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现在他却开始迷惑,迟骏是直到此刻才因为可怜、内疚、同情等情绪而对他友情性地硬一下,还是……早就开始了?

    当着摄像机的面,迟骏忽地按住他的后脑,在他唇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低声说:“给我吧,阿轩。”

    这声“给我吧”既像是在要贞操牌,又像是在要更多的东西……厉轩一时间分辨不清自己的想法,只知道自己的腿软了……下面硬了。

    三张贞操牌,交到了同一个人手中。

    体育馆中,《校草失贞最前线》的最后一个节目正在开始。

    厉轩踩在脚蹬上,身上的球衣短裤都已经被脱掉,在器械的作用下光溜溜地张开双腿,镜头连续不停地特写小锁被钥匙打开、肉穴吐出锁链的过程。

    “这次的小骚穴也被磨得好红”

    “小骚逼都变得软乎乎的了,揉揉”

    “准备要开苞了,桀桀”

    “嚯,副队长的鸡巴名不虚传,大得吓人!”

    “第一次就碰上这种巨炮,以后的性生活注定糜烂咯”

    ……

    迟骏的鸡巴已经涨成紫红色,顶端吐出的淫液在体育馆的灯光下反射出晶莹的色泽,沉甸甸一大根悬在腿间,极有分量。但他站到厉轩面前,并不急着上,而是手上沾满了润滑液,在屁眼上重重地涂了一层,又抹在手指上送进穴里,直到抽插间都是润滑液“咕啾咕啾”的声音才停手。

    “我要插了。”迟骏俯身下来,见厉轩眼神微微闪躲,于是只低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别怕。”

    “噫,好温柔啊哭”

    “对方拒绝了你的狗粮并向你扔了一个冷漠脸”

    “总感觉又无意间完成了一个神助攻,嗨呀好气哦”

    “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

    厉轩瞥到一眼迟骏的巨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有点方……这也太特么大了啊!这真是亚洲人该有的尺寸吗?插进来一定痛死了吧?被这么大的鸡巴内射三次,他的屁眼以后还能合上吗?以后该不会都要兜着纸尿裤吧?

    他的思绪像脱肛的野马一样越跑越远,迟骏却对当下专注得很,在确认厉轩的肉穴被充分扩张以后,就挺着怒张的鸡巴,慢慢顶了进去。

    “啊痛……”刚开始插,厉轩就忍不住叫出声来:“不行、迟骏,你太大了……”

    “谢谢你夸我,不过不要撒娇。”迟骏坚定地向里顶入,告诉他:“既然坚持来了就做到底。”

    “谁、唔……啊……谁撒娇了……”厉轩不住喘息,一边下意识反驳。可认真一想,对方刚插个头他就要叫,还哼哼叽叽地不让进,不是撒娇是什么?换个人他敢这样吗?

    忽然意识到的事实让内壁忽然羞耻地绞紧了,原本就被紧紧咬住的肉根被吮得更深,迟骏要吸一口气,才能保持住自己的节奏,继续不急不缓地挺进。

    紧窄的肉壁被一寸寸撑开涨满,厉轩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内部被来源于外部的肉物侵犯得满满当当,他忍不住伸手去摸两人相连的地带:“……嗯……啊……我已经到极限了,到底没有啊……”

    结果他一脸惊悚地摸到,迟骏这厮足足还有小半截鸡巴露在外头,这是要把他捅穿的节奏啊!

    迟骏也忍耐得很辛苦,一滴热汗从额角滴落到厉轩的胸膛上,最终无奈摇头道:“进不去……我就这样插吧。”

    厉轩体内被滚烫的肉根填得满满的,就连迟骏说话之间的细微变化,他似乎也能在体内感觉到相应的震颤。不知是中了什么毒,他把腿再敞开了一点儿,小声说:“你……你弄弄我,我看还能不能放松……”

    不是错觉,迟骏的鸡巴在他体内重重弹跳了一下,那热度快要将他烫伤!

    迟骏低头,从厉轩的下颌一路舔到胸口,湿热的舌头在淡色的乳晕周围打转,又将小小的乳头含进嘴里,又吸又吮,偶尔还用牙齿轻轻地磨。手上也握住了厉轩的小兄弟反复抚慰,将它按倒在厉轩的腹肌上来回磨蹭,弄得他一肚子的湿黏。

    厉轩双手捧住了自己的两瓣屁股,学着之前秦容那样,手指掰开臀肉,自己捏一捏又拍一拍,还主动抬起屁股,摇晃着试图吞下这根巨炮。

    在两边的共同努力下,厉轩紧窄的处子屁眼终于将这根可怖的鸡巴完全吞了下去,全根没入的一瞬间,厉轩都有种自己被钉在这根鸡巴上的感觉。太深了,实在是太深了,深到迟骏哪怕轻轻动一下,厉轩都会跟着哆嗦的地步。

    等到两人都完全适应,迟骏慢慢地将鸡巴抽了出去,只留鸡蛋大的龟头被屁眼的软肉包裹着,欲吐未吐,随后“啪”地一声,抵根没入!

    厉轩浑身一抖,居然就这么毫无防备地高潮了!

    迟骏的鸡巴实在太大太粗,很轻易地就能撞到他的敏感点,而等迟骏找准了这一点,一下又一下地精准捣弄的时候,厉轩几乎说不出话来,在他怀里软成一团,双眼失神地任由肏干。他无暇去控制表情,涎水亮晶晶地挂在唇边,而他的屁眼有越来越多的淫水流出来,顺着相接处往下淌,正碰上迟骏插入的时候就发出一声清脆的水声,淫水四溅。

    “操坏了操坏了”

    “事实证明,喊着‘要被操坏了’的不会真的被操坏,像这种毫无防备一下到底的连叫都没叫就真·坏了”

    “唏嘘23333”

    “这种被干到上下一起流水的画面真是太棒了!!而迟骏大大还没有射第一次,嘻嘻嘻”

    “这种情况,失禁是必然了的吧”

    “看点不是会不会失禁,而是什么时候失禁”

    “我赌一根按摩棒,坚持不到迟骏大大第三次内射就会失禁!”

    “我赌一颗跳蛋,第二次也未必撑得过!”

    ……

    弹幕上的赌局热火朝天,厉轩这里却是恍恍惚惚,经历着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极限高潮。事实上他从第一次高潮以后就没停下来过,前面的性器是射完了,可后面的肉穴却一刻不停地抽搐着,敏感到极致,每一次摩擦都带来火辣辣的极致舒爽。

    他真的连迟骏的第二次射精也没撑过,射空了的性器里淅淅沥沥地流出失禁的尿液,身体好像不归他控制了,所有有洞的地方好像都被侵犯到底。迟骏的精液在撞击间滑落,与他股间的种种淫液混合在一处。

    他想象不到等迟骏射出第三发的时候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他无力地伸出手,被迟骏一把握在手里。

    “别怕。”迟骏说,“不会真的弄坏你的,我们还有很多个以后。”

    厉轩想说话,但实在是连吐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再把腿张了张,更深地把那根肉棒向身体内吞进去。

    这也算……他的回答了吧。

    厉轩迷迷糊糊地想。

    “今天也夺去了很有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