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抽取与答错题目相对应数目的观众上台,亲自惩戒选手!”

    莫嘉瑞的脸色都白了,被人看和议论已经是极限,如果输掉,还不知道会被随机抽取的观众做出什么事!如他们所言,他平时可是个确确实实的攻方!最瞧不起的,也是像以绵这样身体淫荡、随时可以被人插入的贱货了!

    他的屁眼,还是一块实实在在的处女地!如果在这样一个收视率奇高、观众群庞大的节目上被操,他就相当于在全国人面前被开了苞——这怎么行!

    尽管以绵不配合,他也为了争取那一丝希望,挣扎着重新努力了起来。

    眼前的题目是:轮奸。

    内裤已经脱掉,莫嘉瑞趴下去,高高撅起屁股,主动掰开两瓣臀肉,一根手指进了个头就快速抽插起来,没多一会儿又换了一根,来来回回,很快,莫嘉瑞的十根手指都已经在自己的屁眼里走过一回了。

    以绵充满恶意地猜测着:“群p?……贱货?……母狗?……公交车?……厕所?……肉便器?”

    莫嘉瑞不得不放弃的结果就是,自己身上的乳夹下面,加了一个小小的砝码。

    看上去很小,却能够将乳头拉扯得通红、直往下坠呢!

    这个游戏的时间出奇的漫长,到主持人宣布“时间到”的那一刻,莫嘉瑞已然疲惫不堪地软倒在地上,乳头下缀着数个沉甸甸的砝码,将那脆弱的肉粒拉扯到红肿不堪的地步。而他的屁眼,也由于他自己过分焦急的蹂躏,变得微微张开,像一个贪婪地张着口的小嘴。

    最糟糕的情况还不止于此——当听到主持人宣布他们这一组输掉了游戏,才是莫嘉瑞最绝望的时候。

    接受惩罚的环节到来,他和以绵两个人赤裸着下身、背对着观众趴在软沙发上,下方观众的反应空前踊跃——最终是两位主演接受惩罚,这无疑是他们最期待的结果。而莫嘉瑞他们这一组,答错的题目、也就是所要面对的观众数目……足足有十二个。

    即使两个人能够加以分摊,每个人要经历六个人的“惩戒”,也足够他们受的了。

    莫嘉瑞转过头去,对着以绵怒道:“你的心理至于这么阴暗?为了恶心我不惜把自己也搭上去!哦不,反正你身体这么下贱,恐怕早就求之不得了吧!”

    以绵看上去丝毫不在意,反倒对着他微微一笑,好像胸有成竹一般。

    很快,莫嘉瑞就明白他自信的是什么了。

    12个人,居然有十个选择了“惩戒”莫嘉瑞!他还听到其中一个人俯下身来安慰以绵:“绵绵,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替你出气的!”

    莫嘉瑞一瞬间简直不想再录下去,他直起身体试图挣脱开逃跑!

    然而几乎是立刻就被身后的几人齐心协力抓着头发按了下去!他的脸被按得埋在沙发里,赤裸的屁股却被人用力扇了一巴掌,极清脆的一声响,不光是莫嘉瑞立刻感到屁股火辣辣的,摄像机也忠实地拍下了从巴掌落下到指印清晰浮起的过程。

    那人压低了声音道:“什么贱人,还敢讽刺绵绵!”

    莫嘉瑞感到他的臀肉被粗暴地扒开,现场的热风吹到他毫无遮掩的肉洞上,那人吐了一口唾沫,准确无误地击中了那一张小嘴。

    不仅是唾液的湿黏,还有强烈的屈辱感,让莫嘉瑞剧烈地挣扎起来:“不、我不要、我不要被操!放开我!”

    “谁他妈要操你了,少自作多情!”那人骂了一声,还没等莫嘉瑞稍稍有所放松,一样冰凉的硬物就被强硬地塞了进来。

    “什么东西?!拿出去!拿出去啊!!!”莫嘉瑞真的快要崩溃了,顾不上是在录节目,他扭动着身体,嘶哑地嘶吼挣扎,但围着他的人密不透风,很轻易地压制了他的反抗,而那硬物还在不断向更深处挺入——

    “不要!不要插我!拿出去——求你、求求你、拿出去……”被真实侵犯的事实无可逆转,莫嘉瑞到最后的哀求几乎带了泣音。

    “上面的嘴很倔啊,还是让我们来采访一下下面的小嘴是什么想法吧?”恶意的笑声响起:“下面的小嘴明显吮得很欢嘛!分明就是很享受!”

    莫嘉瑞明白那是什么了——话筒!那是他发言时所用的话筒!

    话筒在深入之后还留了一个柄在外面,随着那人的抽插发出滋滋的水声,经过扩散,整个场内都将他屁股里面发出的淫声听得清清楚楚!

    “噗滋、噗滋……”

    莫嘉瑞试图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面对自己被一支话筒抠挖着屁眼、并且持续不断地发出水声的事实。

    没过多久,话筒终于被拔了出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根热烫硬挺的男人鸡巴!

    “不不不我不要——!!出去啊啊啊啊!!”莫嘉瑞崩溃地大叫起来:“不要、不要操……你不是说不会操我的吗?!”

    “我可没有说!”身后的声音已然换了一个,他凶狠地挺起腰,全根没入!

    “之前那个是以绵的粉丝,为了以绵报仇来的——可我是冲着你来的!”

    这个人的力道出奇的大,他掐着莫嘉瑞的腰,重重地插入,那架势似乎恨不得连卵蛋都塞进他的屁眼里面。

    肉与肉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莫嘉瑞认为自己的屁股绝对被撞红了一大片,腰侧传来的疼痛说明那里说不定也已经青紫,而且随着对方的大力顶撞,他乳头上未摘下的砝码跟着剧烈摇晃,好像下一秒就会把脆弱的奶头扯掉!

    他摸索着去扯胸前的砝码,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这么快就发骚?这就忍不住揉自己的奶子了?”

    莫嘉瑞微弱地辩驳:“不……也不是、不是奶子……”

    “这么骚这么浪,不是奶子是什么?”那人朝上粗暴地一抓,莫嘉瑞立刻痛叫一声——对方准确地捏中了他摇摇欲坠的乳头,此刻堪称雪上加霜,令他苦不堪言。

    莫嘉瑞不得不求饶:“是、是奶子……求你,别再弄它了,让我把砝码解下来……”

    “可以,那你自己抓着自己的奶子揉,一边揉一边对着话筒浪叫,叫得我满意就让你解砝码——一个。”

    这条件简直令人光火,然而莫嘉瑞别无选择,眼睁睁看着话筒紧紧贴在他嘴边——那可是刚刚插过他屁股的话筒——一边揉弄起了自己的胸口一边张开口呻吟:“啊啊……奶子好涨、好痛……屁股也被插入了,插进来了一根好大的鸡巴……我、我从来没想过会被人操……啊啊啊,轻一点,操得我好痛……”

    屁股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是叫你浪叫,不是叫你喊痛!砝码永远不想摘了是不是?!”

    “对不起……呜……我、我被,大、大鸡巴插得好舒服……进来得好深、好满,啊啊啊,插到内脏了……奶头也好舒服……被拉扯着、快要断掉了,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