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后面干他的人从背后抱起来,坐在舞台边,让辛彦像小儿把尿似的分开双腿面对众人,离他最近的那些人就伸手上去抚摸、玩弄他的腿和脚,辛彦羞耻得呜呜哭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叫着射精了。

    台下不少人被他的精液溅到,起初还有人抱怨,但等主持人宣布等辛彦下台、身上有精液的人可以排队将他操一遍之后,那些人纷纷都表示异常满意了,有些没被淋到的甚至还扯下裤子想自己现弄一些精液出来,偷偷作弊不提。

    下一个节目是着名歌手祁乐咏要表演的诗朗诵,祁乐咏今年三十四岁,长相英俊儒雅,是成名已久的老牌唱将,大家虽然对他这个人挺感兴趣,但一听他的节目是诗朗诵,顿时兴趣缺缺,甚至提议让他当场换一个,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安排一个人在舞台上操他就可以了。

    祁乐咏脸色有些难堪,但只是笑了笑,仍然坚持要念他的诗朗诵。

    观众一想,毕竟是年会,能演的节目就那么几项,也不能总是唱唱跳跳的,渐渐也就平静下来了。

    祁乐咏站在台上握住话筒的同时,旁边的工作人员也推上来一个黑布遮掩的小车,等把黑布一撤,所有人眼睛又都亮了——上面密密麻麻地放着各种各样的情趣道具!有假阳具、有跳蛋、有串珠,甚至还有鸭嘴钳和窥阴镜!

    祁乐咏拿着讲稿,沉默地背过身去——这下观众们更兴奋了——用屁股对着台下,要做什么还不够清楚吗!一边进行严肃的诗朗诵一边被各种器具调教,这反差不要太棒!

    祁乐咏下身穿的是休闲的长裤,被工作人员向下拽了一段,恰好露出完整的臀瓣之后就不再往下拽,裤子就卡在两个浑圆的屁股蛋下面,顿时将他的臀肉衬托得更加丰润饱满。

    “哎哟,这样看着屁股真大、真肥!”

    “不光是这样看,祁乐咏的屁股一直都很大呀!我作为他的多年歌迷,我是知道的!”

    ……

    祁乐咏开口朗诵的同时,他的屁股也被掰开,长长的串珠被缓缓塞进去一个头,剩下的部分垂在外面,好像他忽然之间生了一条尾巴似的。

    串珠被越填越深,祁乐咏的声音也渐渐不稳起来,但他仍然竭力压抑着,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可他要是此刻能回一下头就会知道,底下观众看他的目光,都是恨不得把他立刻剥光淫玩、尽情凌辱侵犯的,根本没人在意他念的是什么。

    整个串珠渐渐被全部吞了进去,观众们感慨:“祁乐咏可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屁眼好能吃啊!”

    祁乐咏显然听见了,臀肉微微颤抖着,想要往前缩,却被一把拉住,更往观众面前拖了拖。

    他口中的诗篇正到高潮之时,不能停下,他正说道:“荣光与哀毁皆是高贵的……啊……!”原来是他屁股里含着的串珠被一口气狠狠拽了出来,“啪”地滑到地上,他再也忍不住倏地叫出声来。

    观众们嘲笑他:“你还念高贵?你正表演的不是最下贱的节目吗?”

    祁乐咏无法反驳,稍微顿了顿,继续用变得略微沙哑的嗓音、颤抖地念起接下来的内容。

    与此同时,形状各异的跳蛋在观众们眼前被逐个吞了进去,开关一打开,“嗡”地一阵响声,霎时间几乎连祁乐咏的声音都盖了下去。观众们哈哈大笑:“你的高贵竟还不如跳蛋的声音响亮!”

    祁乐咏扶着话筒,简直有些站立不住:“呜……我、我不念了,直接来吧……”

    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念的是什么,观众也并不在乎,可是表演还得继续下去,他口中含糊地呢喃着美丽的诗歌,屁眼却因为充塞过多、微微张开了面对着观众。

    应观众的要求,他背对着观众撅起屁股,好让他们能更清楚地观察到自己“下贱”的屁洞。到后来他像生蛋一般地、呜咽着挤压臀肉,将屁股中的跳蛋一个一个吐了出来,砸了满地,足下的舞台周围几乎都是沾满他淫水的小小跳蛋。

    到了尾声部分,祁乐咏一面低喃着谁都听不清的词句,一面被鸭嘴钳打开了身体,窥视他饱经蹂躏的鲜红内壁:

    “再开大一点!还不够大——”

    “继续啊继续,屁眼张开得还不够——”

    “看见了看见了,屁股里面咕啾咕啾的在动哪!”

    “弄了这么久,一定超级想要大鸡巴了对吧?好想现在就喂饱他!”

    观众们兴奋的讨论声久久不绝,等到鸭嘴钳从祁乐咏的身体里拿出来,他们还意犹未尽对着那无法合拢的洞口点评:

    “这就合不上了呀!”

    “是被弄坏了吧?希望他再也合不上啦!”

    “以后商演唱歌的时候估计裤子里面都要垫着厚厚的纸尿裤防止失禁吧!”

    “那我一定要跟去看看,等他表演完就把他拖下舞台扒了裤子往死里操!”

    祁乐咏带给他们的惊喜没能让他们回味多久,因为下一个和下下个节目的精彩程度并不下于此,比如清冷禁欲的钢琴王子被按在钢琴上强奸、再比如大胆性感的歌手将话筒塞进了自己的屁眼里面、再比如圈内知名情侣搭档在舞台上面对面分别被他人猛干,花样百出,令人目不暇接,也不由令人感慨星皇的强大能量。

    其实要做到这一步,并不只是依靠星皇力量就足够的,而更是星皇与台下各个领域的“观众”们共同搭建的奇异生态平衡。

    观众们也始终没有忘记,舞台两侧道具墙壁中填充的那两只屁股——

    尽管姿态卑微、低贱到了极点,但谁也不会忘记那是走到娱乐圈顶尖位置的两个人。

    也正是这样,才更加令人兴奋。

    丛学已经在身前为他口交的少年嘴巴里射了一回,他按着少年的头发,让他把精液悉数吞咽下去。少年乖乖地照做了,末了还探出舌尖在嘴唇边轻轻舔了舔。

    一旁的主编闷哼一声,也在跨坐在他身上的少年身体里面射出了第二发,油亮的龟头从柔软的小穴拔出来的时候,精液还十分粘稠,粘连在上面,好似正在恋恋不舍地挽留。

    s-sex的少年们接到指示,从各自服务的宾客身上下来,大多并着腿,姿势不大自然地往外走。仔细看就能看到,他们中的大多数,屁眼里面还在流着新鲜的精液,沿着大腿根向下淌,沾湿了他们精致华丽的演出服。

    丛学知道这是要开始抽奖了,说实话,他对今晚的奖品,也的确是十分期待的。

    然而当led屏上的数字最终停留在“54”上时,他仍然一时间愣住了,久久没反应过来。

    直到主编笑着拍了他一巴掌,对他说:“你小子运气真好。”的时候,才猛地跳起来,匆匆扣上了自己的皮带,拿着号码牌跳上舞台去领奖。

    另一位中了特别奖的人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