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的黑色按摩棒塞进了后面的屁眼里面!

    “上面的小嘴说话不中听,就要好好教育一下下面的小嘴了。”侯康摇头晃脑地说:“屁眼也和骚逼一样能吃,真能干,奖励你一下。”

    他说着,将宿熙的双腿抱起来往前拖了一段,正好将热烘烘的小穴凑在他的脸前。他也没犹豫,毫不客气地把脸埋进去,“滋溜滋溜”地大口吸吮舔舐起了宿熙的阴户。

    宿熙没忍住“啊”地惊呼出声,被他抱着两腿,脸埋在下体狂吮乱舔,湿热的舌头一阵乱拱,似乎还嫌不够似的,还要露出牙齿来轻轻磨着蚌唇的软肉。宿熙环顾四周,发现大多数陆续进入车厢的“乘客”们已经和他们的“座位”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他却被掰着腿,舔弄这车厢里所有人都不存在的性器官……

    “你这浪逼也太能流水了。”侯康抬起头来嘲笑他:“这么一会功夫你流的逼水就要泛滥了,我喝都喝不完,叫你小骚逼真没叫错!”

    宿熙怒道:“舔也给你舔了……闭嘴有那么难吗?!”

    “好像我舔你,你不爽似的?”侯康道:“我看我越骂你你淫水才流得越欢!你看你的同行都叫得那么激烈,你怎么不叫?”

    宿熙冷哼道:“当然是你技术不行,搞得我不够爽了。”

    侯康想想是这个理,当初他开苞那期节目,一开始也是无论如何不肯叫,到后期被干得失去理智了不也什么骚叫什么?不过他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相信宿熙现在只是刚开始还放不开,等真把他搞爽了要什么听不到。

    于是他稍微退后一些,将湿淋淋的肉唇打开,找到上方那粒已经微微竖起的嫩芽,将它拨弄出来,用手指捏住了,才站起来把宿熙放倒,一边舔他的胸一边不断揉捏着底下的阴蒂。

    等宿熙的两粒奶头被轮流照顾到红肿如樱桃时,他底下那颗阴核也已经被揉弄得盎然挺立,侯康粗糙的指腹不停地来回摩擦着娇嫩的花蒂,蜜液水汪汪地流了他一手,宿熙到底没忍住,低低道:“你别揉了,要破了……嗯……”

    侯康要去亲他的嘴,被他躲开了,宿熙偏着头道:“别亲我……”

    侯康也不勉强,只是口中骂道:“骚逼都让人干烂了还装处呐?”他把抠着宿熙花穴的手拿上来,湿漉漉地掰开他的嘴巴,用手指扯了他的舌头出来玩弄。宿熙对这种玩法的接受度居然比接吻高,配合地打开了嘴巴,任由侯康的手指戏弄他软热的舌头。

    “好好尝尝你自己的骚味儿。”侯康将宿熙花穴里流出的淫水抹到他脸上,由于嘴巴不能闭合,宿熙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流出涎水来,亮晶晶地与淫水挂在一处,不辨来源。

    侯康再去揉他的阴核,那里足足涨得有小豆子般大,稍一用力就能让他一个颤抖。看火候差不多了,侯康撸了两把自己的肉棒,道:“自己撅过去,我要操你的骚逼了。”

    宿熙依言转过身去,把屁股朝着侯康的方向撅起来,大概是他有两个穴的缘故,摆起这个姿势来也比寻常等着挨操的人翘得更高,背后的人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他嫩红色的肉穴,还有紧紧箍着黑色按摩棒的屁眼。

    侯康大手抓住他两瓣臀肉用力往外掰,直把那两个紧缩的小眼掰成两个直径能容纳一指的小洞,硬如烙铁的肉棒才挤开逼口的软肉向里推进。

    他的动作不怎么温柔,好在宿熙也算是身经百战,从一开始就深呼吸放松吞他进去,等稍稍适应,又主动地绞紧了肉棒,媚肉柔软滑热,令人如同身处销魂乡。侯康得了趣,伸出两只手抓住宿熙的手臂往后拉,鸡巴“啪”“啪”地一次又一次陷入肥软白嫩的屁股肉里面。

    周围人早就干得热火朝天,侯康前面的男人正让他的“座位”坐在了他大腿上,用自己的肉棒将他顶得上下颠簸;他后面的男人早把他的“座位”从气垫干到了地上,像干着一只母狗似的,用鸡巴催促着对方一直往前爬;他左侧的男人则是叫他的“座位”趴在透明的玻璃窗上,一手抬起他一条大腿,从侧面操进去,“座位”精致帅气的脸时不时被干得按在车窗上,急促的喘息让玻璃窗都凝出了一片水雾。

    侯康一边从后面拽着宿熙的手臂一面猛操,这让他有种正在征服一匹烈马的错觉,他空出一只手来奋力扇起了宿熙的屁股:“使劲夹你的骚逼,小母马!给我摇起屁股来!”

    宿熙的皮肤娇嫩,侯康几掌下去就在屁股蛋上浮出清晰的指印,红一道白一道,看上去反而更显色情。宿熙试图躲避他的巴掌,屁股左摇右晃,好像真的在配合侯康的吩咐在做出下贱动作一样,这让他意识到以后又羞又恼,骂道:“给我闭嘴!烦死了!……呃呃呃……不要一起、啊啊啊……那么快……”

    原来是侯康停了手,又握住了露在宿熙屁眼外面的按摩棒,大力抽插起来,顺着自己捣弄的节奏,两边一齐捅入、拔出。原本宿熙的两个穴就被插得满满当当,有种快要挤爆的错觉,这下两个穴内同时动起来,更是让他有种下体被完全操透了的感觉。

    两个肉洞一起被强势地填满,又同时被一起抽离,充实和空虚的感觉都成倍递增,中间仅隔着薄薄的一层,几乎能在一个穴里感受到另一个肉穴是如何被操弄撑满的。当然宿熙现在也根本无法确切地分清是哪一个肉洞传来的感觉了,两个肉洞好像变成了一个,他的下体好像被操成了一个连通的洞!他甩着汗津津的头发,忍不住呻吟告饶起来:“别……不要一起、啊啊啊……太多了、太满了,我受不了,啊啊啊……”

    侯康扳过他的脸,问道:“哪里受不了?”

    “骚逼受不了……啊啊……屁眼也、也受不了……呜呜呜,不要一起,要被操坏了……”刚才还冷冰冰一脸高傲的少年,此刻睫毛上挂着泪珠,嘴边流出涎水,显得脆弱又狼狈。

    “你这贱逼都不知道让人干烂多少回了,哪有这么容易受不了?我不信。”侯康仍保持着他前后一致的节奏。

    “呃呃……贱逼没被这么干过……啊,慢一点,要被干穿了,啊啊……”

    侯康终于放缓了速度,将按摩棒和鸡巴的抽插节奏改成一出一进,一方抽出另一方就捅入,宿熙的屁股里始终没有闲着的时候。大概是刚才的动作太过激烈,这么弄了再没几下,宿熙就发着抖高潮了——前面的阴茎仍软软小小的没什么动静,倒是花穴里猛地喷出一大股热液,全都浇在侯康的鸡巴上,刺激得他在一瞬间也到达了顶峰,将攒了数日的浓稠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在宿熙体内。

    宿熙潮吹之后,浑身虚软地伏在气垫上起不来,侯康也需要几分钟的时间重振旗鼓。直播过去了二十多分钟,大约也是很多人来完新鲜热辣的第一次的时候,正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