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少年的身份,其实也很不简单……

    预告片留了个悬念,余下的剧情就要留待影片上映之后观众自行到电影院去观看了。档期定在了贺岁档,多半是个团圆欢喜结局,而这悬念到底要怎么圆回去,也就勾起了所有看过预告片的观众的好奇心——当然,即使没有这样的悬念,仅仅是想要看到大明星以绵是怎样在荧屏上展现他被乞丐、酒鬼、赌客们操得欲仙欲死的画面,也足够大家愿意付出这一份票钱了!

    以绵之前是歌手出道,歌坛式微后转投影视,尽管由于外形限制戏路不宽,但没有几个人能抵御得了他眨着大眼睛纯真而无辜望过来的表情,因此接连拍了几个适合自己的角色,也有综艺常驻,人气非常旺。

    主持人看完预告片后,也是先将话题抛给了以绵:“以绵,你这次表现得太棒了吧!尤其那一个用烈酒灌小穴的镜头,眼睛看过来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里面一动,真是我见犹怜!拍戏的时候有什么想法?”

    以绵笑了笑,双手握住话筒,说道:“那场戏拍了很久,因为用烈酒灌肠刺激性太大,实际上我们用的是清水,为了拍好那一场,导演要求各个角度都拍一遍,最后选取合适的镜头,我就一遍一遍地自己灌清水进去,因为没时间及时排出,到最后小腹都鼓了起来……”

    观众们想象着以绵被灌肠灌到肚皮微微鼓胀的画面,不由得激动起来,喊道:“绵绵辛苦了!”“绵绵好棒!”

    主持人也笑道:“这样确实很辛苦啊!其他演员还有什么趣事要分享吗?”

    旁边饰演赌场老板的演员开口道:“以绵确实很敬业!演在赌场的时候,他被绑在那个赌桌上,绳子为了真实绑得很紧,他一连被群众演员轮着操了几个小时,勒得手脚都红了,等一喊停他被解下来,整个人瞬间趴在那儿好久都没动,完全是脱力了。”

    饰演乞丐之一的演员也说道:“拍我们那一场的时候,设定上是以绵被开苞,要挣扎得很厉害,我们好几个人就打他的脸和屁股,脸不能真打,但屁股是真的,到后面都打得肿起来了,像两瓣粉红的大桃子,以绵也没有责怪我们。”

    众演员们对以绵的敬业交口称赞,终于轮到了影片另一位男主角——饰演神秘公子的莫嘉瑞发言,他也是当红小生,生得英俊冷漠,对此倒是十分不屑一顾,冷冷地说:“他那是敬业么?灌肠也好,打屁股也好,明明就是他本人享受得不得了,跟敬业有什么关系?”

    观众闻言大哗:原来《觅琴》的两位主演竟然不和到这种地步吗?!

    导演在台上也急得厉害,在娱乐最大牌这样的综艺上,虽然这种话题有助于炒作,但对以绵的个人形象很不利,反而还容易让电影遭到攻击,他连忙从身后扯了扯莫嘉瑞,猛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

    莫嘉瑞本来也只想说这一句,任由众人反应,他始终冷冷淡淡的。

    倒是以绵,脸上看不出多少愠色,只对着莫嘉瑞的方向,嘴角轻轻上扬,竟是甜甜地笑了一笑。

    没多久就开始了综艺的游戏环节,第一个游戏是很常见的默契大考验,也就是其中一个人用肢体语言比划题板上的词,另一个人猜,规定时间内猜中的最多的组合获得胜利,而输的组则要接受惩罚。

    分组的时候,以绵出其不意地挽住了莫嘉瑞的胳膊,笑眯眯地说:“我记得嘉瑞的体力很好呢~我想跟他一组~”

    莫嘉瑞之前已经任性了一次,这次想着不过是游戏以绵不能怎么样。而且场上的人也都颇有眼色,看见以绵主动找上了莫嘉瑞,不管他是想亲自报仇还是什么,都没人再敢上去凑做堆,于是莫嘉瑞也只能和以绵分在了一组。

    以绵的理由既然是莫嘉瑞体力好,那么莫嘉瑞自然当仁不让地担任了负责肢体描述的一方。谁知道计时一开始,莫嘉瑞一看到题板上的词语,整个人都错愕了,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第一个词是“自慰”。

    计时的声音紧张急迫,被上千双眼睛注视着,莫嘉瑞无法拖延,只能面对着以绵,手伸到胯下,做出一个撸动的动作。

    以绵:“裤子?”

    莫嘉瑞急忙摆手,手圈成圈,连续地在胯下夸张地撸动起来。他一贯冷漠的脸色此刻涨得通红,观众们也对他的动作发出阵阵笑声。

    以绵不解:“画圈?”

    莫嘉瑞急得团团转,干脆一咬牙扯下了裤子,隔着内裤虚虚地在自己的阴茎上抚摸。

    以绵似乎恍然大悟:“内裤!”

    观众大笑,莫嘉瑞自觉羞耻度已经到了极限,连忙对主持人用力挥手,示意过掉这个词。

    主持人迅速地扬声问:“确定要过吗?”

    这一个“确定”似乎有些微妙,但莫嘉瑞无暇多想,使劲点了点头。

    主持人爽快地换了题板,这次的题目则是更加令人眼前一黑——跳蛋!

    趁他反应的几秒,场上的协助人员也敏捷地上前,按住他的胳膊,掀起他的t恤,将一只乳夹夹在了他的乳头上面!

    “这是跳过题目的惩罚哦~每跳过一道题目都会增加相应的惩罚!”主持人笑盈盈地宣布。

    莫嘉瑞脸色通红,他想要反抗,一转头却发觉自己陷入了无数观众热切的目光,计时器还在作响,他不得不说服自己忍过这轮游戏再说。

    跳过题目的成本增加了,他不得不仔细思考眼前题目的表达方式起来,结果他不敢直视以绵的目光地、用手做出震颤的示意,随后将自己的内裤也拉了下去!

    “哦——”

    观众席响起了兴奋的声音。

    “尽管看过以绵小可爱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莫嘉瑞的屁股呐!”

    “他平常总是冷冰冰的生人勿近,现在看来屁股也很有料嘛!这么雪白紧致的屁股肉一定很好摸,啊,屁眼也紧紧缩着,超害羞!”

    “像莫嘉瑞这么强势的人,应该都是做攻方吧?”

    “我超爱看攻方受蹂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超爽!”

    ……

    莫嘉瑞心一横,手指保持震颤的状态,慢慢抵近自己正紧张收缩着的屁眼口。

    “按摩棒?”以绵歪着头发问。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明明一开始都已经比划了是两个字啊!

    知道既然如此,以绵多半不会猜中了,莫嘉瑞自暴自弃地冲主持人挥手示意过词。

    于是,另一边的乳头也被夹上了色彩鲜艳的乳夹。

    ——为了保证惩罚效果,协助人员还将他的t恤推到肩膀,将两粒被夹到通红的可怜乳珠展示给观众们看哟!

    注定猜不中题目,跳过还会有惩罚,莫嘉瑞于是消极怠工了起来。

    主持人见状连忙提醒:“输掉的队伍会有很严重的惩罚哦!我们会现场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