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们发出笑声,叶飞扬也跟着笑起来,缓解了一些尴尬羞耻的情绪。

    接下来的照片,随着叶飞扬身形的长成,尺度就越来越大,到他看起来十六七岁时,就有一张他嘴巴里含着男人的鸡巴,眼尾发红,自下而上抬头往上看,正好被手机镜头捕捉的影像。

    “这是我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叶飞扬解释道:“父亲说我长大了,就把他的……大鸡巴,奖励给我,让我尝尝味道。”

    “只是尝尝味道?”

    叶飞扬摇了摇头:“自从那以后,每天早晨我在上学之前,都要先到父亲房间,替他口交到醒来,如果父亲有需要,他就会尿在我的嘴巴里。一直到十七岁。”

    “十七岁之后,继父就不再要求你这样了吗?”

    “不,是十七岁之后,父亲就让我住在他的房间里了。”

    下一张照片,就是叶飞扬跪在地上,他的继父正在后面干着他的小穴,同时继父的三根手指也埋在他的屁眼里面。由于是继父从上而下拍照,那粗壮手指将屁眼的形状撑得相当清晰,叶飞扬的屁股也很是红肿,还能看见几个清晰的指印。

    “这是你的第一次吗?”

    “对,那是父亲第一次干我,干了一整夜,他一边干我的小穴一边用手指扩张我的后面,在小穴里面射出精液之后就直接插入到了后穴中。”

    “那时候继父没有戴避孕套吗?”

    “……没有,因为我的受孕几率很小,他说他更喜欢在我身体里内射,包括承载不了走动间流下精液的样子。”

    “第一次有没有很辛苦?”

    “嗯,那次完全没想到父亲会做那么久,我很早就射出来了,到最后没东西可以射,就哭着射尿,但父亲看到之后很高兴,还一直给我喂水,到最后射尿射到阴茎都肿了起来,之后半个月小便的时候都有痛感。”

    再往后的照片就越来越明显,叶飞扬以各种姿势被干得哭着求饶,由于他擅长乐器,还有不少他与乐器的“亲密合影”,包括前后穴里各含着一根笛子,赤裸着下体紧紧贴着吉他、一半阴唇被挤扁、一半阴唇裸露在空气中,还有坐在钢琴上、双腿被吊起、被插入玩弄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而最后一张背景却相当普通,看起来是在叶飞扬的家中,但他这次身前身后却各有一个人,两人将他前后都塞得满满。

    ……不,以照片的角度来看,现场还应该有第三个人。

    “没错,这次是父亲邀请了他两位要好的朋友一起来玩弄我。”叶飞扬说道:“那是我第一次被父亲以外的人插入,他们试图将我身上所有能插的洞填满,还玩了双龙入洞,到后面我直接晕了过去。”

    “哦呀,那一次想必很惨烈吧?”

    “是的,那也是我第一次被迫学会用小穴潮吹,还喷了很多次尿,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擅长控制前面小穴,经常还在上课就会失禁……而且,其中一个人非常喜欢称呼我的小穴为‘骚逼’,父亲对此很感兴趣,从此之后要求我自称的时候都是‘骚逼’……”

    “身为男生,却具有女性的生殖器官,的确是很让人热血澎湃呀~”主持人如此感慨,而下面的不少男性观众,居然也深有同感似的跟着点了点头。

    “飞扬,这次节目组还在现场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主持人笑道:“请你猜一猜,是谁被我们邀请来到现场了呢?”

    叶飞扬的脸色“刷”地白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铺垫,他哪会不知道节目组将要请出来的人是谁?然而到了此时他已不能逃跑,而且……如此有爆点的环节,一旦放映,收视率想必能再创新高,而他的专辑……

    百般思绪就这样锁住了他的脚步,使得他甚至看上去有些呆滞地迎接了“惊喜”的出场。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尽管头发有些许花白,精神却显得相当矍铄,步履生风地走了上来。

    叶飞扬张了张口,讷讷道:“父亲……”

    叶飞扬的继父张开手臂同他拥抱,在他耳边说:“好久不见了,小骚逼。”

    叶飞扬的脸瞬间涨红了,在全场观众的注视之下,他不知道自己是紧张过度还是被调教多年后的条件反射,下体一阵湿润,“咕嘟”一大口淫水就这么吐了出来。

    “飞扬刚才说起这些照片,都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想必是非常怀念吧!”主持人适时地插入话语,“那么,就让我们现场重演当年的情景,给观众朋友们欣赏一下,也跟随飞扬一起回味他的少年时代,好不好?”

    他的提议几乎是立刻得到了观众们的热烈响应,而叶飞扬显得有些站不稳,摇摇晃晃后退一步,马上被继父的大手扶稳了。那手还肆意向下,当着无数双眼睛和摄像机的面,在他的屁股上重重掐了一把。

    节目组贴心地送上一张行军床,叶飞扬半推半就地被推倒在上面,还没怎么反应,就被继父给剥了裤子,露出两条又长又直的腿来。

    观众们“哗”地一声,不光是为叶飞扬的两条长腿,更是因为继父在扒裤子的同时,已经娴熟地掰着他的腿,把他腿间的肉穴展示给众人看。

    “哇,好粉的穴!”

    “在照片里总被插着还看不太确切,这么一看kyle的小逼真的好嫩!就像从来没被人操过一样!”

    “还以为他从小被他继父操到大,早就是一口烂穴了呢!”

    “哈哈哈,不,是两口啊!”

    ……

    叶飞扬不敢看那些正议论着自己下体的观众们,但这样被无数目光聚焦、视奸着,却感觉身体一阵阵酥麻,那张嫩穴里的淫水也流得更厉害了。

    他感觉继父已经贴近了自己的身体,他粗糙的大手在自己光滑的肌肤上游走,这个男人的气息是他无比熟悉的,那种烟草、精液、尿骚味混合的味道,几乎是一下子就勾起了他年少时的记忆,令他迷迷糊糊就抬起手来,揽住了对方的脖子:“嗯,爸爸……”

    继父的大拇指瞬间摁进了他的小穴里面,发出“啵”的一声,他赞许道:“小骚逼真乖,爸爸奖励你。”

    现场的收音设备十分精良,叶飞扬那一声呢喃出来,全场的观众立刻都听见了。

    “哎哟发骚啦!”

    “还以为他能多坚持一会的!”

    “想想也是,从小被调教到大,早就爽惯了,这都是下意识的身体反应,一碰就浪!”

    叶飞扬听着观众们的议论,但他此时已经不再觉得羞耻,反而刺激得他愈发放浪。他把双腿朝两边又张了张,让摄像机能清楚拍到他的小穴被继父用手指玩弄的样子。

    继父早就把他的身体玩得烂熟,大拇指腹抵在穴口,探进去个头,偏偏就是不深入,来回地浅浅探入又拿出来,发出一声声“啵”“啵”,是淫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