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的脖颈高高扬起,发出无意义的哀啼,如同一只待戮的天鹅。

    到后面高大男生更是直接攥住了江凡的两粒乳珠,大手一边用力拉扯一边重重地挺腰操干他的屁眼。江凡已经叫不出有意义的词汇,只能在每次被粗物捣到身体内部时,才会从喉咙里溢出“啊”“啊”的哀鸣。

    如是干了七八分钟,高大男生眼看着濒临高潮,又是一阵狂暴的抽送捣弄,这才在江凡紧窄温暖的体内喷出了灼烫的热液。他抹了把汗,从江凡身体里退出来,只见那张尚未合拢的小洞正汩汩地往外流着白色的精液,沾湿了屁股,一路往下淌。而他的两粒乳头也红肿得不成样子,因为被拉扯得太久而短暂失去弹性,软绵绵地耷拉在两边,火辣辣地泛着疼痛。

    “666666”

    “干了个爽”

    “撸了个爽”

    “这才第一次啊,后面还有两个人呢”

    “后面的同志要坚持住前面的风格啊!看着太刺激了”

    “师兄的脸更黑了唔噗噗”

    ……

    第二个上前的人是那个鸡巴很长的男生,在观看了这肉色横流的第一回 以后,他几乎不需要酝酿,鸡巴已经全然勃起,走上前来的时候因为太长,还向下垂耷着,晃在腿间。

    他插入的时候皱了皱眉头:“卧槽,怎么松了。”

    他自己心里也明白,这是因为第一个人的鸡巴实在太粗,将江凡的内壁彻彻底底地撑爆,一时半会还没能恢复,而他的鸡巴的粗度又比不上之前那个人,才会有“松了”的感觉。但要让男人承认自己比别人“细”,实在是一件太丢人的事儿,更何况现在还是在直播,他脱口说了这句以后立刻后悔,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即时的弹幕马上刷过一大片“是你太细了吧2333333”的嘲笑声,更加令他恼怒起来。

    “贱货,怎么这么松!”他干脆骂了起来,一掌掴在江凡的屁股上,浮起几个红印:“小骚逼给我夹紧点儿!不然操死你!”

    一掌拍下去,内壁果然应激地绞紧了,紧紧地裹着他的鸡巴不松口。他尝到了甜头,开始一下又一下地拍击着江凡的臀部,力道虽然没有第一次那么大,几十下下来,也把他原本白嫩嫩圆滚滚的屁股打得通红透亮、甚至肿了起来。

    江凡一开始还会喊停:“不,别打我……别打我屁股了……”随后,随着对方鸡巴的深入,他渐渐呜呜咽咽地叫不出声来。原因无他,这根鸡巴虽然不够粗,可是长得可怕,江凡感觉这人一直捅到了前面的人没有操到过的更深处,简直连内脏都有种快要被戳到的感觉。上一个人的全根没入叫恐怖的话,这个人的鸡巴一插到底的时候堪称灾难,一瞬间有种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个鸡巴套子、裹在他的鸡巴上的感觉,被他完完全全地侵犯、捅穿,连叫都叫不出来。

    这个人终于喷精的时候射得极深,滚烫的精液留在里面,江凡浑身颤抖如筛糠,承接了这一切,他甚至怀疑能否靠自己的力量让它们自然流出来。

    原地歇了两分钟之后,工作人员给江凡喂了一杯水,随后示意第三个人可以上前了。

    终于到了第三个人,江凡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开始庆幸他正好碰见并选择了师兄了——师兄平时在实验室里沉默寡言,但待人温柔,也会热心助人,应该不会像前两个一样粗暴狂烈吧?

    等师兄挺着鸡巴站到他面前时,他还讨好地笑了笑,沙哑着嗓子叫道:“师兄。”

    他师兄淡淡地点了点头。

    “美人师弟还一脸单纯,忽然有点同情师兄怎么办hhh”

    “下手太晚不能怪别人23333”

    “啧,师兄的鸡巴没有第一个人粗,也没有第二个人长”

    “切,哪有你这么比的,我还能说他的鸡巴比第一个人长,比第二个人粗呢!”

    “就是,师兄这才是一根标准的好大屌,前面那两个人都太夸张了,一次两次还行,天天这么上迟早废了”

    “好大屌+10086,这才是科学的、可持续发展的好鸡巴啊!”

    ……

    眼下,这根科学的、可持续发展的好鸡巴正顶在了江凡的屁眼口,慢慢地将它撑开向内插入。

    相比起前两位,师兄果然要温柔多了,江凡稍微舒了口气,再往两边把腿打开一些,容着师兄的鸡巴逐渐深入。

    师兄全部操进去之后,还等了等他,等他缓过来以后,才开始不疾不徐的抽送。他手指捻着江凡的乳头,轻轻地揉弄,胯下也是款款地、打着圈儿地在内壁磨擦,力求照顾到每一寸敏感点。

    在他这样温柔的攻势下,江凡也找到了自己的敏感点,鼠蹊一阵酸麻。他配合着师兄发出低声的呻吟,前面的阴茎也由于积攒了许久的快感,被插得射出精来。

    “师弟,今天被开苞还满意吗?”

    江凡喘着气答:“嗯……很、难以描述的感觉……有点微妙……”

    “喜欢吗?”

    “从我身体反应来看……应该是喜欢的吧……”

    “以后……还想要吗?”

    “其实、呃呃……这种……一直被操着,连绵不断的感觉……好像比短暂的射精更舒服……唔……”

    师兄的眼神微沉,动作依然温柔,只稍稍加快了一些速度,表示他快要射精了。

    等他也在江凡的体内洒出精液之后,秦容便准备进行节目收尾的工作,对着镜头言笑晏晏:“那么各位,最后一名贞操牌的得主也成功为江凡同学开苞了,江凡在我们的节目中、大家的厚爱里渡过了非常完美的第一次,今天的宝贝们也超级热情呢!打赏和礼物又创下了新的纪录……”

    “唔、师兄……”江凡仓促间的惊呼打断了秦容的叙述。

    镜头连忙再次特写到他身上,这才发现师兄居然再次插入了江凡的体内!

    “不应期这么短??骗人的吧?”

    “我猜其实没有真的硬起来!就是师兄舍不得他美人师弟温暖的小穴吧23333”

    “不,你们仔细看!看江凡的表情!!!”

    “啊啊啊,是那个吗,是我想的那个吗!!!师兄gj!”

    江凡的表情既屈辱又意外,他摇着头,乌鸦一般墨黑的头发汗津津地垂在额上,脸颊红得快要滴血:“别、师兄、不要……真的,不要灌进来……”

    师兄自上而下地望着他漂亮的脸,说道:“这也是你从未有过的体验,应该能满足你的好奇心才对。”

    江凡崩溃地哭泣着,捂住脸:“师兄……”

    滚烫的液体从师兄的鸡巴喷射而出,远远比精液多上几倍的量、比精液更烫上几倍的温度,满满的尿液灌满了江凡的肉穴,在堵住穴口的鸡巴滑出来的一瞬间,混合着精液、尿液的液体失禁一般、哗啦啦地往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