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通讯器。

    但他握着战利品的手,一瞬间在空中静止了。

    对方犹然戴着手套的一根手指,插入了他湿润的肉穴之内。

    “已经有点湿了啊。”丝质手套粗糙而冰凉的触感,在温暖的肉穴内勾动。“我听说你的发情期刚过,吃了大剂量的抑制剂,还为你准备了润滑油来着,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请放轻松,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的任务是操你,操到你合不拢腿,操到你怀孕。我并不希望和你动用武力。”

    随着对方慢条斯理的“安慰”,凯里的身体缓慢地舒展,他重新趴了回去,恢复了一开始、翘着屁股等候临幸的姿势。

    “能不能……不要用手套……”青年的请求,从被子下低声地传来。

    “没有问题。”对方欣然应允,摘下了顶端变得湿漉漉的手套,转而一起插入两根手指,旋转撑开:“您的小穴弹性很好,以前有过性行为吗?”

    “……没有。”

    “自己有试着插入过吗?”

    “……也没有。”

    对方再次发出一声轻笑,不过这次就显得很是愉悦:“看来您是一位保守主义者。”

    “那么,我接下来,将要插入你的这里,可能会有点痛,但是你很湿,应该也不会很痛。”对方彬彬有礼地点了点凯里的肉洞,“您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

    “我不喜欢用避孕措施,我可以直接射精在您的体内、射满您的子宫吗?”

    “……我、不……请自便……”

    “为了我们的联姻更加稳固,我们应该尽快有孩子,所以即使今晚您是第一次,我也希望能在今晚在您的体内成结、将您彻底标记,之后我要出差长达三个月,所以争取在这一次就能让您受孕,怀上我的孩子,您认为如何?”

    “怀、怀孕……”青年的嘴唇翕动着吐出低语,他柔韧的身躯也情不自禁地微微发颤:即使是被迫接受了自己的角色,但在被侵犯的当天就要被彻底终身标记、甚至在对方的精液浇灌下受孕……

    “为了让我们的联姻更加稳固,为了您的家族。”他的丈夫耐心地重复。

    青年不得不下定了决心:“我、我同意,林德伯格先生……”

    “您愿意怀上我的孩子,肚子鼓起,乳首涨奶,到了行动不便的怀孕后期也接受我的肏干吗?”

    沉浸在纠结中的凯里没有发觉对方的形容有多么情色,他难堪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林德伯格先生……请来肏干我,将您的精液射入我的子宫,让我怀上您的孩子……”

    “感谢您的配合。”凯里能够听见对方解开皮带的声音了:“如您所见,我是一个尊重伴侣的alpha,嫁给我的话,我不会让你生那么多孩子。两三个就已经足够,最多不超过四个……我知道,毕竟omega都是很害怕产后发胖的……”

    奇怪,这话怎么透着一股熟悉……

    在凯里尚未反应过来的瞬间,对方那巨大的、凶悍肉物已经重重地闯进了他的身体里面!

    与此同时,对方温热的身体也覆盖上来,从他的嘴唇能够含吮着自己的耳垂来看,对方的身高明显比自己高了不少。对方忍俊不禁的、优雅的轻笑声也贴着他的耳膜热热地吹进来:

    “果然还是那样自以为强势的alpha情结……工作事业都是alpha的责任,为了家族可以牺牲一切……”

    “不过还真是让我意外的可爱反应……凯里……哥哥。”

    从未被侵犯过的密道此刻被炽热坚硬的肉物雄踞占满,充分调情后的湿润让抽插之间都带了黏腻的水声,没多一会儿凯里就感到令人羞耻的淫水沿着他的腿根淌下来,清楚地昭示着他作为一个omega被尽情肏干的境况。

    他在身体的摇晃间隙里好半天才从记忆里艰难地检索出了线索:“小、小兰斯……?”

    对方只是哼笑了一声,并没有否认,但胯下的速度明显加快,仿佛打桩机一般,恨不得除了将自己青筋贲发的可怖紫红色肉棒全根没入以外,还要将自己的两颗睾丸也都塞进去才罢休!

    “不是说好叫你哥哥你就会娶我的吗?结果把我忘得这么干净,真是说话不算话啊……凯里哥哥!”

    “不、啊啊……不要这么深……”凯里在狂暴的颠簸之中困难地发声:“你、你不是也、也没叫吗……啊,别这么干、太深了,求你了、啊啊啊……”

    “怎么,干到哥哥的子宫口了吗?”兰斯改舔为咬,齿尖时轻时重地噬咬着omega脆弱的耳垂:“不是自以为会成为alpha吗?害我以为要成为很强悍的alpha才足够压倒你,花费了好多时间在训练和磨砺上……谁知道像这样……”他在两人身体相接处抹了一把,捞了一手的水送到omega面前,“早知道你这么骚……我早就找上门去,把你干透干穿、把你彻底标记成我的人……”

    “哈……啊……你他妈……你他妈才骚!”凯里被干得几乎支撑不住身体,他知道这小子说他花费时间在训练磨砺上绝不是假话,就冲现在这份全面压制的力道,就算他尚未觉醒成omega的全盛时期也未必是对手!

    “你……你能早知道个屁……老子十八岁成年的时候,你还不到、不到十三岁,毛都没长齐,还想上门干我?”

    兰斯只稍微阴郁了一瞬间,随即就微微笑道:“是……所以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你觉醒了,我的鸡巴也大到足够干死你、让你再也不敢嘴硬……”没等说完,他就双手下去将蜜色的臀肉掰得更开,肉棒更加用力地深深挺入,在顶撞到子宫口的刹那,凯里甚至敏感到哆嗦了起来!

    “啊啊、操……不要顶那里……不行、不行、不能操开它……”凯里剧烈地挣扎着扭动起来,连兰斯的鸡巴都被迫滑了一截出来。

    “明明不知道我是谁之前那样容忍又彬彬有礼,现在却又是说脏话又是挣扎……”兰斯轻轻叹息起来:“凯里哥哥,你就这么爱欺负我吗?”

    “谁、谁欺负你了,现在明明是你在操我……!”凯里都快哭了,被雄性的鸡巴顶到子宫口的感觉仿佛过电,他花心一阵抽搐,吐出一大片又酸又软的淫水。

    “呼……好舒服……”兰斯的肉棒插在肉洞里、浸泡在一大汪湿滑的淫水中,正是难以形容的舒适,他伸手解开了凯里的眼罩,抚摸着他的下颌让他看向自己:“乖,转过身来,把腿再张开一点,让我进去。”

    凯里被蒙在黑暗里太久,忽然间张开眼睛,视野一片模糊,一时间他只能看到正在干他的alpha的轮廓,眼睛眉毛都很黑,年轻而异常俊美。

    他在这种恍惚中,不由自主遵照他的要求,正面朝上地张大了腿,迎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