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手机,确认了转账的数额之后才抬起脸,柔和道:“谢谢惠顾。”

    他自己脱了衣服,露出洁白柔软的胴体,下了床,慢慢膝行到秦平面前,跪着解开了秦平的裤链。

    秦平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他的身体。阿元的身上很干净,并没有像脖颈和锁骨上的淤青,这让秦平多少舒服了一些。而在注意到秦平落在他臀部上的直白视线之后,阿元也配合地翘起屁股,将紧窄又不失肉感的臀部展现给他看。

    秦平的阴茎迅速地发涨变硬,阿元扶着这根大家伙,眼里微有感叹。秦平忍不住问他:“大吗?”

    阿元点头,微笑着说:“很大。”

    秦平又看见了他身前那些暧昧的痕迹,带了些恶意问:“在操过你的人里面也算大的吗?”

    阿元说:“来嫖妓的人,有很多都是自身条件不足,花钱找自信的,像您本钱这么足的真的少见,今天我很幸运呢。”

    明明阿元是在奉承他,秦平却隐隐更觉得不是滋味,挑剔道:“看来你是身经百战了?”

    阿元只是笑,没有回答。

    秦平拿脚踢了踢他的膝盖,说:“腿再分开点儿,屁股翘高一点,自己摆起来。”

    阿元依言照做之后,探出舌尖,在秦平的肉物上舔了起来。他先将茎身舔得湿漉漉一片,连囊袋都充分照顾,在肉物完全勃起之后,还小小地吸啜暴起的青筋,舌尖翻开脆弱的顶端褶皱,来回舔舐。

    他的技术太好了,秦平被他舔得腿都有点打颤,为了掩饰自己连忙在床上坐下来,命令道:“快点吞进去,你当是舔棒棒糖呢!”

    高度降低了,阿元能更方便地捧着秦平的灼热,他张开嘴,把略带腥味的肉物慢慢地吞进喉咙里,因为秦平催得紧,他识趣地吞得很深,鸡巴生生把他秀丽的脸颊顶出一小块凸起。

    让这样一个美人俯就身下的视觉冲击无疑是巨大的,往下看,更能看到雪白的一段脊背和臀缝连结,勾勒出极其引人遐想的曲线。

    秦平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哑:“你……手放到后面,自己把屁眼掰开,让我能看见。”

    用词是粗俗的,但此刻兴奋上头,任何的粗俗脏话反倒是最好的催情剂。

    阿元抬眼望了他一眼,轻轻闭了一下眼睛,但兴奋的秦平无暇去注意。他只看到阿元确实按他说的做了,嘴巴里仍然含着他的鸡巴不断吞吐,双手却放到屁股上,朝两边扒开,露出中间隐秘的肉洞,摇摆着努力送到他的视野之内。

    肉洞是成熟的艳粉色,被扒开之前,褶皱都紧紧地缩在一起,用手指强行掰开之后,又像一张贪婪的小嘴,幽幽地散发着渴求。

    秦平忍不住弯腰,手摸上那口肉穴,试探着往里插。大约是掰开的时候进了空气,手指插入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秦平这才想起了什么,问道:“你里面干净吗?”

    阿元嘴里含着他的肉棒,又被他弯腰这么一挤压空间,脸颊涨得通红,艰难地点了点头,含糊说:“我、我有清洗过的……”说话间,又被秦平深插了一下,涎水不可控制地从嘴角流下来。

    秦平见他这样,脑子里更是哄地一声炸开,再顾不上去玩弄后面的肉穴,抓着他的头发,兴奋地在他的嘴里冲撞起来。阿元被呛得直咳嗽,涎水越流越多,十分狼狈,秦平完全是把他的嘴巴当成另一个肉洞在插,然而未经允许他又不会用手去擦,只能任由涎水沿着下颌滴落,没入酒店的地毯里。

    这是秦平今晚的第一次,他也没有故意要忍的意思,很快就泄了精。临近射精的时候他想拔出去,却被阿元按住了手。阿元一直到把他的精液全部咽了下去,又探出舌尖舔干净了嘴角,才稍稍平复了喘息,说道:“……多谢您的慷慨,我说的什么都可以做,是真的。”

    才射过一次,秦平又有想要勃起的冲动了。

    他情不自禁地想起硬盘深处的那位美男,伸手捏了捏阿元的乳头,声音干哑地问:“捆绑、束缚呢?包括能……尿在你身上吗?你、你能喝下去吗?”

    如果是平时的性爱,他未必会有这么重口味,但眼下有机会把这样一个人变成自己的“肉便器”……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阿元没有犹豫太久,点了点头说:“可以。”

    他们来的不是情趣酒店,没有相应的“设备”,但基本的安全套和毛巾还是有的。秦平拿了几条浴巾,让阿元坐着摆成m字开脚,用两条浴巾将他的两边大腿小腿分别绑在一起,再拿一条长毛巾绕过他的背后,将两条浴巾打结,这样他的双腿就被紧缚着无法合拢,双手也被举起绑在头顶。秦平又把阿元脱下来的白色衬衣卷成一团,塞进他的嘴里,由于上下颚无法闭合,流出的涎水渐渐把衬衣的布料洇湿。

    秦平欣赏了片刻,实在忍不住问:“可以拍照么?”

    没想到阿元立刻惊恐地瞪大眼睛,用力摇头表示拒绝。

    秦平反倒好奇起来,问道:“像你这种……呃,应该是叫街妓吧?不是只要有钱什么都来者不拒吗?难不成你一边偷偷卖屁股,一边还有其他身份?”

    阿元被堵着嘴巴,不能说话,只是拼命摇头。

    秦平说:“就拍一张,我不给别人看。再加五百?一千?两千?”

    阿元摇头的频率,越来越慢了。

    “三千,那我还要拍点别的,这都赶上买你一晚的价格了,不然我太亏了。”

    阿元低着头轻轻喘息,看样子是觉得一张也是拍,两张也是卖,有些默认了。

    秦平哈哈笑起来说:“我就说嘛,原来是钱给得不够。”

    秦平举着手机,说:“看这里,表情再可怜点儿。宝贝儿乖。”

    一旦接受了现状,阿元也真是很专业,很快调整到那种眼波粼粼的状态望着镜头,神态里还有一丝迟疑和惧怕,要不是秦平才刚跟他谈完价钱,看上去几乎都能以假乱真了。而且就算秦平知道他是演出来的,也忍不住被他看得心里犯软,脱口就叫了一声宝贝。

    阿元的眼睫颤了颤,像是想要看他,又自己忍住了。

    拍完这个姿势之后,秦平坐到他身边搂着他的肩膀,把他嘴里塞着的衬衣取出来,将摄像头调成前置,两人头挨头地靠在一起。如果不是镜头仍然摄入了阿元被绑缚的赤裸身体,看到的人说不定会以为这是对感情不错的情侣。

    秦平说:“喏,我跟你一起拍,不怕我会泄露出去了吧?”

    其实这样也不算是很严谨,但多少是种安慰,阿元接下来也确实放得更开了。秦平的相册里最后留下了他的许多照片,有他自己正面掰穴、将屁眼扒成一个圆圆的小洞的,也有他跪在地上爬动、屁股朝后高高撅起的,到后面秦平干脆在插入的时

章节目录

美人入肉(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十二分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分清纯并收藏美人入肉(H)最新章节