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尤其多,到最后,他虽然屁眼没有肿,但两瓣屁股却被打得通红肿胀,连裤子都提不上去了。

    第三个游戏,也就是最后一个游戏,为了体现综艺节目欢乐热闹的气氛,打散了原有分组,将所有人员分成了两大组相互比拼。

    比拼项目很简单——开火车,所有组内人员身体相连,互相插入,在插入的同时身体还要不停走动,最终哪一组射出精液的人更多,哪一组的欢乐值就更高,哪一组获得胜利——还有比身体紧密相联、我的鸡巴摩擦着你的屁股、我的精液在你的体内爆射,更能体现热闹与团结的吗~

    没了以绵的主动请缨,莫嘉瑞居然也再次和他分在了一组。

    刚开始大家面面相觑,是有那么一点儿尴尬的,但没过多久,随着之前那名青年被一个同样是龙套的演员拉过去、狠狠插入屁股以后,众人也就渐渐放开了,开始寻找自己的理想对象。

    “我要做车头。”以绵懒洋洋地举手道:“刚才耗了太多体力了,懒得插人,靠插人也射不出来。”

    他是电影的绝对主演,人缘又好,没什么人会反对他,于是以绵的“车头”身份就这么定了下来。

    可是定下来之后,却未必有人有那个胆子直接上前、握着他的腰插进去了——电影里面是有剧本,可在现实里,面对以绵这样一个成名多年的大明星,又都见识过莫嘉瑞是怎么被他整治的,一时间众演员倒还真有些犯怯。

    于是以绵歪了歪头,看向一直站在边缘的莫嘉瑞:“你要来吗?”

    他嘴角带笑,甜甜的,乍看之下无辜又纯真。

    被他这么一笑,莫嘉瑞是真的条件反射地犯怵。

    但是……

    莫嘉瑞扬了扬下巴,一脸淡定地说:“来就来。”

    以绵主动掰开自己雪白紧窄的臀肉,将那张收缩的小嘴儿给莫嘉瑞看。

    刚才游戏,他看着轻松,却也不是没有付出的。短时间内快速又频繁地吞入吐出那些性玩具,让他的肉穴周围红了一片,屁眼本身也有些肿,微微嘟起着,嫩红的肠肉翻出来一些,更像一张漂亮又淫糜的小嘴儿了。

    莫嘉瑞扒着他的两瓣屁股,让中间的屁眼清楚地裸露出来,跪在他身后用力舔弄吸啜,弄得以绵都有些颤抖,从鼻子里“嗯”出了相当甜腻的一声。

    再然后,莫嘉瑞就直起身来,挺着自己的鸡巴顶了进去。

    他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等了一会儿才开始抽插。

    以绵上身还穿着衣服,莫嘉瑞的手掌就探进他衣服里摸进去,一面捻着那两粒软嫩的乳头一面抽插。然而他还没享受多久,就感到自己的屁股一凉,两瓣臀肉被人从身后扒开,他回头一看,见是扮演乞丐的汉子对他憨憨地一笑:“不好意思啊莫哥,我们都排完了,就差你了。”

    也没有办法,从他选择了要操作为“车头”的以绵开始,他自己就无法避免被人操的命运了。苞已经开过了,莫嘉瑞也就不再忸怩,点了点头,任由扮演乞丐的演员的两根粗糙手指在他屁眼里捅了捅,就扶着粗长的鸡巴插了进来。

    乞丐汉子的鸡巴异常粗长,龟头还上翘,恰恰顶到了莫嘉瑞的前列腺,让他意料之外地“啊”地叫出了声,有那么一会儿都顾不上身前的以绵了。

    两边的比拼正式开始。

    两列长长的人肉火车,许多都是电视电影荧幕上常见的面孔,此刻光着屁股、一个操着一个,紧紧地挨在一起,脸上露出或痛楚或舒爽的表情,镜头扫过去,在大屏幕上放大,令在场观众大饱眼福。

    “xx平时总演禁欲系角色,没想到他那么骚呀!”

    “对啊哈哈,他的嘴巴张的好大!口水都掉出来了!”

    “还有xxx,我还以为他是阳光健气型,结果一被操就哭,整个儿梨花带雨,太好玩了!”

    “还是我家绵绵最美!被那个讨厌的莫嘉瑞操也好看,呜呜呜真好看!”

    “莫嘉瑞的表情也很不错呀!你们看他,他身后的那个人鸡巴一定很大!他脸上明明就是快要受不了了的表情嘛!”

    “那是受不了吗?明明是爽过了头精神恍惚了吧!哈哈哈”

    ……

    莫嘉瑞也没有想到,插入他的鸡巴会是如此……有分量的一根,在对方的顶弄中,他感觉自己的肠道已经被这蓬勃的肉物撑得不能再满,似乎有一种内脏都被触碰的威胁感……每被对方深深撞击一次,他的眼角都不由自主地流出生理眼泪来,到后面他已经顾不得以绵就在他身前了,哽咽着出声恳求对方:“大哥,你、你能不能轻一些插我?我……你的鸡巴,真的、真的太大了,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啊,不要再顶了……”

    对方憨憨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他:“莫哥,我这也是没办法,他们一看见我的鸡巴,就都不肯让我操了……我已经尽量慢、慢了,但后面一爽起来,激动起来就没个控制……哦哦,对,再插深一些……好弟弟,你插死大哥了,好厉害……”

    主持人在一旁检视着他们的射精情况,不断地报出数字:“娱乐队一人射精……大牌队两人射精……娱乐队又有一人射精……”

    游戏到了尾声,就连以绵都在莫嘉瑞怀里射过了一次,莫嘉瑞后面的乞丐大汉也大叫着在他的屁眼里喷精了,分量十足的精液重重地浇在他的肠壁上,半软不硬的鸡巴还填在他的屁股里面,但莫嘉瑞不知道是不是第一个游戏惩罚被轮奸时射得太多,此刻竟一时半会射不出来,眼看时间就要到了,他们的队伍还仅仅差着对手一个名额。

    以绵忽然在他怀里轻轻扭过身来。

    以含着莫嘉瑞鸡巴的姿势,这个转身非常艰难,以绵抬起一条腿缠在他的腰上,和他终于脸挨着脸。

    以绵问道:“你觉得我贱?”

    他此刻面含春情,吐息之间呵气如兰,双腿白皙,上面却有无数引人遐思的印子,更别提底下那紧紧裹着莫嘉瑞鸡巴的小穴了。

    莫嘉瑞也刚刚被人爆精内射,双腿一阵发软,几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以绵似乎也不需要他的回答,细嫩柔软的手指摸下去,一路摸到莫嘉瑞含着别人鸡巴的屁眼口。感到莫嘉瑞的身体颤了颤,他继续慢条斯理地说:“那你现在和我一样了。”

    莫嘉瑞承认吗?他不得不承认。

    他双眼潮湿,腾不出手来挪开以绵的手,任由他在自己的屁眼周围轻轻按捏。他抬眼看着以绵的眼睛,想问他这样你满意了?又想问他和你一样会怎么样?但最终只是含糊地问:“……所以?”

    “所以,”以绵忽然弯了弯那双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睛,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嘴唇:“所以,你可以坦率地开始喜欢我了。”

    莫嘉瑞的精液,同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