软肉肉眼可见地被撑开,原本褶皱形状的小花舒展开来,被假阳具撑得再没有一丝缝隙。

    “嗯……”沈悠发出了第一声低低的呻吟。

    假阳具一直捅到只露个金属头在外面,轻轻一扭开关,金属头便阒然绽开,如同一朵合金花瓣紧紧地扣住了沈悠的屁眼,防止假阳具掉出来。高大男人在给沈悠的鸡巴戴上了束缚器之后,又挥手示意站在一旁的两个男人过来,一人含住了沈悠的一边乳头。

    两个男人吸吮得非常卖力,观众们都能听到他们狠狠嘬弄时口水摩擦发出的声音。沈悠断断续续地浪叫起来:“唔……嗯……好、好用力……”

    “在我被‘处理’好之前,哥哥就要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啦。”镜头转向沈闲,他笑眯眯地解释:“现在轮到我了,大家要好好看着哦。”

    “噢噢噢!骚母狗的放置play吗!”

    “我家闲宝贝终于要被扒光了!等好久了呜呜呜,你们这群没眼光的!”

    “小闲加油,超期待你的秘密?。”

    房间中央再度升起一座手术台,和沈悠不同的是,沈闲先主动自己脱了运动服上衣,然后自己爬到手术台上,四肢都被冷色的合金手铐铐住。

    “!!!”

    “这个胸!!!”

    沈闲的运动服外套底下什么都没穿,观众们全看到了他赤裸的上身。

    镜头越推越近,直接给了沈闲的胸脯一个大特写。他的双乳如同两个小馒头似的微微隆起,乳尖粉嫩,乳晕颜色渐渐淡开,像是湖水的水波逐层漾开,宛如油画家笔下的妙龄少女的胸乳。

    “卧槽!本幼女控兴奋了!小闲我爱你!”

    “这个胸让人好有凌虐欲啊prprpr”

    “好想扑上去舔舔亲亲咬咬,弄得闲宝贝又痛又爽,眼睛里都是泪还不舍得叫我停下来!”

    “好想给这个胸穿环(ˉ﹃ˉ)扎曲别针(ˉ﹃ˉ)乳孔扩张(ˉ﹃ˉ)”

    ……

    负责沈闲的是另一个身材高大的花臂男人,他上前将沈闲运动裤上的拉绳解开,把宽松的裤子一路扯到底,但由于被锁铐挡住,不能完全脱下来,布料只能松松地挂在沈闲的脚腕上。

    现在沈闲身上的布料只剩一条灰色平角内裤,和挂在脚腕上的运动裤了。

    “噗,是我看错了吗?小闲穿的居然是老头内裤耶!”

    “重点不在这里,你们仔细看,内裤的颜色!”

    “……湿、湿了?!”

    沈闲不起眼的灰色平角内裤,在十余万人的注视之下,渐渐被不知哪里来的液体洇湿,浅灰的颜色逐渐变成深灰,观众们隔着光幕似乎都能听见淫水汩汩外流的声音。

    “这个位置,不是鸡巴,也不是屁眼吧?”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