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看,乔逸的屁眼想必已经被不少人的手指蹂躏过,通红柔腻,丛学旋转着慢慢拔出木塞,就见那个小小的肉洞软软地张开了。

    他能听见乔逸深吸着气控制着饮料的体积与流速,从屁眼喷出的液体呈小弧度的抛物线,“哧哧”地灌满了一个杯子。

    丛学拍着他的屁股说道:“喂,要满了,你的屁眼可以缩起来了。”他明知道此时应该自己把木塞塞回去,偏偏让乔逸靠自己肛门的收缩控制住液体的流出。

    乔逸似乎经过训练,虽然艰难地、但还是深呼吸缩起了那朵充满褶皱的肉花,将液体锁在里面。丛学眼看着他要成功了,又笑嘻嘻地扒开他的屁眼,把木塞塞了回去:“哎呀,不好意思,这个忘记给你戴上了,屁眼寂寞了吧、皱得这么紧?”

    十分钟很快就到,侍应生过来微笑着推走餐车,丛学站在原地喝掉了饮料,四下张望,没发现主编,还好星皇的节目也还没开始。但前面搭建的舞台旁边的led屏上已经开始倒计时,眼看着还有不到半小时就要开始表演了。

    丛学抓紧时间沿着标识找厕所放水,想赶在表演开始之前出来——光是场内摆设都这样“精彩”,星皇明星用心排演过的“节目”更不必说了!

    找到厕所没花多长时间,一进门便看到眼前排开一列的白花花的屁股,丛学倒回去看了门口的标识一眼,发现这是星皇专门为宾客提供的人形便器间。

    一个个厕位里有的直接撅起一个雪白的大屁股,有的仰面躺着、双腿朝两边高高吊起,有的脸朝着前面,嘴里被中空的口笼塞住不能闭合,总之不论是什么姿势,都露出一个嗷嗷待哺的穴洞。用来隔开他们的隔板上还挂着细口的漏斗,保证宾客们能一丝不漏地全部灌满他们。

    丛学左看看右看看,一时都不知道在哪个人形便器里面放水好了。这一张望之下,他发现最边上的一格厕位居然有不少人在排队,周围还围着几个,挤挤挨挨的都看不到脸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只便器这样受欢迎?丛学上前几步,仔细端详——嗬,这个人他也认识!

    要说起来,这只便器名叫kyle,中文名字叫叶飞扬。他是前几年爆红过的摇滚歌手,少年成名,19岁就出道,当年最着名的就是他的迷幻摇滚和这张颓废性感的脸了。就算听不懂他的音乐,也有追星族愿意为了他的这张脸买单。然而他的音乐太过超前,欣赏的人没几个,粉丝基本都是冲着脸来的,这几年乐坛式微,美丽面孔的新人却仍然层出不穷,没多久kyle就被大众淡忘了。

    没想到kyle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丛学走上前看得更清楚:这小子居然是个双性人!

    kyle显然已经不知道被轮奸了多久,昔日唱出桀骜不驯摇滚音乐的嘴唇现在含着男人腥臭的鸡巴,昔日弹钢琴拨吉他的手指此刻正在热哄哄的阳具上撸动,他两条腿劈得很开,被人一边抓着一条,前后两个穴里都被鸡巴塞满,正被抽插的动作干得前后摇晃。

    想当年他在演唱会舞台上劲歌热舞的时候,台下的粉丝没人会想到他们的偶像竟然生着这么淫荡的两口穴、几年后还会被当成人形便器被一群人按在厕所里彻底轮奸吧?

    丛学正在这么想,就听见正插着kyle花穴的人出声骂道:“哈哈哈,当年让你给我签个名我都激动得跟什么似的,没想到我现在就能在这里操你的逼!哈哈,好爽,kyle,你真帅,我当你粉丝的时候就觉得你帅,现在觉得被我快干死的你更帅,哈哈哈!”

    ……这还真的有粉丝啊?

    丛学默默围观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外面的表演快开始了,他还没放水呢!他望了望kyle那里排着的长队,估计在表演之前肯定是轮不上了,便转回身来,打量面前还有空余的厕位。

    比起姿态各异、但基本比较相似的下体来说,当然还是脸冲着前方的人形便器更容易被注意到。

    丛学的视线掠过他左前方的面容时顿了几秒,旋即走上前去捧起他的脸认真打量,表情里露出惊喜之色:“聂展,真的是你呀!”

    这个聂展也是前几年颇有名的小生,五官英俊笑容迷人,当时粉丝多人气高,人也是相当傲气,丛学当年初出茅庐,第一次就是采访他,结果这人又是爱挑毛病又不配合,出刊之后还引导粉丝大骂丛学一顿,这事堪称丛学的职业生涯里面第一个挫折。

    后来丛学也知道,聂展这样处事,得罪了不少圈内人,又接连拍了几部烂片,很快就糊了。没想到时隔几年,丛学居然在星皇的厕所里面看见了他,这怎么不叫丛学幸灾乐祸?

    他记得聂展,但聂展显然不记得他是谁了,虽然迷茫,但仍然恐慌地下意识蜷缩了一下身体,想来以他从前的行事作风,落到这种境地之后,肯定已经被不少人教训过了。丛学扳起他的下巴看着他的脸,可能因为年会开场还没多久,他的脸上还比较干净,只是嘴巴被口塞堵住,无法闭合,显得有些滑稽。

    丛学在他脸上拍了一巴掌,又伸进三根手指搅弄他的口腔,兜不住的口水掉出来,沾到了一点丛学的裤子。

    丛学“啪”地扇了他一个耳光:“聂展你这个烂婊子,连点口水都兜不住,活该被流放到厕所当肉便器!”

    聂展脸上露出屈辱的神态,但他被束缚得很紧,无法动弹,又知道现在落在对方手里,想怎么折磨都随心所欲,所以屈辱只是屈辱,并不敢怎么反应。

    丛学解开自己的皮带,拉下拉链,已经硬了多时的阳具就热腾腾地直接顶到了聂展的鼻子,他用手握住自己的鸡巴,拿龟头在聂展英俊的脸上来回磨蹭,顶端溢出的黏液沾湿了对方的脸。

    他伸手揪出聂展埋在口腔里的舌头,龟头抵在上面反复摩擦,让这个昔日折辱他的大明星好好品尝了一番他鸡巴上的骚味,才从隔板上取下备好的漏斗,塞进聂展的嘴巴里面。他对准了漏斗,抖了抖鸡巴,热乎乎的尿液“哗啦啦”地倾泻而出,夹带着白色的泡沫,随着尿液的冲击力在漏斗里转了两圈,才渐渐消失在聂展的喉咙里。

    丛学眼看着聂展喉结滚动,咕咚咕咚地咽下了自己新鲜热烫的尿液,心情好得不得了,哈哈大笑着撤了漏斗,抓着聂展的头发,挺着软掉的鸡巴又在他嘴里捅了好几下才算完。

    时间差不多了,丛学哼着小曲儿离开了人形便器间。

    身处各个厕位上的人形便器们,渐渐听见了外面的欢呼沸腾声,知道是表演已经开始了。kyle的身体是最后一个空下来的,前后插着他的两人恋恋不舍地拔出自己的鸡巴,又在他身上淋了一通尿,这才快步离去。

    kyle偏过头,艰难地咳嗽了几声,刚才吞的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