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饮料大股大股地喷溅到地上,看上去简直像用屁眼失禁了一般。

    “你可真厉害,屁眼都能失禁,操到现在就没见你射精,你这三个孔不会都是用来撒尿的吧?”侯康饶有兴致地拿手捅了捅他湿漉漉的屁洞,嘲笑道。

    宿熙没回答他,只是哼了一声说:“……我都说了不要弄那里了……”

    侯康道:“你爽得连着到了两次,我还不知道你的不要就是要?”

    宿熙又哼了一声,却也没反驳。

    侯康笑着捏了捏他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蛋。

    “你、你好。”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侯康回过头,发现是个笑得很憨厚的高个男人:“那啥,你介不介意跟我换个座?”

    侯康打量起他来。

    这个人说的“换座”当然不是普通列车上的换座那么简单,而是交换两人正在肏干的对象。

    侯康看他高大魁梧,下身的鸡巴分量也可观,再往下看,发现他的小腿上溅了不少那种奶白色的饮料,想必是宿熙刚才屁眼失禁的时候把饮料喷到了他的身上,才引起他的注意。

    他又瞄了几眼这个人的“座位”,见是一个强健精悍型的、小麦色皮肤的俊男,正好他干了两轮美少年有些腻味,换个口味也不错,于是回头问宿熙:“小骚逼,看这边这个大鸡巴哥哥,想不想换他操你?”

    到现在他对宿熙的性格也算有些了解了,要是他强说“正好我看你都烦死了,换就换呗!”那其实还不太情愿,侯康就要考虑一下了,可实际是宿熙瞥了那人的胯下一眼,舔了舔嘴唇,说道:“……我不要。”

    ……侯康转身对憨厚男人说:“他同意了,你上吧。”

    憨厚男人:???

    ……侯康对宿熙这种“百分百口嫌体正直”也是好气又好笑了。

    在交换之前,侯康还拿小匙将宿熙花穴里残留的精液再挖出一匙,喂给了沈闲,换取了他胸口上缀着的乳夹若干。回来之后,他便把乳夹挨个夹在了憨厚男人的“座位”——那个俊男的奶头上——即使是刚才只瞟了一眼,他也已经对这人摇摇晃晃的两颗肉球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那边厢沈闲几乎已经被卸去了身上全部的情趣玩具,站在地上被人从后面抓着屁股干。他的哥哥和他面对面,同样被人扇着屁股狂干猛操,他屁眼里的饮料最后还是没有全部倒完,干他的人每次鸡巴进出,都会有奶白色的液体“噗呲噗呲”地从屁穴中扑出来。

    这对双子均弯腰翘着屁股,被男人干得大声呻吟,可他们手上却十指相扣在一起,时不时还凑过去交换一个充满爱意的吻。

    “啊啊……操得我好舒服、操到骚逼最里面了……子宫口都被操开了,哈啊……好舒服啊,哥哥……”

    “哥哥感觉到你很舒服了……嗯……哥哥、哥哥也很舒服,小闲感觉到了吗?唔……”

    “嗯嗯……啊……我有感觉到……哥哥的屁股里被撑得满满的,好充足、好满足……越来越舒服了、哥哥……”

    “哼……哈啊……小闲……”

    这边侯康已经将俊男的两颗褐色奶头折磨得发红泛紫,时而将它们拉扯到只余肉线相连,时而又重重地把它们按回肉里去,俊男一边哀嚎一边恳求:“别玩我的奶子了,操我吧……狠狠地干我、婊子最喜欢被人干了……”

    侯康摸了胯下几把便挺枪上阵,先前干他那人鸡巴应该特别粗,这会都有些松松垮垮地,让他减弱了些性致,忍不住回头看宿熙那边。宿熙已经被按在地上操,那憨厚男人的大鸡巴插在他屁眼里,他骑在他身上,利用重力每次都干得极深,宿熙根本没有傲娇的功夫,每被深干一下身子都要往前一扑,像狗一样被干得在地上爬。

    侯康不大爽快地回过头来,狠狠干了几十下,命令身下的俊男:“叫点好听的。”

    俊男马上诚实地狼叫起来:“啊啊,大鸡巴操死我了啊……奶子、奶子也被人玩得好爽……用力操我、打我,我好喜欢……哦哦哦……”

    侯康掐他的肌肉,拧他的奶子,比起宿熙少女似的小馒头来说,他的胸肌甚至更鼓更饱满,沾满了微亮的汗水,充满力量的意蕴。侯康将他的胸肌扇得通红,终于找回了一些感觉,一边扇一边骂:“婊子!贱母狗!有你这么贱的吗?长这么多肌肉只为了挨肏!”

    俊男呻吟着附和他:“哦……你说得对……我练肌肉就是为了被人狠狠地操……操得我越狠越好,哦,好棒……操烂我,不要停……”

    侯康举起他两条精健的蜜色双腿,几乎把它们按得平行于身体,眼看着如若穿上衣服后英俊飒爽能吸引大批眼球的俊男、此刻正躺在他身下,姿态扭曲放浪,吟哦下贱不堪,胯下愈发坚硬如铁,肏干时完全放弃了章法,只顾着干得越来越深、越来越狠,恨不得将自己的两颗睾丸也塞进去才罢休。

    “呜呜呜、停下……不能再干了,真的,我、我要……啊啊啊啊……”

    从宿熙那边传来的哭叫吸引了侯康的注意力,他一扭头,正好看到宿熙被憨厚男人以小儿把尿的姿势抱起来,下体朝前,花穴里“扑哧扑哧”地泻出大股淡黄色的液体,显然是被干得尿了出来。

    侯康脑中念头一闪,便催动着身下的俊男过去:“走,去那个正在喷尿的小骚逼那边。”

    宿熙作为全车上除沈闲外唯一的双性人,他用花穴喷尿的景象也算是值得一看的奇景,周围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他身上,更让他羞耻得呜呜直哭。可再怎么羞耻,花穴还是大大张开着,汩汩喷洒着失禁的尿液。

    憨厚男人见侯康操着他的俊男过来,神情里浮现出疑问,看样子是想问他是不是还想交换回来。

    侯康冲他笑了笑,对着俊男道:“你去,把鸡巴插进他的逼里去。”

    俊男看着这个漂亮的双性人,眼里也浮出一丝兴味,撸了几把自己的肉根,便在憨厚男人依然以小儿把尿似的抱着宿熙的姿势下,把自己的鸡巴捅进了他前面的肉穴里。

    “啊啊……不要……”宿熙呜呜咽咽地哭了两声,前后都被火热的肉根插满,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一个专用的鸡巴套子一样。

    侯康的肉具还插在俊男的屁眼里,他搂着俊男的腰,啪地用力向前一顶,俊男也就跟着啪地操进宿熙的小穴里面去,这让侯康感觉自己好像插在一个洞里,却同时操着两个人。如是操了没多久,火车便当似的几人便相继达到了高潮。

    侯康看着宿熙浑身无力、躺在那细细喘息的样儿,就还想再看他喷尿的样子。他去找主持人要了一大杯水,要给宿熙灌下去,宿熙半推半就地,也就着他的手慢慢全给喝光了。

    沈悠和沈闲那边刚好告一段落,沈悠也看见了之前宿熙喷尿的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